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地图重组 8.31太子站 闭路电视有真相吗?

8.31晚太子站盛传警察「打死人」,真相至今未明。

部分图片素材:网上直播截图

8.31晚太子站盛传警察「打死人」,真相至今未明。

消防两次点算的伤者数目不同,到场后初步点算为10人,最终7人送院,当中被分类为「红色」级别的重伤者人数由6人减至3人;处方解释数字差别源于伤者曾被移动到月台不同位置,初时点算有误,惟市民质疑「被消失」的3人是否已遭不测。《铿锵集》前日报导称有3名重伤者乘列车去了油麻地再送往广华医院,然后《苹果日报》又迅速澄清,消防到达太子站作初步点算时,往油麻地列车早已离站,送往广华的与太子站3名「消失的伤者」不可能是同一批。

有8.31太子站被捕者称,月台上有人口吐白沬、不省人事;有直播片段中传来女声呼喊:「醒呀、醒呀!」令人不寒而慄。

为寻真相,《立场新闻》访问多名目击者、再翻查当晚现场影片,对照太子站月台环境,以站大陆图形式,重组当晚各重要事件的位置及时序。

公众对于港铁未公开的闭路电视片段寄予厚望,然而记者日前到太子站视察,月台上闭路电视的复盖范围甚少,部份亦有曾受破坏痕迹。往中环月台尾位置更成为「镜头黑洞」,一部较大型的闭路电视损坏,警方一度于镜头死角位行动,又阻碍传媒前进拍摄;有港铁职员却曾穿越警方防线、匆匆拿担架往月台尾进发。记者搜索至今未能找到一条公开影片或照片拍到该区域,亦未有身处该位置的目击者作证。

由于当晚传媒在警方抵达月台后不到15分钟便全遭驱赶,我们呼吁当晚目击者、站内被捕者以至港铁职员、救护员提供资料,为香港还原真相。

位置一:22:35旺角站

手足被捕疑云数十示威者涌上往太子列车

8月31日,全部游行集会申请均被反对,水炮车出动,示威者从金钟一直撤退至铜锣湾、天后,游击开始。一队人在尖沙咀警署外聚集,再被催泪弹驱散。有由铜锣湾转场的示威者则在旺角弥敦道上设置路障,预备供尖沙咀撤离的同伴转移阵地。

阿明(化名)身在旺角防线的约百名示威者群中,他记得,当时有身穿反光背心的「记者」跟他们说:「下面(旺角地铁站内)有手足俾便衣拉咗,快啲去救佢啦!」该人拿着手机出示照片为证,是在站内「foodpanda」广告牌前拍的,对方身上还挂着专业相机。于是三、四十个勇武仔冲进站内,从最底层的月台开始搜索,地面防线立时真空。

搜到上大堂,不见「手足」,却有数名速龙奔向闸机、冲向他们,高呼「曱甴!咪走呀!」。「于是全部人就花九牛二虎之力狂奔返月台,涌入一架观塘线车去太子。」事后回想,他觉得那「记者」行为可疑,「如果唔係佢咁讲,我哋根本唔会入旺角站。」

阿明等人登上列车最头的一两卡。而同一班列车上,车尾位置亦有另一群示威者。急救员阿谦早前到达旺角站,在月台上稍作整理,正想出站上地面,就听到一群示威者决定转场去黄大仙,于是随他们登上列车。阿谦所在的车卡很平静,列车驶进太子站,身旁的人在看新闻直播,他才知道车头发生争执。

位置二:22:40太子站底层月台观塘线往调景岭第1卡列车

蓝衫中年汉持鎚与示威者争执列车停驶

在车头登车的阿明说,当时列车颇挤迫,示威者又一下子涌入,似乎引起在场一些「蓝丝」不满。初时是一白衫大叔与示威者口角,列车到太子站后,示威者原已整批下车,但几个中年汉继续与示威者争拗,又推撞一名正在拍摄的女记者;示威者愤怒:「记者你都打!」争执越演越烈。「中间不断有人试图劝交、分开两方面嘅人,但唔成功。」

记者观看网上片段,主要参与争执的双方各四、五人,示威者后方有人劝「唔好再嘈喇,快啲走啦,阻住下班车啲手足走唔到呀。」但大叔推撞记者后,前排示威者更不肯退让,有水樽掷向车内白衫大叔,大叔掷回,又有伞互掷。然后一名蓝衫大叔忽然掏出铁槌向示威者挥舞、旁边一名原本徒手挑衅示威者的灰衫长者,又不知哪裡找来手腕粗的金属长捧,示威者便更激动,一度走入车厢打斗。随后,有人从月台上以灭火筒喷出白色烟雾,双方视野不清下各自退走,示威者下车,几名大叔则离去无踪。

阿明说,喷灭火筒后不久,站内就响起「嘟—嘟—嘟」的警报声,广播说由于发生「严重事故」,列车不会再开出,要求乘客离开太子站。示威者纷纷围成一圈打开雨伞换衫,打算离开。换衫伞阵位置大概在往调景岭列车的第6、7卡对出。其时另一边的往中环列车亦停在月台上,车门打开,市民部份下了车,部份在月台或列车上观看事态发展。

(网上片段:由旺角往太子车厢内争执完整经过,8:05起可见蓝衫汉持槌)

位置三:22:55太子站底层月台往调景岭车尾、往中环车头对出

速龙突至多名市民被困扶手电梯被捕

David(化名)当时在靠近往中环车头的月台边,他看得见换衫的伞阵,也有人在向港铁职员质问为何列车停驶。正在思考去向,一留神间,速龙已奔到他身旁。

翻看网上影片,速龙抵达月台的位置为往中环第4卡车对出楼梯,第一批十多名的速龙先朝往中环的车尾方向跑,在月台边掣服数人后,又沿月台奔向车头掣服多人。速龙及防暴警数目迅速增加,向两边的车厢大吼,又冲入车厢把他们眼中的示威者拉出来打。

David先被速龙推倒在地上,有市民拉他起身,于是他慌忙跑向最近中环车头的扶手电梯希望离开车站。该扶手电梯平时是往下行到月台的,但其时已停运,故可以走上去,「上咗一小段又有成班防暴从电梯冲落嚟。」他与近20名市民被包围在电梯口,有防暴警向他们狂喷胡椒喷雾,最后全被制服。

David说,该批被捕者和他自己身上都没有防护装备,大家穿不同颜色的衣服,多数是年轻男子,当中还包括穿西装的香港教育大学学生会长梁耀霆。「可能因为警察见到示威者换衫,于是就觉得我哋全部着唔同衫嘅都係示威者,点都要捉晒所有人。」被围堵在扶手电梯旁边时,速龙喝令他们抱头蹲下,有防暴警从电梯落月台走时踏在他们身上。

当晚为逃避速龙追捕,比 David较早登上同一电梯的小米(化名)则形容,与朋友跑上电梯后,有2、3名速龙追上,龙尾的市民被速龙「拉咗落去」,他和朋友则成功登上太子站大堂。他走向还未被警员封锁的出口,离开现场,但他的朋友则走到另一边,结果被捕。

位置四:22:57太子站底层月台往中环车厢内

速龙乱殴中椒市民抱头痛哭至少3人头破血流

警方称当晚进入太子站是因为站内有人争执,但速龙奔至时,首先却不是跑往发生冲突的观塘线列车,而是荃湾线往中环月台,拘捕数名黑衫人后,随即冲入车厢以警棍无差别殴打市民、搜捕他们口中的示威者。

影片所见,在往中环的第2卡车厢内外,多名速龙同时以大支装胡椒喷剂喷向乘客,就如同一般人用杀虫水喷曱甴。白衫男生与友人抱头嚎哭的一幕就发生在此,伞阵后,一名灰衫中年人在列车关门、速龙稍退之后禁不住气愤大叫:「黑社会!721! x你老母!同721无分别!同721无分别!」

车厢中的 Yuki(化名)说,当时车上固然有四散的示威者,但有更多一般市民,众人见到警棍和胡椒喷剂乱舞,都靠紧在一起互相保护,打开雨伞希望稍作阻挡。「有些明显只是行完街返屋企的小妹妹吓到抱住喊,也有乘客互相安慰。我都有喊,我在车厢裡以为安全的嘛,无谂过会咁样见人就打。」

急救员阿谦在月台乱成一团期间,向警察最多的往中环列车车头走去,很快就听到有人喊「first aid」。他进入车厢后,见到有男子满头鲜血跪在两卡车之间,「血多到伤口喺边都睇唔清楚。」同伴则为严重中椒者冲洗。未几又有人喊「first aid」,但第一个伤者都未止到血,他分身不暇,着乘客把需要急救的人集中到他身边,总共有3人头破血流。

急救期间,列车突然一摇、开出,时为23:03分。该车在旺角飞站后到达油麻地。阿谦说伤者到油麻地站才由急流血变成渗血,未几消防处救护员到达,他就把3位重伤者交由他们带走。由于油麻地亦迅速宣佈封站,Yuki与其他市民在恐慌心情下急急离开车站。阿谦则再照顾了一名精神状况有异的年长男子一段时间,他离开时,站内只剩下记者、救护员和防暴警。

位置五:22:57太子站底层月台往调景岭车厢内

孕妇婴儿齐集市民抵石硖尾后崩溃嚎哭

当警方「速龙」冲入太子站往中环列车车厢,向市民挥棍喷椒之时,白先生(化名)和 Zumu(化名)正在往调景岭列车车厢上,恐慌地望着对面月台情况。

白先生和 Zumu是一对情侣,当晚在铜锣湾一间酒吧睇完波,坐港铁回新界。晚上11时前,两人乘搭的列车停在太子站底层月台,港铁宣布列车停止服务,他俩最初在月台上逗留,也看到不少示威者在伞阵掩护下换衫,其后警方速龙小队在月台上高速制服多人,为免成为警察目标,他们决定和其他市民返回往调景岭列车尾第6、7卡车厢,亦即警察向跪地市民喷椒车厢的正对面。

不愿上镜的白先生与 Zumu(化名)

白先生忆述,警察离开往中环列车车厢后,随即步近往调景岭列车,但该列车当时大多是一般市民,「有 BB车、有大肚婆,有阿婶。」速龙队员在车外走来走去,又拿起电筒,不停照射乘客,车厢内弥漫一片恐慌气氛。「大肚婆坐喺度,喊哂,流哂眼泪咁打电话比人。」期间亦有警员走入车厢,将个别乘客带到月台。Zumu形容当时车厢一片死寂,没人敢说话,「怕唔知讲错乜嘢,会令警察觉得我係示威者。」

白先生则以为,警方会在车上进行截查,要逐个乘客搜身,认定是「无辜市民」先准离开。他甚至已做好被捕的心理准备,「反正我都唔知(警方拘捕)准则係边…我只知道我係后生,而后生最近是一个罪。」

数分钟后,警察离开车厢及退回月台,往调景岭列车车门关闭。白先生形容,当时车上有市民一看到车门关上,就高声大骂警察,却被旁边市民制止,「好惊道门开返,啲警察入嚟报復。」到列车开出,车上乘客才鬆一口气,「大家先爆哂出嚟咁屌。」

怎料该列车驶到下一站石硖尾又停下,月台再次广播:「本班车将停止服务」。大部分乘客下车,有人捉着月台上的港铁职员理论,亦有市民情绪崩溃。「有个男仔,初头企喺度小喊,后尾崩溃,踎喺度,喊到停唔到。」有三、四个急救员凑近安慰,但其中一个女急救员自己也憋不住,要脱下 gear嚎哭,要由 Zumu上前开解。

位置六:23:07太子站底层月台往中环车头对出

驱赶记者月台成封锁区

David等20多名市民被围捕于扶手电梯后不久,警察着他们逐个移动到月台最前方面壁蹲下。与此同时,警方开始驱赶在场记者,宣佈太子站月台成为「restricted area」,更对记者称「this is an order」。由于太子站原本不是示威场地,速龙又来得非常突然,大部份媒体的记者其时尚未赶到,月台上记者势孤力弱,轻易被赶走。剩下的事情,只有警方、港铁职员、消防救护员及被捕者知道。

David说那晚在月台前方面壁非常久,由于失去了电话,准确时间记不清,但从后来到警署的时间推断,自己和一众被捕者应该在月台上逗留到凌晨2时许。他记得被捕者一排排地蹲下,堆了至少三排、近60人;然后左方有一位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骤眼看没有血,不知如何弄成这样。有一个军绿色 T恤的男子则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有一个「肥仔」好像恐慌症发作,一度手脚僵直呼吸困难。

由于一转头望便会被防暴警大声喝骂,他没法细看,也未能肯定是否有其他伤者。只知道上述三人都比被捕者较早离开,该三人是同时被带走的,「唔肯定係消防、救护定係其他人带佢哋走,但我都几肯定无担架床,就算昏迷嗰个都无,好似係被拖住走的。」他也未能知道这些伤者是否被送往医院、是否乘上警方所指往荔枝角的列车。

据消防处资料,9月1日凌晨1时42分,救护车由荔枝角站接载7名来自太子站的伤者,分送玛嘉烈及明爱医院。

在伤者离开约一小时后,聚在该月台前端的被捕者就整批一起被押送往上一层的月台,乘地铁到达荔枝角站。David记得站口一出便是商场、左方有巴士总站,可推断为长沙湾广场 A出口,在消防处运送7名伤者的 B2出口对面马路。离站后众被捕者押送上警方旅游巴,被带到葵涌警署落口供,部份人之后再被送往新屋岭。

「你问我觉得有无死人?我不能排除这个可能。」David说,「因为我亲眼见过有人不省人事,连同那军绿色衫的男仔,事后在警署都没碰过面了。」

位置七:23:00太子站底层月台往中环第5卡至车尾

疑似有人昏迷镜头完全被阻

整晚最欠缺镜头纪录的地方,位于太子站底层月台往中环方向的末段。速龙冲落月台后,先向往中环月台的末段跑,制服数名示威者后又往车头方向奔,及后因车头方向的被捕者和伤者较多、冲入车厢打人等事件都在中环列车第2、3卡,在场为数不多的传媒都集中在车头。到传媒回转时,往中环车尾的月台已佈满防暴警,再也无法进入拍摄。

《苹果日报》及 SocREC的记者在速龙退出往中环前半段车厢后,曾一度走向月台尾段,然而走到第5卡对出后,便遭近20名防暴及速龙栏截,不再让他们前进。防暴及速龙似在牆边制服了不止一名示威者,影片中有两位应是记者的男性对话:「我睇唔到入面有几多个」「4个,头先听到话4个」。但在场警察神色略带慌张,又不断用几支强光灯阻止传媒拍摄。

此外,在《苹果》记者接近该处时,收音咪曾收到一把女声在呼喊:「醒呀、醒呀!」(直播片段6:40分起)又有一名黄衫港铁职员带着一名身穿白 T恤的男子、拿着橙色担架,越过警方防线向月台最末端跑去。(苹果直播片段有出现,此影片2:40起角度更清晰)然而记者完全被阻挠,曾尝试走往对面往调景岭月台侧想绕过去,但大量防暴警亦迅速筑起人牆阻挡。其时两边月台幕门均关上,记者也没办法经车厢过去。3分钟后,往中环列车开出;再过2、3分钟往调景岭列车亦开出,同时警方开始驱赶月台上所有记者。

23:09,太子站大堂亦有包括《立场》在内的大批记者赶到现场,但遭警方阻挠无法进站。记者们于近 E出口位置与警方理论了数分钟、警员仍无法说明阻止进站採访的法理依据,大群记者遂闯闸直奔近中环月台末端的一列扶手电梯。快要到达底层月台时,大批警员就在电梯末端栏截,令记者没法拍到任何月台的情况。防暴警指月台范围为「罪案现场」,已被警方封锁以进行搜证,但拒答是什麽罪案。又警告记者如踏出封锁线到达月台,会有法律后果,「干扰证物係妨碍司法公正。」一众记者争论了5分钟,又唯有折返大堂,及后再被赶离站外。

被捕者 David指,由于身处往中环月台的最前方,他亦无法得知月台另一端是否有其他情况。

位置八:太子站底层月台闭路电视死角位

至少3部闭路电视似曾损毁

巧合的是,月台两端其实是闭路电视的死角位。记者视察月台闭路电视分佈,发觉4部闭路电视均设于两边月台的第4和第5卡,而且只能拍到月台边缘近车门位置;月台中央有牆及柱后的大片空间,即使闭路电视亦无法拍到。而警方亦似有意识选择这些死角位做事。例如 David提及军绿色衫、头破血流的男子,他于月台边被捕时并未受伤,被数名速龙拉到月台中间拘捕后才头破血流。

而警方在牆边制服疑似4名示威者、阻挡《苹果》及 SocREC记者拍摄的位置,亦刚好是另一部大闭路电视的死角位,只要前一点或靠车门方向多一点,都会被拍到。该封锁拍摄区域内,只有该部大闭路电视,而记者上周六(7日)到太子站视察时,该部大闭路电视损毁最严重,电线有多个断口、机身亦加了胶纸固定。往中环一侧的两部闭路电视亦似有电线曾鬆脱及用胶带固定,往调景岭一侧的两部则相对完好。

于往中环列车第6卡对出、损毁最严重的大闭路电视,可见到电线断裂外露。

于往中环列车第6卡对出、损毁最严重的大闭路电视,可见到电线断裂外露。

至于上一层往荃湾及往黄埔的月台上,四部分佈于月台两侧的闭路电视均貌似完好。在站内大堂,每个出口均有闭路电视复盖,除了 A出口通道中间一个闭路电视以黑胶包裹外,其他均貌似正常运作。如要搬运伤者往上一层月台或从大堂离去,理应会被闭路电视拍到。

我们发现太子站月台闭路电视受损后,已向港铁查询相关损毁状况、有否影响8月31日当晚的片段,港铁所指会保留的片段是否涵盖全站(包括大堂及其他月台)、列车车厢是否有闭路电视及考虑保留等,惟港铁直至截稿前未有回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