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真相大白-7.21的白衫人与7.27的速龙何其相似

七二一晚上白衫民团无差别殴打市民,七二七晚上速龙接力无差别殴打市民,无论画面、动作,出奇地一致,真相终于大白,原来警队和白衫民团是一伙的。张建宗日前见记者,称白衫民团为「暴徒」,按照同样逻辑,速龙也是「暴徒」,Time News International用thugs来形容速龙,非常适切。

727元朗

七二一晚上白衫民团无差别殴打市民,七二七晚上速龙接力无差别殴打市民,无论画面、动作,出奇地一致,真相终于大白,原来警队和白衫民团是一伙的。张建宗日前见记者,称白衫民团为「暴徒」,按照同样逻辑,速龙也是「暴徒」,Time News International用thugs来形容速龙,非常适切。

就新闻片段所见,被打的中年男子没带头盔,没持木盾铁棍,甚至没冲击,竟被速龙打个头破血流,昏迷收场,此完全是蓄意伤人。加上防暴警察日间向老人院放催泪弹、无故殴打调停社工、直线射击在场记者,这是驱散清场?使用适度武力?非也,将参与抗争的人一律视为战场上的敌人,用尽全力清剿,方是实情。

一个指标是诱骗抗争者入元朗站坐车离开,西铁沿线却一早布置有黑警截查出站的抗争者,同时西铁刻意不经元朗站,让速龙对滞留站内的抗争者施以突袭。有网民聪明,发现类似做法在沙田新城市围堵行动中亦出现过。围堵聚歼是打仗用的战术,警队竟一而再再而三在抗争者身上使用,其还不是把所有抗争者看成是战场上的敌人?

警队之专横,背后不能无靠山,观乎不少黑警在网上大声疾呼「张建宗不代表我」,公然违反警察通例「警务人员在任何时间均须向以下文职官员敬礼:(a)行政长官(或署理行政长官);(b)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或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以及(c)政务司司长。」其靠山的权力和地位似乎远高于以林郑、张建宗为首的港共,权力和地位高于港共的,就只有中联办。

有抗争者昨日在南边围村附近,发现一辆藏有大量藤条、武士刀、木棍及一顶疑似解放军帽的私家车,车上有一张电费单,收件人名字「Yip Foo」,与中联办新界工作部副部长「叶虎」名字一样。虽然中联办新界工作部未几透过发言人表示纯属谣言,整件事的确异常巧合。况且,如何解释中联办新界工作部部长李蓟贻甫说:「有人在元朗搞连侬墙,相信元朗居民一定不会让示威者入元朗搞事。」七二一即有白衫人入元朗站施袭,服饰竟和毁坏大埔连侬隧道的大陆人相似?中联办策动白衫民团进行恐袭,而速龙和白衫民团做法近乎一样,教人不信中联办直接控制警队,太难了吧(现任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曾到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受训,此更提高香港警队受中联办操控的可信性)!

一面直接控制警队和社团打压抗争者,一面屡次用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维持警方对和平游行发出的反对通知书。刘颖匡说得好:「现时不反对通知书的制度已形同虚设。警方以后不会再就周六周日举行、超过二千人的游行活动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我非常担心警方是在发出讯息,指大家以后不要发出通知,去游行即是去非法集结,连银发族游行都是非法集结,可以合法使用催泪弹驱散清场,此无疑增加了参加和平示威的人要承受的风险。」

现在这个情势,香港人真的不可以输,一输连《基本法》第二十七条保障的「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第二十八条保障的「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都会失去,我们承受不起。

中联办主动收拾残局,林郑、张建宗等人的状况,令笔者想到六四前夕的赵紫阳。1989年5月19日凌晨,已然失势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来到天安门广场,用手提喇叭对绝食学生说:「我们都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啊,要保重!」这是赵紫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也是最后一次主张以和平协商手段解决困局。

张建宗在七二七前夕称白衫人做「暴徒」,说:「我们承认警方当晚的处理,与市民的期望有落差,亦明白市民对元朗的袭击事件感到非常气愤、愤慨,要发声去谴责无法无天的暴力行为,并以行动表达他们的反对声音。我在这里衷心呼吁,明日前往元朗的人士,一定要以和平、理性方式,表达诉求、表达意见」,并为警方的行为致歉,其想阻止警方大开杀戒、避免无辜平民死伤之心,和赵紫阳是一样的。当然,亦和赵一样,是无力的。

经过七二七,往后的抗争注定多人参与,民怨是要疏导的,不是高压可以了事。毛泽东说:「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1956年11月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讲话),请紧记祖师爷的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