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奇文:知青检讨书

作者:

敬爱的公社洪书记及其他领导:

昨天洪书记您找我去公社,在办公室教育了我,我才感到问题的严重,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像我这个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才半年的知识青年为什么一下子偏离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滑到了封、资、修的边缘,险些成为他们的孝子贤孙!我感到非常痛心,在领导及贫下中农的帮助下,我将自己几个月里犯下的错误毫无保留地坦白如下:

一、贪图享受,不愿彻底革命。我出身在地主家庭,爸爸妈妈虽然参加了革命工作,但他们还做不到彻底无产阶级革命化: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用香水、蝶霜,睡觉也穿内衣内裤等。从小我就受到他们的反动影响。下队的第一个月,我在大队小学当代课教师,中午休息时,大队贫协主席找我,他发觉我穿了一身运动服,马上就批评我,说:“穿这么好的衣裤在床上磨,好可惜哟!这是浪费!毛主席教导我们,节约闹革命。这不是我们贫下中农的革命本色,这是地主、资产阶级作风。”

二、十分怕脏,撒肥后洗手几次。下队第二个月,队上在稻田里撒肥料,为了贯彻上级指示,学习外地先进经验,让禾苗迅速吸收肥料,用手将人粪、猪牛粪等直接注入禾苗蔸下,干了半天后,队上统一开中饭。贫下中农们只是在稻田马马虎虎洗一下手,马上冲上田塍端着碗就吃。我呢,在田里洗了手后还嫌没洗干净,再跑到挨田的圳里洗,最后一个吃饭。当时我还笑了几个人说他们手上屎没洗干净就吃东西,太不卫生了。现在想来,其实最卫生的是他们,最不卫生的是我。上山下乡了跟贫下中农战天斗地了还离心离德,这不是天大的不卫生吗?这还说得上是一颗红心永向党吗?还是洪书记教导我的话对:手臭了,离资产阶级思想远了,思想香了;手香了,离无产阶级思想远了,思想臭了。我们贫下中农只要臭不要香,才能让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高飘扬,永远飘扬。香,是地主资产阶级的,滚他娘的蛋!

三、喜出风头,嘲笑贫下中农不识字。大队书记的父亲死了。大队民兵营长主持开追悼会,他把“鸣炮”念成“呜炮”,把“全体肃立”念成“全体萧立”。第二天,我碰上他,就叫他“呜营长”,他愣了一下,我又喊他“萧营长”。这是当面取笑、丑化革命领导干部了,从思想高度分析,这几乎是搞阶级报复,想翻天了!这是大队书记的结论。我认为也对。我还在本大队、外大队甚至其他公社扩散民兵营长的笑话,我这是乱说,犯了自由主义了。把自己置于贫下中农的对立面,放松了思想改造。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是打击贫农,便是打击革命。我取笑民兵营长,真是胆大包天了。在这里我向他赔罪又赔罪,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叫他绰号。

以上我交代的错误,洪书记说:“触目惊心,反面教材。”我只有彻底认识改正,才能当好毛泽东时代的知识青年,无愧于无产阶级革命小将的光荣称号。

为此,我坚决保证做到:冲破一切旧思想的束缚,一辈子真心实意与工农相结合,在三大革命中贡献力量,用革命的理想和意志,筑起防修反修的铁壁铜墙,用青春的热情和汗水,浇灌大寨红花遍地开放。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大风大浪中茁壮成长,在革命熔炉里百炼成钢。

请看我的行动吧。

检讨人:胡小飞

1969年2月15日

资料提供者:胡开雪,教师,现居湖南省新宁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