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祝春亭:极权为什么产生于20世纪

作者:

20世纪最大的人道灾难,全来自极权。如纳粹德国,列斯时代的苏联……以至后来的红色高棉和当今的北朝等。

为什么极权制度会产生于20世纪?以前社会虽有暴政,但是持续时间不会长,规模不会这么大,它们的组织性系统性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漏洞和缺陷,无法形成极其严密严厉的极权。

以前的极端独裁者不是不想建立无比强悍的铁血、铁拳、铁幕统治,但只有20世纪才能满足产生极权的条件。

一、新邪教与传统的“政教合一”相结合

20世纪前,政教合一的国家有好些,但都没有发展为极权。关键是这些教不是邪教,如曾经统治欧洲天主教罗马教廷(今日仅梵帝冈保留这种体制);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国家(今日伊朗仍保留这种政体)。

(笔者注:伊斯兰教主流是向善、友爱、要求和平的宗教,我们不可把奉行恐怖主义的基地组织与主流伊斯兰教混淆,广大伊斯兰教教徒是反对恐怖主义的。)

近代欧洲的宗教改革,既结出善果——在西欧,经历改革的天主教成为新教(俗称基督教),新教孕育了民主。然而,宗教改革也带来信仰危机,上帝死了,谁来做救世主?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彰显出人类智慧的力量,传统价值观念受到有力的挑战,各种思潮应运而生——其中就包括社会主义。历史已经证明,越是愚蠢落后,或者越是动荡焦灼的社会,社会主义思潮越具煸动性和诱惑力。

纳粹德国奉行的教义是法西斯(极端集体主义)加社会主义民族主义。俗称“法西斯”或“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教义:国家是绝对物,所有个人和集团都是相对的,国家是个人真正的理性和自由意志的体现,个人必须绝对服从国家。

列宁斯大林奉行马克思教——一种弘扬暴力革命,强化阶级斗争的教义。马克思教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信中老年读者不会陌生。

二、政党制度的怪胎:“一党专政”与“党国合一”

政党是议会斗争的产物,现代意义的政党出现在19世纪的英国。20世纪初,欧洲部分王国逐步走向民主,全球还有不少王国掀起了争取民主运动——这必然导致前所未有的政党热。

有鲜明政治纲领的政党具有以前社团所不具备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它们或通过选举成为轮流执政的主要政党,或通过暴力革命实现执政目标。

大凡新创建的政党,无论它们今后朝民主或专制中的哪个方向发展,其政党纲领都含有民主的内容。社会主义工人党党魁希特勒靠民主选举上台,上台后翻脸推行一党专政。列宁搞的是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后,也有标榜为最民主的选举制——其实傻瓜都知道,列宁和斯大林,只要他们还活着,就永远是国家元首。

列宁直接阐明他领导的政权是不需要经过选举的,他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科学术语,它指明了起领导作用的阶级,以及称为专政的一种特殊形式的国家权力,亦即不是建立在法律或选举之上,而是直接建立在全体居民中某一特殊阶层的武装力量上的权力。”

党政合一的国家,党的领袖就是国家领袖,党就是国,并且凌驾于国家权力机关之上。地方亦是如此,第一书记大于其他行政首长。完备的极权严密到不留死角,将权力渗透到最基层。这是以前专制皇权所不及的,像清王朝,最基层的权力机构是县衙,乡村实行自治。

一党专政没有反对党,严格地说,连同盟党也没有。极权实施的党禁,不仅仅限于不许创建或保留其他政党,连很小规模不涉及政治的社团也严加控制。极权一党独大,社会不存在任何能与其抗衡的民间力量。

三、军队绝对服从党,效忠党

极权没有反对党,军队(含警察)服从党就是服从执政党。如纳粹德国的党卫军、冲锋队、盖世太保。作为国家武装力量的集团军,希特勒主要通过效忠与渗透的方式控制。

希特勒检阅党卫军。

典型极权的军队,就是完全意义的党卫军。党在军队设置系统化的党组织,班长以上的军官一律是党员。列宁最早提出党指挥军队的概念,这个概念在各个极权国家普遍推广,差异仅仅是叫法不同。而民主国家的军队不隶属任何党派,禁止党派渗入军队,其军队是作为国家武装力量而存在的。

慈父般的领袖金日成啊,人民军队永远忠于您!

四、集约化经济有利于权力控制经济

分散的小农经济,权力难于直接控制,只能通过赋税享受权力占有的利润。而集约化经济,为权力直接参与和控制创造了条件。

希特勒奉行的国家社会主义,提倡社会化生产的以国家为主体的生产分配调控,保留私有制,政府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对生产资料及生产进行有力的控制。应该说,纳粹德国的经济在较短时期内是十分成功的,国民享受到国家主导并控制经济带来的好处。

苏联实行的是公有制,其本质是国有、党有。其实最关键的还不是所有权,而是支配权,少数人掌握劳动果实的支配权,结果成为最不公平的私有。尽管前苏联以军工为核心的重工业取得骄人的成绩,但民生经济滞后,历史上发生过数次大规模饥荒。

工业本身就是集约化的产物,农业如何集约化?极权国家无一例外强制性推行集体化,权力全面掌控农村的人、财、物。最典型的是红柬的集中营(美名曰共产主义劳动营),连家庭都消失了。国民连做家长的权利都没有,每一顿饭都是权力分配下的共餐制。

前苏联宣传画。发工资的日子。右图为带着幸福微笑的苏联工人;左图为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领到可怜兮兮的工钱而愁眉苦脸,后面躺沙发上的资本家的座位下是成袋的黄金。

我们向前推移,部分皇权国家有“一切为我皇所有”的象征性概念,如中国皇帝拥有剥夺一个人或一群人财产的权力,但不可能剥夺天下所有人的财产。而极权就能没收所以私有财产实施公有。

我们再向后移,极权有所松动的“后极权时代”,虽然经历经济改良,只要极权的根本体制不变,权力就能在经济领域牟取最大利益。

极权经济,可以控制社会每一个成员的生存(离开它饭都没吃);后极权经济,可以控制社会每一个成员的生存质量。

宣传画:在英明领袖斯大林的领导下实现农业机械化。斯大林身后是幸福的农民——其实,前苏联受损最大,最苦的是农民。

五、高度垄断新闻,控制国民的思想

20世纪前的新闻,既不是事业,也未形成产业。19世纪末电动印刷机的发明运用,催生出现代意义的报业。20世纪初广播的发明运用,使新闻业更加庞大。

越是产业化集约化的东西,权力越容易控制。如古代,新闻传播有口传、笔传、印刷品传播等形式,越分散化,官方越难控制。

苏式极权,实行报禁——把新闻业完全控制在官方手中;纳粹德国推行严厉的新闻检查制度,虽然有民间报纸,但不跟官方保持一致,后果是很悲惨的。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句经典名言: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

这幅纳粹宣传画的意义:爱党爱领袖,要从娃娃抓起。

前苏联宣传画:斯大林爷爷,我们少先队员无限热爱您!

只有口径一致的宣传,才能使谎言成为真理。因此,凡是极权,都非常重视宣传;都搞个人崇拜,把领袖捧成救星般的神。

极权通过教育、新闻、文化等一切手段,宣传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种制度,将其吹捧得尽善尽美。最终目的是控制每个国民的思想——这是以前任何形式的专制所做不到的。如中国古代,官方钦定的儒家思想,只向读书人灌输。不会组织全民学习儒家思想和领会贯彻皇帝诏书。

极权宣传是典型的愚民教育、奴化教育。

六、热兵器是极权各要素是否成立的根本保障

20世纪进入热兵器时代,热兵器与传统的刀剑等冷兵器相比,威力极其悬殊。其实,各类性质的政权,都有一支掌握热兵器的军警。但是,如果不是这几大要素构成的极权,即使是一党专制或皇权专制,作恶也会受到相当程度的制约。如亚洲尚未实施君主立宪的王国和尚未实现民主之前的韩国等。

极权之下,国内没有任何起制衡作用的反对党与民间势力,极权掌控了国民的一切,包括大脑和饭碗。这支一党所有的军警,完全可按照党的意志彰显铁拳的威力。如前苏联,引发那么大规模的饥荒,政府不但不救济,反而变本加厉武装征夺农民的口粮。政府丝毫不必担心农民暴动,因为任何反抗在专政的铁拳面前都不堪一击。而在冷兵器时代,一旦发生饥荒,皇帝会立即下诏赈灾,否则饥民会揭竿而起,民间持有的生产工具并不比官家的兵器逊色多少。

1932年,人为制造乌克兰大饥荒。乌克兰饿殍千里,冬天冻土太硬,布祖卢克郊外堆积如山的尸体只有等开春再掩埋。

极权的军警主要不是保护国民的权益,而是主要保护极权的权益。二者的权益倘若完全对立,极权军警则完全站在极权者一方。

苏联红军忠于党的领袖

结语:极权是人类历史上组织最严密、权力最集中、思想最统一、步调最一致、反应最迅速、行动最有力的政权,它一旦要作恶,任何政权形式都无法与其比肩。

(注:本文参考苏中杰老师的部分观点,特向苏老师致谢!)

全球公认20世纪三大人道灾难:一是纳粹屠杀犹太人;二是前苏联列斯时代反人类;三是某国某领袖……图为美军解放慕尼黑达豪集中营后,清理出被纳粹杀害的囚犯尸体。

1919年,在列宁同志的指挥下,英勇善战的红军所向披靡。图为红军在塔林市留下的部分战果。死者为旧官吏、军人,以及效忠沙皇的人们。

1937至1939年大清洗,斯大林连政治犯的小孩也不放过。

红色高棉政治存在仅三年多,约200万国民因屠杀、饥饿、疾病等原因死亡,红色高棉垮台后,全国共清理出150万具集中埋葬(万人坑)的残骸。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