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张杰:黑云压城 三管齐下 谁向中南海传递了假消息?

8月27日,特首林郑月娥暗示,香港局势一旦失控,港府不排除启用紧急法,以平息反送中抗争。29日凌晨,大批解放军进入香港,军车种类包括装甲车、运兵车及拖车等。8月30日,香港警方对反送中参与者展开逮捕行动,一共六人被捕,包括香港众志召集人黄之锋、周庭、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区议员许锐宇、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前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等人。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也一同被控告,但因不在香港而没有被抓捕。黄之锋30日上午在前往香港海怡半岛地铁站途中被捕;周庭30日上午也在其家中被警方逮捕,他们后都被押往湾仔警署总部。警方控罪书控告香港众志黄之锋、周庭以及林朗彦涉嫌“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组织未经批准集结”和“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三项罪名。8月30日下午,黄之锋、周庭在东区法院获准保释。

8月29日中午,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在一间餐厅吃饭时,突然遭两名蒙面男子用铁条及棒球棍袭击。与他同行的友人为了保护他受伤。同日下午,“光复元朗”示威行动的申请人钟健平则是在香港大埔附近遭四名南亚裔男子用铁条及雨伞袭击,被送到当地医院接受治疗。8月29日,香港警方对反对派团体“民阵”计划8月31日发起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后民阵于8月30日早上向香港的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该委员会一致裁定驳回上诉,维持警方的反对书决定。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说:“由于民阵无法在合法情况下保障参与市民的安全,所以无奈决定取消明天的游行集会。”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香港政改报告,公布“831”决定。对负责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提名委员会的组成、限定特首候选人人数等列出明确规定,让真普选成为泡影,从而引发香港市民长达两个月的“占中行动”。

香港时局变化快吧?29日至30日仅仅两天时间,香港的形势发展就令人目不暇接。下面,我就以上香港事件与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一、恐吓香港市民,制造恐怖氛围

我们把这两天发生的事件联系起来,就会发现它们不是偶然的,无论是解放军凌晨高调进入香港,还是对社会运动人士的集中抓捕和黑社会袭击,背后都有一只巨大的黑手,那就是中共。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次中共当局策划的,命令港府采取的组合行动。其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制造恐怖气氛,恐吓市民,尽快平息市民的抗争运动。

官媒新华社在29日凌晨3点56分发文称,解放军进入香港是香港驻军的第二十二次轮换行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指出,解放军第22次例行轮换,入港时间点的选择,有弦外之音。“当然是警告香港,不要再搞那些示威抗议的行动,尤其是比较激烈的那种示威抗议。所谓驻港部队有3000人在香港、3000人在深圳,其实是经常轮调的,故意公布(消息),就是要警告香港这些搞运动的人。”前美国夏威夷大学讲师夏威廉认为,北京进行心理战的恐吓成分居多,他不认为解放军真敢对香港动手。他说:“不管解放军是定期轮调,或何种工作,北京的用意是在‘恐吓民众’。我不认为北京想制造另一个1989年天安门事件。”

8月30日,香港警方对数名社会运动人士的抓捕和黑社会袭击,其目的也是一样的。在此次抓捕行动中,我们看到了719维权律师和人士集中抓捕和黑社会殴打异见人士的影子。香港众志在声明中说:“我们对警方于831前夕透过大规模搜捕示威者,营造寒蝉效应、白色恐怖感到非常愤怒。香港众志从来都不是反送中运动的‘领袖’,每一位香港人都是本着良知走出来,不论中共如何抹黑和扣帽子,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亦只会令政府错判民情,陷入更难以解决的死局。”长期评论香港时政的澳大利亚律师戴安通在推特上表示,他认为香港警方逮捕知名社运人士的行为,只会激发更多的示威者上街抗议。

二是,北京是恶化香港局势的祸首

德国墨卡托中国问题研究所主任彭轲认为:香港示威者和北京领导层唯一可能求同之处就是,在香港彻底并持续地重建“一国两制原则”。但是,目前似乎没有任何一方有兴趣走出死胡同,尽管冲突状态继续下去只会让对话和谈判更为困难。这是一场典型的零和博弈。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不同于中国极权社会,港府在反送中抗议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强硬令人难以理解。既然送中修例已经寿终正寝,为什么要拒绝撤回修例呢?英国路透社的一篇独家报道解开了这个谜团。8月30日,路透社报道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向北京提交一份报告。该报告对抗议者提出的五大诉求进行了评估,并认为撤回《逃犯条例》有助于化解香港不断升级的政治危机。但港府的提议遭到北京的拒绝。路透社的报道说,除了对要求撤销修订《逃犯条例》进行了研究之外,香港政府还考虑了抗议者提出的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争取真正民主选举、收回将抗议定性为暴动、和撤销对被捕抗议者的控告等要求。路透社采访的一名北京高级官员透露说,北京对林郑月娥说不要撤回条例,也不能对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进行调查。其中一名消息人士是港府高级官员,他对路透社说,撤回修订条例和进行独立调查被视为政治上最可行,有助安抚一些不满林郑月娥沉默的较温和的示威者。另一名跟香港官员有密切关系的知情人士也证实,北京对所有五大诉求都说不。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最近曾见到过林郑月娥的工商界人士对路透社说,林郑月娥现在也是无能为力,北京不让她撤回条例。我比较认同这个消息,不仅是逻辑上,而且港府拒不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的蛮横态度与中共当权者的性格很相符,但在法治社会完全漠视民意很少见。林郑月娥作为特首不能做主,上不上,下不下,被夹在市民和北京当权者之间动弹不得。可见,香港“一国两制”已经寿终正寝,香港市民不得不拼命抗争。黄之锋对媒体说,他并不主张香港独立,但表示香港人如果不能真正自治、不能有真普选,就只能选择港独。

三是中共领导人被误导了吗?

破解香港的危局其实并不难,零和博弈完全应该变成双赢。破解之法就在于满足香港市民的五大诉求,将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还给香港市民。既然特首只是一个提线木偶,那么掌握权力的北京领导人的回心转意就是关键,可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有一种观点很有意思,那就是北京两大治港机构——港澳办和中联办误导了中共当权者。该观点认为,“中央集权国家的决策高度依赖单一信息渠道,而信息渠道现实中一般由主管部门掌控,他们几乎垄断相关信息,这就形成人们常讲的部门挟持政策情况,甚至很大程度上,政策和决策由主管部门做出,最高决策者不过是认可而已。现在是信息时代,表面上,获取信息渠道很广,但像港澳这样的特定事务由于具有高度政治性、安全性,中央决策还是严重依赖官方正规渠道。习近平上台并没有改变体制的此种顽疾,反而因极权加重,所有重大事情皆有他一人杀伐决断,导致这种现象更严峻。既然其他部门经常出于部门甚至个人私利,向中央提供不完整甚至虚假信息,使中央做出事后看来是错误的决策,港澳办和中联办又何尝不会出于同样动机,欺瞒北京?逻辑而言,要掩盖一个谎言,必然要编造另一个谎言。两办要推卸前期修例的信息错误,最方便办法是把责任推给香港反动派甚至港府,这就须尽一切可能污名化反对派,将反对派打成“乱港祸中”的港独分子,把少数人的激进和暴力行为夸大上纲,似乎香港已然烽火遍地,北京如不采取强硬手段,恐将由反对派占领。最后诱使北京对香港社运抬出“颜色革命”的标签,并揪幕后黑手。”一句话,中联办和港澳办的官吏为掩盖自己工作的失职,而不惜误导圣上,而圣上信息被官吏控制,所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如同有观点认为,八九六四大屠杀时李鹏等佞臣故意误导了邓小平一样。但这不正好说明香港市民抗争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吗?

极权政体的权力高度集中到当权者手中,而当权者偏执和独断专行使他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香港市民之所以以死相拼就是要把香港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就是要避免八九六四的灾难重演。所以,破解香港危局的球一直在北京这边,因为香港人已经退无可退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BOXU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