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债务风险创新高 分析:恐转嫁给民众

中国企业债违约规模再创新高,已超出去年水平,地方政府的累计债务规模也超过去年全年,再加上不断攀升的家庭债务,中国的债务风险越来越高,业界人士担心中共最终会把其多年来制造的巨额债务转嫁给民众。

企业债务违约数量创新高

东方财富网12月5日消息,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截至12月4日,信用债市场的债券违约数量增加至181只,相比去年同期的违约数量150只,同比增加了20.67%。

最令市场关注的是超短期融资券违约。

一般来说,超短期融资券发行企业的评级较高,多数是AA+或AAA级别,但是截至12月4日,今年发生超短期融资券违约的企业已经有6家,甚至有AAA评级的企业发生违约,比如北京大学控股企业北大方正。该企业12月2日宣布其20亿元境内超短期融资债券违约,同时爆出其总负债金额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下同)、三季报亏损24亿元、过去五年亏损总额200亿元。

中共央行11月25日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中提到,今年企业债有6万亿到期,违约风险很大。

另外,中国企业的境外债务也不断攀升,中共国家外汇局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国的全口径外债余额升至1.99亿美元。彭博社11月26日报导中也提到,中国境内的企业债券违约已经创下纪录,目前离岸债券违约开始加剧。

中国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也引发网络热议,独立学者吴祚来11月30日发推文以“大洪水”来比喻中共面临的债务风险;还有网民说:“还有政府负债”,“债务才是改朝换代的真正动力”。

地方政府债务

中共财政部12月5日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地方政府的累计债务规模超过去年全年,今年前11个月合计发行债券4.3244万亿元。其中有1.15万亿是再融资债券,用于偿还一部分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券本金,据悉,今年年末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券高达2万亿元。

自由亚洲电台12月5日引述资深媒体人格先生的分析表示,在借债问题上,地方政府已经停不下来了,而且现在很多是以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变相借债——地方政府的一个项目,名义上不叫融资,是与企业合作投资,为企业担保来向银行借钱,而且不断追加项目资金,这也拖累了很多企业。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遍布全国各地,债务越来越多,最后就只能以通货膨胀的方式转嫁给民众,那时就会导致出现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学者谭刚强教授表示,很多企业被地方政府债务拖累,尤其是民营企业,难以为继,地方政府以各种形式形成新的债务。他认为,最后可能有两个结果——政府(中共)以印钞的方式让民众为债务买单,或者以“混改”的方式让民间资本去接盘。

Asia Times网站11月25日发表分析文章表示,中国的债务大部分无从考察,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隐性债务,如果包括国家债务在内,估计超过官方GDP的300%,可能是40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一半,因中国政府的结构所致,中国积累了巨额债务。

文章引述高盛集团前首席执行官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的分析表示,中国市场缺乏流动性,透明度太低,导致中国金融体系的资本配置不当、效率低下、存在隐性债务风险。

家庭债务

根据中共央行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60.4%;家庭债务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99.9%,高于2017年的93.4%,尤其是住房贷款。中国居民的住房按揭贷款在2018年末占居民收入的47.7%,比2017年增长了3.7%。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12月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官方一直鼓励老百姓投资房地产,房价越来越高,现在很多地方的房产供大于求,令中国房地产和经济泡沫破裂的风险越来越高。

近日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家庭消费表现疲弱,10月份零售额的同比增长率(7.2%)是16年最低,“双十一”的销售增长大幅下降26%。

Asia Times网站的分析文章也提到,2008年中国(中共)以大量资金刺激经济,使其出现史上最大泡沫,现在中国的债务规模更大,一个国家的经济动荡可能导致社会动荡。根据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共),在经济和政治动荡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是政权崩溃或者该政权对社会动荡进行镇压,这可能就是中国(中共)20年来一直没有开放资本市场的原因。

文章最后说,中国或者接受大规模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或者就只能闭关锁国。

纽约长岛大学经济学教授诺斯·穆都库塔(Panos Mourdoukoutas)去年11月就曾发文表示,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贸易战,而是日益增多的债务。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1206/137874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