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新疆伊犁居民外出须填写请假审批表 滞留或延迟送集中营

海外哈萨克人向本台提供一张新疆《裕民县哈拉布拉镇文化街社区党员、群众外出请假审批表》,显示当地居民外出须经多个部门官员签字同意。如果村民违反规定,外出滞留不归或延迟回村,就会被送到政治再教育营羁押。

新疆伊犁居民外出须填写请假审批表,如果村民违反规定,外出滞留不归或延迟回村,就会被送到政治再教育营羁押。(资料图/美联社)

新疆伊犁等地众多少数民族穆斯林被送入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强制接受官方政治教育的事件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一位两个月前从新疆塔城抵达哈萨克斯坦的穆斯林对本台披露了他在新疆教育营的情况。

被羁押在新疆塔城教育培训中心一年零九个月的哈萨克族穆斯林霍子,近期离开中国抵达哈萨克斯坦,他本周四(12月26日)对本台披露,当局抓他的理由是他去清真寺做礼拜:“他们是2017年4月4日把我抓走,拉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四个多月。一天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铁制脚镣,两条腿肿得很厉害很疼。后来把我拉到培训中心去了。他们给我扣的帽子是星期五去清真寺做礼拜。”

新疆伊犁哈拉布拉镇居民外出请假审批表。(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海外哈萨克人向本台提供一张新疆《裕民县哈拉布拉镇文化街社区党员、群众外出请假审批表》,显示当地居民外出须经多个部门官员签字同意。霍子对本台证实,他从教育营获释后,每一次外出前,都要向社区官员提交请假审批表格:“群众要填写这个表,尤其是从培训中心出来的那些人,(外出)一定要填这个表格。去每一个村,每一个乡,也要填这个表,你如不填表格去别的地方,会把你抓回来。他们(政府)不批准的话,你就去不了。要三个领导批,我们社区领导,哈拉布拉镇领导,然后就是我们社区的小组长。”

霍子说,如果村民违反规定,外出滞留不归或延迟回村,就会被送到政治再教育营羁押。本台致电裕民县哈拉布拉镇政府,但始终无人接听。

那合孜.木哈买提被囚禁在富蕴县监狱。(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说,在南疆喀什、阿克苏地区,维吾尔族人也被限制外出。他说:“这种措施实际上是监狱的变相管理模式,现推广到了社区,而每一个人都成了中共当局认定的潜在嫌疑人员。每一个人都承受着监狱的管理模式。这种措施严重践踏了人的基本权利。”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于本月(12月)上旬首次透露,新疆教培中心(境外称再教育营)学员全部结业。不过,海外穆斯林对本台说,他们的亲友仍然被关在在教育营或监狱,有些人被判刑。

新疆伊宁县麻扎乡村民苏力唐.阿洪被判刑11年。(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现已加入哈国国籍的穆斯林萨吾列别克.苏力唐对记者说,他的父亲已被判刑11年,目前被羁押在乌苏市监狱:“我爸爸苏力唐.阿洪生于1946年2月15日,住新疆伊宁县麻扎乡畜牧队一组。2018年2月26日(被)带到政治再教育营,我们再没有跟爸爸联系。听说判刑11年,被抓的理由是敬拜过穆斯林的圣地麦加。”

另一位哈萨克族穆斯林那合孜.木哈买提,生于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在阿勒泰工作。2018年3月,那合孜从哈萨克斯坦探亲归来,被新疆警察抓走,现羁押在富蕴县监狱。

哈萨克族尼斯扶江•铁仔克拜被停发工资。(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叶尔肯对本台投诉,他88岁的母亲于2005年加入哈国国籍,但自2017年开始被停发退休工资。他还说,他的两位亲友都被判刑:“我有一个朋友,一个亲戚,现在他们被关押在监狱,一个判刑13年,一个判刑14年,同时还有17名小伙子在监狱里。”

叶尔肯说,沙纳提•加布盒拜现年31岁,曾任职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67团7连。沙纳提于2017年初,在当地清真寺做礼拜而被送入教育营,6月中旬被判刑14年。另一位巴格达提•库斯拜,33岁,被判刑13年,上述两人同在一个工作单位,都因做礼拜被捕。现被羁押在乌苏市监狱。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