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六四事件被重新定性为「动乱」的背后

从中国防长魏凤和的公开讲话中,应该明白中国已经再度跌入黑暗时代,这种黑暗不仅会吞噬中国人,还危及时刻处在大陆威胁下的台湾。(汤森路透)

 

今年逢六四天安门事件30周年,世界各地都在举办形式各异的纪念活动。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的演说中公然表示:「30年前中国政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抗议者的血腥镇压是正确的决定,六四之后中国变得更加稳定」。外界都知道,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的评价,最初是「动乱」,后来演变成「暴乱」,在2012年左右又降为「风波」,如今再度成为「动乱」,熟悉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在描述这一事件性质的词汇变化后面,隐藏的是北京一篇政治大文章,至少可以从三方面来解读:

中美关系恶化北京高调VS华盛顿

中国如此高调为六四屠杀辩护,显然是针对5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在那次会上,美国之音记者提到中国政府在六四30周年临近之际封锁相关新闻并打压试图纪念六四的活动人士,发言人称30年前的六四事件是「大屠杀」(full-on massacre),并表示美国政府今年仍将就六四事件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系统性地践踏人权。

北京高调VS华盛顿的原因是中美关系迅速恶化。从2018年开始,长达四十年的中美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且变的主体不是中国,而是美国。中国对美国从来是通过经济合作,用求、借、偷(智慧财产权)的方式得到美国的先进技术发展壮大自身,在国内则一直以反美、防颜色革命作为意识形态教育宣传的基调。但美国却一直幻想能够和平演变中国,自季辛吉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奉行「接触、合作、影响、改变」这一「八字方针」,自克林顿时期以来,历经三位总统,美中关系一直在「经济合作夥伴」、「战略合作夥伴关系」之间游移不定,有时还在前面冠上「重要的」字样。

在拥抱熊猫派的主导下,美国一直自欺欺人地认为中国将在经济繁荣的助推下实现民主,与此同时将在互联网的普及下实现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但中共在拥抱经济改革的同时坚决排斥民主与人权等价值观,让共产党与资本主义这对天敌奇怪地结合起来,开放与压制并进,实现了惊人的转型,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早在欧巴马时期,中国就自认为中美实力均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中国的变化,2009年在APEC夏威夷峰会上明确提出,凡中国未参与制订的国际规则,中国可以不遵守。意即中国从此将主导国际游戏规则的制订。川普总统入主白宫之后,接受了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詹姆斯·罗伯茨(James Roberts)的看法:「美国、经合组织国家等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太多的援助最后只是帮助腐败政府继续掌权…「,今后只应该优先考虑把援助提供给那些努力加强产权、法治和打击腐败的国家」。

而中国显然不是,鉴于中国长期盗窃美国企业的智慧财产权,不仅导致美国每年损失5000多亿美元,更严重的是削弱了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川普总统在2017年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报告》中,将中美关系改变成「战略竞争关系」,中美关系在2018年发生急剧变化,贸易协定谈判长达一年零二个月,最终以中国掀翻牌桌为中美贸易战「第一季」落幕。这些,我在《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一文中有详细分析。

熟悉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在描述六四这一事件性质的词汇变化后面,隐藏的是北京一篇政治大文章。(汤森路透)

拳头挥向美国与台湾

2012年,中共将六四屠杀降调定性为政治风波,是一种退让的姿态,这姿态曾让民间充满了期待,认为中共当局有可能为六四平反,与民更始。这次由魏凤和出面再度祭出镇压暴乱有理论,中共30年前屠杀学生是「正确决定」,与其说是对历史事件再定性,不如说是表明态度:在中国境内,凡敢聚众反抗政府者,格杀勿论。中共国防部长这么说,当然代表中共政府的立场与态度。

不仅如此,魏凤和在发言中还攻击美国。他说,美方在大会上发言中谈到了对地区事务的构想,中方有不同的认识和看法;他还表示美方在台湾、南海问题上的言行是「错误」的,中共「坚决反对」。魏凤和还威胁说,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中共「军队别无选择,必将不惜一战,必将不惜一切代价,……绝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等好战言论。

对此,台湾陆委会立即做出回应,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威胁言论,强烈谴责中共是危害与挑衅和平稳定的祸源。

在中美关系迅速恶化的情况下,美国批评「六四大屠杀」(以前是比较温和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中国干脆不再让外交部发言人出面打口水仗,而是让国防部长以军人身份出面回应,在国际会议上发表非常强硬的威胁言论,暗含的意思是中国不惧与美国一战。

中共没有被西方改变而是西方被中国改变渗透

魏凤和以国防部长身份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毫无疑问来自官方授意。这番发言表明中国已经完全放弃与国际接轨、改变自身适应国际主流的方针,人权、民主这类话语对其不再有任何约束力。

中国是世界历史上四波民主化的例外——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最初被定性为第四波民主化,因为结局太恶劣,西方左翼为保护民主革命的好名声,放弃这一定性,但事实上应该被归于第四波民主化。社会学家Asef Bayat对这现象有个说法:1989后世界上只剩下有「运动(Movement)」,却没有「改变(Change)」的革命,这话指的就是这种情况。中国留给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教训是:美英等按照自己的形态改变世界的想法应该放弃了。

中国积贫积弱时,可以韬光养晦,表示要与国际接轨并遵守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但实际上却无孔不入,利用一切机会沾便宜发展壮大自身,维持政权,并向西方社会广泛渗透,并寻找代理人(台湾就是一个被深度红色渗透的生动例证)。一旦中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利用欧盟等国需要中国市场,资源国家需要中国强大的购买力,就自认有能力为世界建立游戏规则了。

西方国家为六四事件如何定性,自然服从于该国的外交政策。但中国人与台湾人从中国防长魏凤和的公开讲话中,应该明白中国已经再度跌入黑暗时代,这种黑暗不仅会吞噬中国人,还危及时刻处在大陆威胁下的台湾。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