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吴睿人:有图表有真相 中共国如何收买台湾人!

—近20年,中国如何收买台湾人

作者:

台湾将于明日举行总统及立委选举。蔡英文,韩国瑜,谁将夺得总统宝座,可谓影响台湾命运。

过去数日,《立场新闻》已从个人角度,报道在台港人、陆生、候选人等的观点。今日将透过三位学者的访问,探讨台湾大选大局。在香港亦甚著名的学者吴睿人会剖析“中国因素”在台湾大选的脉络;专门研究台湾选举的王业立则与读者概观今次选战战况;研究社运的学者何明修上月发表著作《为什么要占领街头?从太阳花、雨伞,到反送中运动》,比较三场社会运动。

许多香港人都认识台湾学者吴睿人。现职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的他,曾为《香港民族论》撰文,可说从一开始已是香港本土派的论述后盾,更是广受引用的 Benedict Anderson著作《想像的共同体》中文版译者。长年研究比较政治的他,接受《立场新闻》访问时表示,虽然这次选举人人都讲“中国因素”,但其实这因素一直都在,只是近年才浮上水面。他为读者详细剖析中国从2000年代如何以两波金钱攻势试图收买台湾人。又提到,一部份台湾人之所以受落,原因之一在台湾人以为政治与经济可以分开谈:可以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维持主权。

他又分析说,中国经济呈下滑趋势,加上多国正试图围堵中国,这为香港与台湾带来改变政治现状的机会。对今次选举,他则倾向同意蔡英文胜算较大,认为今仗国民党非常危险,可能会被边缘化。

立=立场新闻

吴=吴睿人

灰匣=《立场新闻》补充资料

***

中国因素一直都在只是近年浮上水面

立:我们的观察是,“中国因素”的影响力近年在台湾愈来愈强,你认为呢?

吴:是 Yes也是 No。Yes是,与过去比,中国因素看起来确实较普遍。No则是,她不是变强。她一直都很强,只是最近更多人看到。

大陆积极渗透台湾,应是2000年代初就开始。2001年中国加入 WTO后,开始对外扩张,也就是邓小平、江泽民说的“走出去”。她开始走出去,第一站就是台湾。怎样走进台湾?就用经济,这就我们一般称为“以经促统”、“以商为政”,用商业来做政治,用经济促成统一。军事威胁则变成辅助手段。基本上就是“收买台湾”,这比“攻打台湾”更有效,政治成本也较低。

问题是台湾不是单一整体。你要买台湾,买谁?第一阶段她买的是大资本家,大概是排名在一、二十名的那些大财团。很多人在90年代已经到中国投资,中国就利用这些人,培养他们成为第一批台湾的亲中派。好像王雪红,她基本上说 HTC是中国牌子。他们就是中共在第一阶段选的那批人。

王雪红是 HTC创办人兼董事长。在台湾被视为亲中派。2010年,她曾在中国演讲时说“HTC是中国人所创立的品牌,...期望将中国人对创新与品牌价值的坚持延续到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为中国人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国际品牌”。2012年总统选举前一天,她曾开记者会表态支持九二共识。上月,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与副总统候选人张善政参观 HTC,王雪红亲自到门口迎接,并充当导览员,为二人解说。

然而第一波的“中国因素”是失败的。为什么?因为她买错对象。她买的是大资本家,但台湾的大资本家在社会阶级结构里面,比例很少。中国的收买,结果只令台湾的产业移到中国,令台湾产业空洞化,台湾的工资也被中国拉低。于是,台湾绝大多数人在这第一阶段不仅不是获利者,反而是受害者,只有一小撮大财团获利。所以你可以看到,大财团成为马英九两次选举的最坚定支持者。而大多数人,反而成为台湾社会运动中的动员对象,结果成功动员出一个太阳花,挡住了服贸协议。

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因素那时候已经很强,而且是非常嚣张、非常直接的。

从收买商家到收买平民

太阳花之后,台湾社会有许多反中情绪。中国一开始非常紧张,但她很快就调整策略:她的收买对象,从大资本家转移到一般人。那就是“三中一青”的对台政策:中小企业、中低收入、中南部,还有青年。如此,收买的对象便从大资本家转移到全台湾。

中国与台湾的地方派系亦建立了关系。台湾许多地方派系国家认同感很薄弱,基本上是利益取向的。它们像香港的十八乡,没有巩固的认同,但有很在地的连结。它们也掌握很多地方经济,共产党就透过跟它们建立经济关系,让双方不止经济上互利,政治上也令它们成为中国的派系。

特别是中南部,因为中国意识到,要掌握那些经济上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的阶层和地区。所以她去收买地方产业,比如说养殖业和农业。韩国瑜卖水果,就是要给这些地方果农利益。

韩国瑜上任后,与外国签下93.9亿台币(约24.3亿港元)的农渔产品交易MOU(谅解备忘录),其中约80亿交易对象为中国。不过 MOU不等于实际交易,有台媒报道,去年首半年实际交易额只占这些MOU的7%。尽管如此,仍有台农表示韩国瑜所签 MOU帮助很大。《新新闻》引述高雄市阿莲区农会指,“韩市长的外销订单确实帮助很大”,韩国瑜的行动加上他们本身的努力,估计去年阿莲外销芭乐近五百吨,比往年平均外销两百多吨大幅增长。

还有宗教阶层。在台湾,华人社会民间宗教很发达。中国办宗教交流,比如说邀请信徒去大陆观光、参访,到那边就开始进行洗脑。你知道,道教最基层的宫庙,有点像台湾的地区草根政治中心,它们与地方派系关系亦密切。所以,台湾的地方政治,基本上就是民间宗教、地方派系和产业三者结合在一起。中国想做的就是将这三方面一起控制。

对年轻人方面,其实中国青年失业率比台湾更高,但她就是要针对台湾青年,弄一些鼓励年轻人去中国创业的基金,进行物质上、经济上的渗透。还有教育交流,就是说各级学校,从小学到大学,以教育交流为名,把大批台湾学生用免费或非常廉价的旅游送到中国,进行洗脑。这些都是非常普遍的。

台湾主计总处去年8月发布失业调查资料,显示7月整体失业率及20-24岁年轻人失业率分别为3.82%、12.70%。

中国方面,去年3月政府公布全国城镇失业率为5.2%(一般推测,青年失业率为总失业率的3倍),不仅比台湾高,而且普遍被质疑“报细数”。连台湾被指亲中的媒体《中国时报》也发文指中国要“严肃看待失业问题”。

《立场新闻》曾访问一于中国工作台湾青年,他亦表示现在台湾人于中国的机会已比以前小,详看另文报道。

这是“中国因素”的第二阶段:她的手法就是转移收买对象,而且范围扩大、深度加深,直接渗透到最基层、最草根的。所以你才会说,中国因素感觉比较强。

第二阶段到底是否成功,要做实证调查才能确认。但据我所知,这策略在几个地方是相当成功的,所以台湾有些地方经济上非常支持跟中国合作,像花莲、花东地区、还有台湾中部几个县市就是这样。

台湾人“以为政治跟经济可以分离”

早些时候,台湾人都觉得中国崛起,势不可挡。直至五、六年前为止,台湾人都在谈一个概念,叫“芬兰化”,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学习过去冷战时期在苏联旁边的芬兰,某程度上承认自己是苏联的属国,不去挑战她的霸权。总而言之,中国对台湾施加影响,已进行很久。台湾也几乎没有解决,直到2018年为止都是不断让她进来。主要原因在台湾有个很特殊的想法:很多人对中国大陆的态度是“政经分离”。我不要跟你统一,但我要去你那里赚钱,天真地以为政治跟经济可以分开谈。

太阳花结束后,很多人对国民党政权有期待,但经济形势是无法短期内扭转的。中共就说,蔡英文救不了你,你来!我们为你提供了各种机会,你们的前途在中国大陆。很多年轻人就真的想去中国大陆发展。就算太阳花之后,他们还是去。那也没办法,政治运动结束后就是民生问题。学生毕业了也要工作。然后他们就在中国大陆找到这一大堆优惠 package,就想,不如先让步,去试试看吧。

鼓励台湾青年到中国就业的措施不少,如国台办就在2015年起,在中国各地设立“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基地”与“海峡两岸青年创业示范点”,对台湾创业青年提供技术和经济补助。不过,中通社报道,这些创业机会风险甚高,有地方官员表示,“100个创业者里‘死掉’90几个很正常”,“两岸青年创业政策是有政治目的,创业失败没关系,很多人没来过大陆,至少来看看”。

这确实是有效的,去年年底韩国瑜、国民党地方选举大胜,某程度上可说是这策略的阶段性成功。

只是,万事万物都是这样:物极必反。2018年的选举结果,又导致很多年轻人突然间惊醒过来。他们发现,原来政治跟经济不能分。这就令台湾人觉醒。

这时候,政治、心理、经济,这“三部曲”将台湾跟中国亲近的基础瓦解掉。首先,2019年1月,习近平说,台湾只有一条路,就是“一国两制”,这否定了国民党的一中各表,瓦解台湾亲近中国的政治基础。然后是香港。习近平说台湾只能走一国两制,香港的反送中就告诉你,一国两制就是这样。这瓦解台湾人接受中国统治的心理基础。

2019年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讲话,提到:“...我们(中国和台湾)秉持求同存异精神,推动...达成“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把握两岸关系发展时代变化,提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主张和“一国两制”科学构想,确立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进而形成了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基本方略,回答了...祖国和平统一的时代命题。”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