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怡:圣诞 德国兵放下枪 香港人无同庆

—圣诞物语

作者:
这个原本每年圣诞节都温馨热闹的城市,一些市民只是呼口号在各区行走,也遭到防暴警的疯狂对待。在蒙着面、没有识别认记、也永远不会被追究责任的情形下,黑警会如何肆无忌惮?

圣诞节想起多年前一部改编自真事的电影《Silent Night》,背景是二战末期德军溃败中的一次突然大反攻,被称为突出部之役,双方投入百万兵力,战况激烈,德军伤亡十万,盟军八万。故事发生在战区德方的一个森林深处,德国妇女Elisabeth Vincken和她的12岁儿子Fritz盼望在小镇工作的丈夫回来过圣诞,但大雪封山,相信回不来了。这时有敲门声,打开门看是三个从队伍中走失的美国兵,他们饿坏冻坏还有一个受了伤。他们没有动枪威吓这个德国妇女,而是请求她收留一晚。Elisabeth让他们进屋,并准备晚餐。不久又听到敲门声,开门是四名德国士兵,也是走失了想进来避寒。Elisabeth告诉他们有三个美国兵,但要求他们放下枪,说今晚是圣诞夜,谁也不准在这里动干戈。德军想了一下,把枪枝放门边,也进去了。开始时,双方都怀着敌意紧张防范,但随后在主人温馨的话语中,气氛融和了。餐前Elisabeth含泪祷告:“感谢主的恩典,让大家能在这场恐怖的战争中和平地共聚一室;在这个圣诞之夜我们承诺不分敌我,友好相处,分享这顿并不丰盛的圣诞晚餐;我们祈祷尽早结束这场可怕的战争,让大家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乡。”士兵们都被Elisabeth的祷告打动,泪流满面。之后他们在同一屋檐下共度一宿。第二天,彼此友善告别。

战后,Fritz找到了其中两个美国兵,但德国兵就没有找到。

今年在香港,圣诞节没有和平,没有普天同庆,只有普天同“㷫”。这个原本每年圣诞节都温馨热闹的城市,一些市民只是呼口号在各区行走,也遭到防暴警的疯狂对待。在蒙着面、没有识别认记、也永远不会被追究责任的情形下,黑警会如何肆无忌惮?《华盛顿邮报》邀请国际警务专家检视65宗香港警暴个案,指70%武力使用违反警察通例。截至12月中,自反送中以来投诉警察滥暴个案有1,404宗,涉及4,720个投诉人,但至今被停职的个案是零。

自称是天主教徒还说天堂留了位置给她的林郑月娥,前两年圣诞节还和丈夫、两个儿子现身短片,同市民贺圣诞,今年则孤身一人,现身11秒,贺词只有37个字。圣诞日又在facebook上说,“自私的暴徒”漫无目的地进行破坏,特区政府必定全力遏止暴力,令所有违法的人面对应得的后果。杀气腾腾,给祥和的圣诞节带来肃杀的气氛。但越来越多市民看得很清楚,“自私的暴徒”绝非示威者,毋宁更适合用来称呼领取超多加班费的警察。

爱因斯坦有一句话说:“用制造问题的头脑去解决问题是行不通的。”

送中条例推出差不多一年了,林郑都是用制造问题的头脑去试图解决问题。而最主要用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依仗警察的暴力镇压,也由此制造出整个社会更多问题。正如《华盛顿邮报》引述北爱尔兰冲突管理顾问Gary White的话说:“如果警察可以从过度和不适当使用武力开脱,永远不用追究责任,你认为,被他们施以武力的人会怎样回应?”

Elisabeth在相互敌对的士兵们共处时,用温馨和平的办法解决对立;75年后的林郑用制造对立的办法来应对和平节日,制造出社会更大更难以解决的矛盾。倘若香港特首在圣诞前夕能够讲出1944年德国妇女Elisabeth的祷告语,香港的圣诞节及其后的社会境况是否会不同?

她应该已经不是天主教徒,改信了习近平教。如果天堂给她留了一个位子,那么天堂应该与地狱有一个引渡条例,把更适合在地狱生存的人引渡过去。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