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港警对暴动定性转口风 民众质问:谁是暴徒

6月16日,香港有200万人参加“反送中”游行,在700多万人的城市里,近三成的人走上街头,至今没有任何有关车辆被砸或店铺被骚扰的新闻或视频出现。

对于将6.12香港民众示威行动定性为“暴动”,6月17日晚,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改口称自己没说“整个事件是暴动”,“暴动”说法是指一小部分人的行为涉暴动罪,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的。但他并没有撤回“暴动”的定性。

6月12日,上万香港市民在金钟一带示威,要求撤回《逃犯条例》草案,期间警方暴力驱散示威者。卢伟聪于当日下午的记者会上,形容事件为“骚乱”。而警方下午的新闻稿,标题却是“警方采取行动制止暴动”,当日晚间,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以“暴动”形容下午的事件。

卢伟聪随后于第二天傍晚的记者会上澄清说,前日因翻译问题,误译成“骚乱”,“其实当时就系指暴动”。

而6月17日晚,卢伟聪再次改口,说坊间对其暴动的说法有“误解”,他解释,当日所指,是某些人的行为涉干犯暴动罪,如没参加暴力行为的人士,不用担心。他称当日拘15人,只有5名涉暴动。

而当日警方使用了150枚催泪弹、20枚布袋弹以及数枚橡皮子弹。有民众不认同,质疑为了5名“暴徒”需要用这么多催泪弹和布袋弹?

“暴动”是政治定性而非法律

公民党主席兼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表示,这次警务处长澄清的目的是降温。“他的说法很难使人信服,重要的是,5个人是做出一些他认为是暴动的行为,在法律上,根据《公安条例》,整个活动就变成暴动了。”

他对大纪元记者说:“但是他的法律立足点不稳妥。从政治操作的逻辑来说,我觉得重要的还是林郑月娥,她定了一个位,其他官员才敢跟,现在是本末倒置,为什么警务处长先来开口?来给‘6.12’定性呢?”

他认为,这个定性主要是政治上的,而非法律上的。

“我觉得林郑的团队最主要的问题是,要认错,没有诚意,(不是)真的从心里觉得对不起,然后道歉,她不是这样。”

梁家杰说:“林郑6月15日说要暂延《送中条例》,但是她的说话刺激了多100万人出来(比6月9日),(因为)她还是以精英的、嚣张的心态,还是觉得自己委屈。”

他认为林郑月娥的眼泪,不是经过反省,从心底道歉的眼泪,她的眼泪引发第二天200万人走出来要她下台。

他表示,“暴动”与否作为一个刑事罪行起诉,要由律政司来决定,看证据是否足够,如果政治上要把反“送中”的人都定为暴徒的话,那么以后,再有示威、集会,“警察就可能比较随意地用一个非常不合比例的武力,这是我所担心的。”

图为梁家杰在电台节目中表示,《逃犯条例》订明不适用于中国其它部分,是因为港人不信任大陆的司法制度,他又质疑修例最终目的是将港人送往大陆受审。(蔡雯文/大纪元)

港府欲用“小部分”分化民众?

据《明报》报导,20多岁的Wing表示,卢伟聪是想平息民愤,“但听完更生气”,他质疑为何一小撮人的行为就足以构成暴动罪,认为卢伟聪试图分化示威者,“和平集会人士会埋怨少数人令整场集会变成暴动。”

Wing表示,上周几次的游行和集会已消耗许多民力及意志,但政府至今仍未答应任何诉求,故以留守“显示我们未放弃,不会让政府的拖字诀打消坚定意志”。

梁家杰也表示,港府分化群众的意图是一败涂地了。

示威群众做了什么

6月9日,103万人游行,6月16日,200万人游行,在700多万人的城市里,近三成的人走上街头,至今没有任何有关车辆被砸或店铺被骚扰的新闻或视频出现。

反而在16日游行期间,铜锣湾鹅颈桥有市民拍到救护员将晕倒市民送去救治的一刻,本来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忽然像是摩西分开红海一般,让出一条宽阔的通道。等车辆过去后,人群又再复合。

网民“Pazu薯伯伯”形容情景犹如“奇迹”,“林郑说我们是暴徒?我没见过这么有序有爱有礼有节的暴徒。”

此外,当日有民众在游行终点的空地上设置了垃圾回收站,呼吁市民“自己垃圾自己带走”,获得市民响应。也有市民带着十几个洗衣袋,在游行期间,自发沿途回收路上所见的胶樽,现场其他人也纷纷加入回收行动,将所收胶樽送至终点的“不是垃圾站”回收站。

“不是垃圾站”设于终点政总外的回收站,收集到不少塑胶垃圾。(Leo Mak提供)

警察做了什么

6月12日,上万名香港市民聚集在立法会前,阻止其进行《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警方出动速龙小组,以催泪弹和胡椒喷雾、橡胶子弹、布袋弹等镇压民众,造成72名港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

被警方催泪弹袭击的邓姓大学生说,那天警方使用武力、在未有黑旗警告的情况下对民众开枪,当时市民除雨伞外几乎没有任何防护工具。

有一个推特曝光,立法会外,多名警员用警棍和盾牌疯狂攻击一名已倒地抱头的女子,一名同伴欲救她时也遭警员攻击。

另有推特视频显示,一位女子用粤语向警察哭喊,并向他们走去,但有警员向她的头部方向开枪。

网络上传播的一条视频片段显示,一群警察突然冲前围殴没有任何举动的示威者,引发网民声讨警方做法。香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表示,警察投诉科和监警应主动调查和跟进。

记者协会6月17日正式向监警会投诉,指在近日的反引渡条例示威活动中,警方涉嫌对26名新闻工作者做出危害记者安全和损害新闻自由的行为。记协认为,政府有必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同时亦要求监警要以公平、公正的态度进行调查。

梁家杰怀疑向警方投诉是否可以真正解决问题。“大家要明白,在警务处是有投诉警察的,但是这个投诉科,都是由警察自己查自己的,查完后,有一个独立的法定组织,叫监警会来复核自己查自己的结果。”

他说:“对于一般警察的违规行为,这个制度勉强可以处理。但是对这一次,警察对绝大部分和平的示威群众开枪,这个情况很严重。”

真假港警

除了警方暴力执法是否行为过当需要调查之外,还有很多奇怪的情况,也需要独立调查。

梁家杰表示,有的便衣警察,执勤的时候没有出示他的委任证,“在场的人听到,他们叫自己的上级为‘长官’,还有很多警员,身上没有显示委任编号。”

他说:“这些都是值得(进行)一个独立调查的,我觉得起码都要找一个退休的法官进行,由特首委任一个独立的调查,才可以把这些情况厘清。”

有视频显示,6月13日,香港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与尹兆坚要求一排头戴钢盔、正在盘查市民的“警察”出示警员证,但他们无视议员的要求,且也不发一语。

一名穿便装的年长警司出示证件后向议员们辩称,穿警察背心就可以证明“是警察”。并称,“你有正式渠道,你也录下来了,我们是走不掉的,是吧?”

该警官最终没给出“警察”的姓名及警号。

根据香港《警察通例》第20章第14条,警务人员在任何时候均须随身携带委任证。其中便衣人员不论是否当值,在与巿民接触和行使警察权力时,必须表明身份及出示委任证。在案发现场的便衣人员,更须将委任证挂在显眼的地方,让人易于辨认其身份。如警务人员没有出示委任证,不论是要求不合理或最终未能遵办,均须在记事册内说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周慧心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