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1965年印尼大屠杀 50万共产党员祸及无辜华人

当时的中共前总理周恩来更在一次讲话中称,东南亚有这幺多华侨,中共当局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产主义」,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尽颜色。周恩来这段话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受到了强烈谴责。

1965年印尼大屠杀50万共产党员祸及无辜华人

东南亚排华始于印尼

1945年印尼获得独立成立印尼联邦共和国。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经济援助和军事装备,同时也输出「革命」,扶植印尼共产党。

当时的中共前总理周恩来更在一次讲话中称,东南亚有这幺多华侨,中共当局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产主义」,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尽颜色。周恩来这段话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受到了强烈谴责。

一般相信,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排华事件与此有关,特别是印尼1965年的排华事件和周恩来指挥下企图帮住印尼共产党发动政变更是有直接关系。

1965年9月30日,以印尼总统警卫部队第三营营长翁东中校为首的军官发动军事政变,杀死包括陆军司令雅尼在内的6名陆军将领,是为「九三○」事件。

该事件触发了以苏哈托和纳苏蒂安为首的军人集团发动军事政变,他们要推翻苏加诺总统,更要铲除支持苏加诺的印尼共产党,随后在全国掀起大规模反华浪潮。◇

----------------------------------------------------------

以下资料是来自一位共产党左派的华人的观点资料

1965年印尼大屠杀共产党员

据国际新闻界对印尼1965年的大屠杀总共杀死了多少人的估计出现各种不同的数字。华盛顿邮报估计50万,时代杂志说40万,纽约时报说:"按最可靠的消息估计15万到40万。"但承认最高的数字可能超过50万。伦敦经济报,取之于印尼大学生的估计说死者达一百万之多,即爪哇80万,苏门答腊及其它岛屿各10万,是国际流传的最高数。

笔者估计的数字比任何方面提供的高出很多,是有以下的根据

1.克马依德利斯自己承认在北苏们答腊杀了20%的橡胶和茶园工人和无数印尼共产党员。但20%的农作业工人数是确实多少,无人知道。Kostrad还从首都椰加达送两营的中爪哇士兵去苏门答腊,认为这些士兵有亲共的嫌疑,如果在中爪哇士兵们的家乡"就地解决,会引起当地居民反抗,所以有必要北送。

2.印尼武装部队内部的"亲共份子"被清洗比任何政府和私人机关更为彻底。特别是陆军内部,有多少人被杀和被抓都没有正式公怖过。

3.苏哈托在总结"印尼共产党九三○事件"时重点指出,共产党在1948玛利芬事件全党几乎覆没的情况下,能在短短的10年内再一次在1957成为印尼第四大党主要的原因是,政府在马利芬事件后没有大规模地彻底消灭共产党员,没有连根拔掉印共和他的同路人,是主要原因之一。漏网的,轻判的,末得到改造而被释放的等等人数太多了,使印共很快地又复生,能在1965年又来一次"政变,这是不杀绝共产党的主要错误政策所引起的。所以这次必须吸收教训,不能再重犯,一定要彻底,不留情地全面消灭。他决心非常大,有如"宁可误杀一万个都不能让一个漏网"的态度。所以1965-1966年苏哈托亲自策划控制的印共大屠杀是非常彻底,非常残酷和大规模。

4.据报导,美国情报局CIA将印尼共产党5000名首要人物的名单交给金氏,他是亚丹玛利的秘书。后来亚丹把这个名单交给苏哈托。印共完全没有准备,突然被袭击,首都全党几乎完全瓦解,失去反击的能力和被消灭,这分名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注II-II-4)

5.在这次杀印共的运动中加入了反中国反华人的因素,起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纳苏迪安一向敌视中国和歧视华人,他一直认为可能威胁印尼国家民族生存的力量是来自北方即中国而不是西方帝国主义。所以在剿共的运动中,他有意突出中国的威胁,视华人为"第5纵队",视华人有危害印尼国家的安全。在剿共的大屠杀中灌入仇恨华人,仇视华人的思想。他大事宣传中国支持印共,中国是"九三○事件"的幕后人,是供应军火给印共进行反对政府,污蔑中国银行是印共的"银行",是印共的"财神"等等。这些都是此次反共死亡人数大增的重要因素。再加上他小女儿在"九三○事件"中不幸遇难,使他更恨印共,完全失去了理性,誓要为小女报仇。

6.加入了反华的因素,得到印尼新兴的民族小商业,以及中资产和大资产阶级的支持。他们希望能代替华人在省会、大城市外的小镇的经济地位。所以积极地协助陆军的剿共和杀华人。

7.在1948年玛利芬事件时,剿共的口号是"选苏加诺和哈达或者是慕梭(Musso),"即选民族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现在苏哈托和纳苏迪安打着依斯兰的牌,利用宗教激起回教徒传统仇恨共产党的情绪。共产党是无神论者,和回教信天主"阿拉"是势不两立的。印尼百分之85%的人民是信回教的,在农村信回教的人数百分比更高。因此,屠杀共产党在乡下和农村里进行得更彻底。

8.黄自达所参加的政府实地调查小组成员陈述他的经历如下:

使我吓了一跳的是我看到一位年纪约6-7岁的小女孩子,我要集中营的营长把那位女孩子带到我面前来,我问她为什么会落到被人扣留的地步,她只能说:'人家说我要暴动'。我问她暴动是怎样解释?她只能流眼泪说:'我不知道,我想回家见妈妈'。我叫营的管理员向我解释。他说原来她参加了烈克拉(Lekra)的画画班,所以为了保安需要把她扣留起来。我听了以后,实在不能压抑内心的激愤。…第二天我在吃早餐时,有人向我报告,那小女孩现在正在回到她妈妈的路途中,,.。"试想,一个6-7岁的小女孩子,因为参加了烈克拉一个"左协会"的画画班都要被关在集中营里,可想到苏哈托一心想消灭印共的决心是多么狠毒,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和她同命运的人还有多少呢?实在数不尽!。

据黄自达说那个哦诺梭波营(Wanosobo)的情况和另一个布哦克多(Purwokeno)营的情况同样那么凄惨。

9.萧玉灿(Siauw Giok Tjhan)是印尼华人最受尊敬的政治家。他自已在印尼监狱蹲过12年多,他透露监狱里最老的政治犯是84岁,最小只有15岁。这个年仅15岁的青年,和他的一家人三代都关在一起,即他自己,他爸爸和爷爷都是政治犯,这是被记录的怪事,可入健力士世界记录大全。

10.安梭和班查西拉回教青年团誓言不留一个印共的狂杀。

印尼有一个俗语说:"Tangan menencang,bahu memikul。"大意可译成手可乱动,但要由脖子来承当。另一个印尼俗语说:不论你如何聪明地收藏一个死尸,它的臭味最终是要熏天的。和"九三○事件"一样,苏哈托政权掩盖了三十多年,终于在今天还是全部曝露出来了。印共当了替罪恙羊太久了,现在那些坏蛋都要受审判,包括纳苏迪安。

探索1965年-1966年屠杀牺牲者家属基金会中央委员理事会主任苏拉米女士要通过法律途径控告苏哈托,要他对死者负责任。纳苏迪安假心假意批评她不要热衷于报仇,应该往前看,这样国家才能稳定和复兴起来。注II-II-5)

因为纳苏迪安所作所为都是要打倒苏加诺提升苏哈托,当苏哈托取得了苏拍司玛以后,纳氏和苏吉多带着已准备好的建议,对苏哈托说:"你现在的地位已经足够。"

苏哈托屠杀了四百万无辜的印尼人民,如果他是第一号战犯,那么纳苏迪安就应该是第二号战犯。

苏哈托执政时,完全控制了印尼的新闻媒界,对有关大屠杀的事"封锁"得非常严密,很少印尼人知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媒界也掩盖这个滔天罪行。现在苏哈托倒台了,大屠杀的真相逐渐曝露出来了。注II-II-6)

实际上苏哈托的确严重的践踏了人权,执行了集体的大屠杀,和非洲鲁旺达(Rwanda)前总理占干巴达(Jean Kambanda),柬埔寨的波尔布特(PolPot)和乔森潘(Khieu Sanphan)和今日,西班牙人要求从英国引渡前智利总统皮诺撤特(Angusto Pinochet)回到西班牙受审等人。都是犯了同类性质的大规模屠杀平民和违反人权的罪行。

苏哈托在他独裁统治期间,曾经犯了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中国平民更大的罪行。法西斯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投降以前用毒气消灭犹太人,杀死了六百万人的Holocaust,是有史以来对人类最大的罪行。苏哈托于1966年在印尼杀死了4百多万印尼共产党员和其同盟者以及手无寸铁的华人。其范围、狂热和残忍的程度,是可以和法西斯德国的Holocaust相提并论的。

1998年,人权已成为最突出的话题,最被世界各国人民所维护的权利。当年美国政府利用CIA和其驻印尼大使玛谢.克林(Marshall Green)粗暴地干涉印尼内政,把苏加诺总统推翻,扶持苏哈托上台。可是现在唯恐被苏哈托所犯的人权罪行的拖累,迫不急待地一脚踢走了他。正如美国政府拋弃南韩的李承晚、南越的保大(BaoDai)、菲律宾的马科斯一样,洗手了事。

除了苏哈托之外,纳苏迪安和克玛.依德利斯这几个印尼在1966年大屠杀的刽子手,也应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当时克玛乐极忘形,自夸他如何屠杀印共分子。他的双手沾满了北苏门答腊上千上万橡胶工人的鲜血。美国庄逊(Johnson)总统政府也应该受到谴责。注II-11-1)

以上叙述爪哇马和峇厘岛的大屠杀都引用作者John Hughes的书,The End of Sukarno, A coup that misfired:a purge that ran wild﹒(苏加诸的时代的末日,一个失手的政变和越限的清洗)。回至注II-II-1)

注II-11-2)

根据沙哦野地自己写的一本书"50年独立和被扣的政治犯"(5O Tahun Merdeka& Problema Tapol/Napol,1995,hal59)。他自己承认在他的命令下杀死了,不是一百五十万而是三百万。那么在苏哈托,纳苏迪安和别人命令下又杀死了多少人呢?因此我认为我估计被杀四百六十万应该是最少的数目。

回至注II-II-2)

注 II-11-3)

苏哈托政权把印共和它的追随者一网打尽。按他们参与"九三○事件"的轻重分为三级:

A级:参与"九三○事件"的人;

B级:积极地支持印共,但是不直接地参与"九三○事件"的人;

C级:加入印共附属群众组织没有担任积极的领导职位的人

在1966年政府声明在"九三○事件"后被扣留的平民有12万人,不包括武装部队人员。在1976年又表明所有B级犯人将全部在1979年释放。在1974年被扣留的人只剩下3万人,其中有一万人流放在布鲁岛(Buru Island)。不论是A、B或C级的"犯人",除了翁东、苏巴佐、拉地夫等人曾被提到法庭审查外,其它绝大多数的人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的法律途径就投入监狱或被流放十多年甚至几十年,一直到苏哈托下台才获释。

因为被杀的绝大多数是印尼共产党员及其同路人和华人,即黄种人,所以西方国家新闻界没有激烈的反应。如果被杀的是白种人,那就要轰动全世界了。西方所谓民主,人权的双重标准的手法和虚伪,在这次大屠杀事件中曝露无遗了。

布鲁岛是在印尼东北部苏拉维西(Sulawesi)和伊利安(Irian Java)两大岛之间,是从荷兰殖民地时代已经是闻名的政治犯流放的地方。政府给每人一定的粮食,建筑材料,和耕种的工具,就"流放"他们在岛上的大集中营"自生自足自灭"。印尼最伟大的左翼作家巴拉母地亚.安那达.度尔(Pramoedya Ananta Toer)在布鲁岛过了14年的犯人生活。这位"左翼"顽固作家曾几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在1979年被释放后出版了描述布鲁岛犯人的日常生活的文章,题为"一个哑巴在静静的黄昏里歌唱"(Nyanyi Sunyi Seorang Bisu)。他写过30多本小说,有24本己翻译成外文。他今年72岁,流放了14年,"进去"的时候和"出来"以后的他,还是原来一个人没有变。他借用这句名言"verba amini proferre at vitam impendero vero",大意是说:"他自由地表达它的思想,而以生命来捍卫真理。"他目前在游历美

国,受到很多大学和文艺团体的欢迎。

今年3月,获总统赦免,取消了他的"政治犯"的罪名,他立刻加入印尼的PDR-民主人民党,这个党目前在印尼被视为相当于以前的印尼共产党,主席还在狱中。

回至注II-II-3)

注II-11-4)

金氏没有出来否认卡达娜女士的揭发,他只说是从一位美国使馆政治部马司(Edward Masters-"Tempo,6/10/1990日报")收到那份名单,但不知道名单以后是否落到苏哈托的手里。卡达娜(Kathy Kadane)的著作:(US Officials List Aided lndonesia Blood both in60's,1990)"美国的名单助成了印尼在60年代的大流血",描述了CIA将5000名印共领袖的名和地址交给亚丹.马利克的私人秘书。事后亚丹将名单交给苏哈托。

回至注:(II-II-4)

注:(II-11-5)

"....我也希望在"九三○事件"被诬告受委屈的人不要进行报复。因为这样下去,受报复者又要报复了。引起印尼民族陷入破裂的境界。政府所有机关和"九三○事件"被诬告受委屈的都应该互相谅解,埋藏一切民族悲惨的历史。使国家再兴旺起来,面对未来的世界。"

以上,是纳苏迪安在1999年4月27日在独立报(Republika)发表的一段文章。有某个集团企图通过法律途径控告苏哈托,要他对印尼1965年到1966年的大屠杀四百万印尼共产党员和其同路人的罪行负责。为什么纳苏迪安如此偏袒苏哈托呢?因为事实上,纳苏迪安他本人在上述屠杀罪行中亦是主要的策划人之一。他手上也沾满了这四百万死难者的鲜血。如果要追究苏哈托,结果也一定会追到他的头上。

回至注:(II-II-5)

注:(II-11-6)

《Suharto,war criminal》Rcported by Richard Tanter,利查﹒丹地是一位澳洲在日本Kyoto Seika京都大学的教授,他写了一份报告,题目是:《苏哈托战争犯》。

***********************

印共在当年是全球排名第三大的共党组织

徐竞先:「印尼十年」(卅六)印尼政党概况

(丙)马克思主义政党(Dasar Marxisme)

22.印尼共产党(P.K.I.)

(Partai Komunis Indonesia)

【简史】在前面「印尼政党史的发展」里﹐关于印尼共产党的产生﹐暴动及失败经过﹐已有详细的叙述。该党自一九二六年大暴动失败后﹐由于当时官方的大力镇压﹐已不能公开活动。当时的领导人物﹐或被拘禁放逐﹐或潜行出国逃亡﹐在一九二七年以后﹐实际已形同解体。

印共首领流亡国外比较知名的﹐有丹马拉加﹑司马温﹑慕梭﹑苏立诺和亚利明(Alimin)等。丹马拉加于日军占领印尼初期﹐秘密返国活动﹐及印尼宣布独立﹐即出面组织人民统一阵线。一九四六年在日惹发动「七三政变」﹐被捕下狱﹐迄荷军二次警卫行动后﹐始出狱参加游击﹐旋死于狱中。后来平民党的干部﹐多为他的当年同志﹐已被印共指为托洛斯基派。

司马温迄仍流连于莫斯科﹐未有返国消息。慕梭和苏立诺于一九四八年八月返回日惹﹐九月发动「茉莉芬暴动」﹐先后三个月中﹐死难领袖多至十余人。印共活动至此遭受重大打击。亚利明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曾留重庆﹐二次大战结束后返回印尼。迨丹马拉加﹐慕梭和苏立诺等死后﹐他老人家就负起领导印共的责任了。

印尼共产党的势力﹐一向集中于中爪哇﹐东爪哇次之﹐西爪哇及外岛各地﹐都甚薄弱。印共一如其它各国的共党﹐唯莫斯科之命是从﹐他们对于组织训练干部﹐都比较认真严密。他们的组织法﹐是一九四八年八月印共中央决定整肃内部﹐将党内的托派分子及社会党分子﹐加以清除。

【宗旨组织及党要】印尼共产党是以实现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为主旨﹐以解决印尼的社会问题的。他们党内组织﹐标榜民主集权制。最高权力机关为全党大会﹐以下为中央委员会﹐支部﹐分部和区分部。一九五○年所产生的印共中央委员共有五人﹐那就是亚利明、艾迪特(Aidit)、陆曼(Lukman)、义奥多(Njoto)及苏迪史曼(Sudisman)。他们有一份期刊﹐叫「红星杂志」﹐由巴尔德德(Pardede)及艾迪特、陆曼、义奥多等四人主持。亚利明年迈﹐印共新干部人材﹐除上述诸人外﹐还有额亚迪曼(Ngadiman Hardjosubroto)及穆达他览(Jusuf Mudadalam)两人﹐已有雕零之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泛蓝联盟网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