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陶杰:香港青年 勿令你的膝盖贬值

中国人的一生,需要下跪的情节和机会极多,但不要滥跪。膝下即使没有黄金,下跪的客观环境条件还是要选择一下的。如蒋介石逝世后,蒋经国全身戴孝,就在蒋公的灵柩前下跪。台湾民众看见此权倾一时的太子级人物,平时在戒严管治中有无限的威仪,满面愁容,不剃胡须,对着棺木竟然也下跪了,显露了儒家的孝感人性,国民对这位即将继位的总统,距离就一下子拉近了。

有香港网民带同标语到地铁的太子站车长控制室外下跪,要求交出录影带。

提出要求没有问题,但为何下跪?而且下跪的对象,一不是皇帝,二不是中联办主任,三不是特首林郑月娥,仅区区一地铁站“车长控制室”之操作主任耳。

此一肢体语言,真是回归初心,上接明清官场以来八百年,民间二千年。香港殖民地时代曾有安妮公主、雅丽珊郡主、查理斯王子与戴安娜皇妃、英女皇等多次访问香港。其时香港满山木屋,穷人遍地,更有一个地方叫九龙城寨,主权不属英国,故此其中藏污纳垢,蟑螂老鼠横行,吸毒者、杀人凶手,低级妓女与龟公等鬼影幢幢。所谓“港英”卫奕信总督决定将这块前清留下来的神圣中国领土予以拆毁,磨合多年,从未见有香港人向英国官员下跪哀求者。

向洋人拒绝下跪,有如义和团的爱国忠勇,这一点尚值得赞扬。但是我不明白为何一个地铁站的控制室值得阁下屈膝?

即使要跪地铁,也应该找对“领导人”,去前主席马时亨的官邸外日夜二十四小时风雨不改的跪着,与“六四”前新华门外跪请求见与“秋菊打官司”之类的中国苦情戏脉络基因,较为衔接。

或许苦主一看见“车长”两字,以为是权威大人物。唯身为香港人,必知“车长”其实仅是司机。大爱平等时代,尊重人权,大厦清洁工人已经提升为“卫生管理主任”;商场看更也可以派咭片,职场Title为保安主任,不值得你一双膝盖。

放心,中国人的一生,需要下跪的情节和机会极多,但不要滥跪。膝下即使没有黄金,下跪的客观环境条件还是要选择一下的。如蒋介石逝世后,蒋经国全身戴孝,就在蒋公的灵柩前下跪。台湾民众看见此权倾一时的太子级人物,平时在戒严管治中有无限的威仪,满面愁容,不剃胡须,对着棺木竟然也下跪了,显露了儒家的孝感人性,国民对这位即将继位的总统,距离就一下子拉近了。

下跪当做一场骚,时机场合都要计准。越是大人物,一生公开下跪那么一两次,时机更要精选。香港年轻人是未来社会的栋梁。这次示威抗议的这一帮,几十年之后更可能是香港政府司局级官员(对,我对人类的未来乐观),年轻人满怀激情,将来要做大事,要由目前的这点小事的政治细节里学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