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周蓬安:一个支架回扣一万 这不是谋财而是索命

七年过去后,医生由每个支架拿“回扣”2000元,上涨到1万元,远高于物价上涨水平,远高于GDP增速。也就是说,围绕医疗腐败,如今比七年前凶猛得太多。我就感到纳闷,十八大之后形成的反腐“高压”态势,似乎还没有进入最该进入的医疗业。

日前,有微博用户爆料称(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5月20日,澎湃新闻以《博士生举报导师乱装支架收回扣:装一个回扣一万元》为题,报道了记者对相关事件的采访。

早上看到这则消息时,随手转评“不用想,这个真实性高于99%”。因为这样的举报内容,完全符合当前医疗界现状,我相信这种事情并非杨向军独创,而是业内“潜规则”。当今中国伟大的医疗事业就这样,内科医生开“大处方”拿回扣,回扣率一般占药价的30%-40%;外科医生靠拿“红包”,心血管医师就靠这些医疗器械“回扣”赚钱。

2012年2月,央视曾报道济南一患者因为心梗接受了支架治疗手术,先后被放进7个支架,花了十几万元。有专家指出,“支架放3个以上就失去临床意义,放7个纯粹变成卖支架。”就心脏病治疗而言,搭桥手术是最好的方案。

那么医生为何不愿做搭桥手术而乐意放支架,就因为“每个支架医生能拿到10%至15%的回扣”、“每给病人放一个进口支架,医生至少能拿到2000元”。

七年过去后,医生由每个支架拿“回扣”2000元,上涨到1万元,远高于物价上涨水平,远高于GDP增速。也就是说,围绕医疗腐败,如今比七年前凶猛得太多。我就感到纳闷,十八大之后形成的反腐“高压”态势,似乎还没有进入最该进入的医疗业。

普通医生开药拿“回扣”涉及范围就更广了。今天,海南特区报《海南一医生举报自己吃回扣:平均每月一千都这么干》一文报道,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华生(化名)反映,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很多医生存在收受药商回扣的情况,卫生院管理层却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甚至有可能也参与其中。

怎么是“有可能也参与其中”,应该是“肯定参与其中”了,这是规矩。我不知道苏州大学附一院心脏支架的最终价格究竟是多少?但医用耗材利润率高确实一直都是很高的,这也是社会“怪胎”之一。2016年年底,美敦力(上海)公司在心脏血管等领域医疗器械产品中进行纵向价格垄断,被罚1.185亿元。媒体曾披露,以进口支架为例,出厂价仅为1000元左右,至患者使用环节价格飙升到约3万元。

有意思的是,早在这则新闻出来前,就有读者在我的公众号留言,称“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杨向军收取回扣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五月一日门诊时被抓。据传,杨向军捞钱上亿。(消息来源:江苏省医药联盟)”

虽然了解太多的医疗腐败,但还是感到震惊。并非震惊杨向军特别贪婪,也不是因为其“装一个回扣一万”就算特别多,而是医生也能“捞钱上亿”,这将会造成多少人因为看不起病而回家“等死”?这种人哪里配称“白衣天使”,简直就是杀人魔王。

另一个令人吃惊的地方,是学生公开实名举报导师。这至少可以说明,杨向军的导师光环已经无法继续压制学生对导师某些过分作法的愤怒。要知道,此前不少习惯于隐忍的学子,很无奈而又非常懦弱地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来向导师抗争。而比起那些曾经逝去的年轻生命,该学生利用互联网的便利,用“微博举报”方式的抗争则更加积极和理性,因而也更加值得肯定。

安装一个小小的支架你就拿一万“回扣”,这已经不是谋财,而纯粹是向患者索命。这样的医生,医德为“负数”,而且是普遍现象,你说说如今“医患关系”紧张,责任究竟在哪一方?

根据主流媒体报道,中国公立医院改革硕果累累。因此,一批“主刀”公立医院改革的官员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可现实摆在那,哪一次公立医院改革成功过?国家对医疗投入越来越多,医疗保险基金收入越来越多,可老百姓看病却越来越难,越来越贵,个人负担也越来越重,你说说这医改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我在多年前曾参加过一个公立医院改革座谈会,在会上曾直言不讳地说过一句话:如果药品价格、医疗器械价格不能降到应有的水平,如果医疗成本没有大幅度地下降,任何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医疗改革方案,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实践证明,我的预见“精、准、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