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李怡:区选的胜与败

作者:

区议会选举超高投票率毫无疑问是香港局势的持续对抗造成。高投票率证明了7月初北大教授张千帆的诤言:“与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对立情绪,不如在符合一国底线的前提下把属于他们的政治权利还给他们。能在选票箱前心平气和做到的事情,还会有谁动辄为之冒着酷暑,上街摇旗呐喊呢?”

香港的问题就是市民不仅不能在选票箱前表达自己的意志,即使由各专业团体(比如大律师公会)提出的意见,也无法让霸道的掌权者聆听,100万人上街掌权者不屑一顾,于是才有勇武抗争。但这绝不是抗争者乐意去做的事,更不是一贯想过安宁日子的市民想要支持的事,勇武抗争和市民的支持,都是被掌权者逼出来的。杜汶泽在网上节目与被捕后遭性暴力的中大女生Sonia、两位蒙面的前线年轻勇武抗争者作访谈,问他们如果抗争胜利他们会做甚么,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唞下先”“做番港猪都好幸福”啦。是的,年轻人都累了。但掌权者的强横、可耻、顽劣、险恶,使他们没有办法停止抗争。

因此,有机会投票,许多勇武派也珍惜手上一票,尽管只是关注地区事务的区议会选举。

执笔时,投票还在进行,选举结果未产生。从早前的局势特别是民调来看,市民对林郑政权的厌恶,都有利于反建制的选情,也是投票率推高的重大原因。但近期的抗争造成市民许多不便,政府或认为民意会逆转,亦考虑到取消选举或会使社会更动荡,因此选举得以如期举行。

倘若在政府民望寻底的情况下,建制派仍然取胜,哪怕比上届不如,也值得反建制的政治力量思考检讨了。

首先是外在因素,就是不能轻忽建制派对选民的小恩小惠,包括他们的专车接送、福袋、掌心雷,还有让人怀疑的种票、外来的幽灵人口等等。这说明在强权操控下,和平的选举很难有公平结果。

更值得检讨的是内在因素。许多在舆论上、在社交媒体上力撑票投反建制的言论,往往造成反效果。Sonia说“四个字令我好反感:血债票偿,尤其系我哋已经有咁多手足牺牲咗性命。”反感的原因是使人感觉这是政客想吃人血馒头。鲁迅说,“血债必须以同物偿还”。“票”是要实现这个目的手段之一,但不是唯一。

另一个说法是仍然沿用旧招,分析形势,指即使对泛民的过去有种种不满,但踢走建制是当前最大目的,因此“叫人投白票、废票者肯定系鬼”“一律视作蓝尸看待”。这一说法令一些曾被泛民割席谴责的本土派支持者反感。普选的最大价值是尊重每一个人的自由意志。如果选民对泛民的过往表现不满以至愤怒,必须予以尊重,投白票、废票亦让泛民懂得深入检讨以求进步。过去的甚么含泪投票、风雷计划无疑是给泛民错误讯息:不管怎样表现,反正一定有支持的铁票。

投白票或废票,是因为候选人让他“投唔落手”,不愿委屈自己含泪投票,这是尊重个人自由意志和神圣权利的表现,有不同想法的人不能动辄怀疑别人是“鬼”。

如果反建制这次大胜,也没有甚么值得高兴。港共政权或因此说社会趋向平静,可以不理会五大诉求。实际上却一切没有改变。昨天沈旭晖的文章说:“根据北京输打赢要的作风,假如反对派真的全取选委会117席,就会定性为‘阴谋争夺政权’,届时依然有种种方式搬龙门、定新例,反映‘风云计划’和‘占领中环’一样,都是一厢情愿的书生论政,盲目相信习惯不守规矩的对方守规矩,只会变相维稳。”

清醒的年轻人一定不会因此而停止抗争。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