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医圣张仲景应对武汉肺炎病毒经方:一剂药喝下去 1/3的人,病就差不多好了一大半了

现在说具体的治疗。当最初感染时,病邪是在太阳阶段,这时用桂枝汤或是麻黄汤(从武汉肺炎的症状看,是桂枝汤症,不是麻黄汤)就可以,而且疗效好的出奇,现在说具体的治疗。当最初感染时,病邪是在太阳阶段,这时用桂枝汤或是麻黄汤(从武汉肺炎的症状看,是桂枝汤症,不是麻黄汤)就可以,而且疗效好的出奇,一剂药喝下去1/3的人,病就差不多好了一大半了。

张仲景所书《伤寒杂病论》,历经战乱,现存世已更名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广为流传,为医家圣典。

目前,中国人因为新型的武汉病毒扩散事件非常恐慌,还不仅是中国大陆,把全球多个国家都给吓住了,纷纷从中国大陆撤侨。西医因为没有疫苗,还没办法应对,得了病就得自己扛着,生死由命了。

因为现在的中国人都被共产邪党洗脑了,忘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也跟着没招了。实际上连疫苗疗法都是源自于中国文化,我们国家上千年前就在用[1]。(注[1]:剑桥大学出版社《中国科学与文明》一书的第6卷,生物学与生物技术,第6部分,医学)

像这样的瘟疫在历史上发生过多例,中国外国都很多次。读过《伤寒论》的都知道,医圣张仲景就是因为瘟疫写的这本著作。东汉末年,张家因为瘟疫死了2/3的人。

简单地说一下,人的身体在受到外邪入侵时,有六个阶段的防御,分成太阳、少阳、阳明、太阴、少阴、厥阴这么六个阶段。在太阳阶段每七天为一个时间段,过了这七天才会传经,进入下一个阶段的系统。

和现在的武汉瘟疫相关的最好的治疗就是把病邪排出体外。你戴着口罩不能保证不感染病毒,但是就是进入体内也可以把它排出去,不是没办法。在这一点上中医比西医高明得多。

西医要针对某种病毒才能开发疫苗,但古老的中医疗法是针对所有的瘟疫、所有的外邪来处方治疗的。无论是武汉瘟疫还是SARS,我们也不必分辨到底这个是病毒还是细菌,到底是共产邪党开发的生物武器泄露,还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吃出来的,一样辨证论治。因为是个急性病,也不必谈病邪深入体内怎么办了,最好是第一步就把它排出体外去。

现在说具体的治疗。当最初感染时,病邪是在太阳阶段,这时用桂枝汤或是麻黄汤(从武汉肺炎的症状看,是桂枝汤症,不是麻黄汤)就可以,而且疗效好的出奇,一剂药喝下去。1/3的人,病就差不多好了一大半了。

当病邪再深入的时候,可以用小柴胡汤,把病邪排到太阳系统,再用桂枝汤把病毒排出去,同样是马上见效。把治疗简单化,可以用柴胡桂枝汤,太阳少阳一并清理,一下子把病毒排出去就是了,给自己赢得时间。

因为传经要七天的时间,实际操作时可以每三天服柴胡桂枝汤一剂,用过之后出了汗的衣物等要洗干净,把从体内排出来的病毒洗掉,居住的环境也要消毒好,以免再次感染。这样可以一直持续到瘟疫结束时,就不用再服了。要是什么时候又有了类似感冒的症状,赶紧再来一剂柴胡桂枝汤,要等到所谓的感冒完全好了再停服。

柴胡桂枝汤处方:

柴胡12克桂枝6克黄芩6克人参6克炙甘草6克半夏6克芍药6克大枣6枚劈开生姜6克切碎

顺便说一下,只要不是身体健康状况非常糟糕的,没有症状服用柴胡桂枝汤也没关系,所以这个处方可以用来防疫以及初期治疗,但是等到肺炎发作的时候就不对症了。

希望我提供的这些信息能够帮助同修们去帮助面对瘟疫的人们。

注释:[1]Needham, Joseph.(2000). 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 Volume6, Biology and Biological Technology, Part6, Medicin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154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