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全球经济正走向“新常态2.0” 企业倒闭潮恐刚开始

据Main Street America估计,若这场危机继续下去,且政府未提供足够帮助,未来两个月美国将可能有约350家小企业倒闭,未来5个月恐急增至750万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现为哈佛大学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预计:“很多企业都将回不来。我们将会看到破产律师从许多行业得到一大堆工作。”

综合外媒报道,在中共病毒疫情过后,美国经济将会很大程度看起来像是2008至2009年金融海啸后的艰难复苏局面,而在某些方面恐将更凶险。所谓“一叶知秋”,全球的大方向也是如此,今次经济留下的“伤痕”,难以短期内完全复原。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现为罗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坦言,在走出疫情之后,“我们的经济将会失去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将会伤痕累累,复苏将会缓慢。”

事实上,市场预期疫情后美国经济将出现初期反弹,但过后增长将会平淡得让人失望,且至少有一阵子的通胀将降至比过去更低的危险水平,失业率升高到令人担忧。政府债务和联储局的资产负债表都将变得更为庞大,利率将持续维持在低水平。

【经济长期“防守”不利增长】

这个“新常态2.0”将会是一种需求萎缩、生产力微弱,长期处于防守的经济状态;至于消费者和企业将从这场危机中小心谨慎地走出来,并致力防范下一场危机。

出于对个人健康和财务能力的忧虑,美国家庭将会增加储蓄、减少消费;而企业将会在重新部署供应链,包括将制造业迁回美国,导致效率性降低,亦影响全球化,其旨在抵抗冲击,而非降低成本。同时,政府干涉经济的程度将更大,并对医疗设备和其他被视为必要的产品的国内供应提供补贴。

此外,贫富悬殊问题将会恶化。为应对疫情,联储局释放流动性大规模救市,令投资者受益于股市回升,但另一边厢低收入服务业员工却苦苦挣扎,考虑是否要领取失业津贴。今年4月失业人数达到破纪录的2,050万人,失业率飙增两倍至14.7%,为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

【就业复苏难“V”弹】

分析普遍预期,失业率要回到疫情前的水平需要一段较长时间。其中,Northern Trust经济学家估计,明年底的美国失业率是6.5%,仍低于今年2月的3.5%。

事实上,美国经济恢复得愈缓慢,危险就愈大。愈多企业将会永久性的缩小规模或倒闭,且愈多的美国人将会脱离劳动力行列,使经济失去活力。这是联储局主席鲍尔特别担心的一点。

他在5月13日的一场演讲中表示:“复苏可能会需花些时间才能凝聚动能,但时间流逝可能让流动性问题转变成偿付能力问题。”

【企业倒闭潮恐刚开始】

据Main Street America估计,若这场危机继续下去,且政府未提供足够帮助,未来两个月美国将可能有约350家小企业倒闭,未来5个月恐急增至750万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现为哈佛大学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预计:“很多企业都将回不来。我们将会看到破产律师从许多行业得到一大堆工作。”

【深化“长期滞胀”甚至堕入通缩】

即使是在疫情之前,美国和其他工业国可能都早已陷入在所谓的“长期滞胀”(Secular Stagnation)状态,意指“经济增长低迷(美国前一段扩张期的平均增长率只有每年2.3%),通胀和利率也萎靡不振,社会上的储蓄太多但投资太少”。

如今的疫情将会使事态变得更糟糕,这不只是对被传染的恐惧可能会让消费者减少进出百货公司和餐厅,并减少参加体育活动,人们对失业的焦虑和存款的减少,也可能会促使他们缩衣节食。

据Conference Board的每月调查显示,计划在未来6个月出游度假的民众比率,4月下滑到了历史低位;计划买新车的民众比率则下滑至近10年低位。斯蒂格利茨说:“人们因为紧张,所以才会选择存钱。”

这将会抑制经济增长和让通胀维持在低位至少一段时间,虽然政府推出数万亿美元的财政和货币支持措施,但债券市场投资者依然押注谷不起通胀,料未来5年通胀只有0.75%,相较于去年的1.7%,是濒临“通缩”,即“贱物斗穷人”时代恐来临。

【民众增储蓄联储难加息】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Oliver Blanchard表示,过度储蓄将会使利率“非常长期”维持在“非常低”,政府债务的暴增也可能会让联储局较难考虑加息。

美国政府试图对抗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国会预算办公室预估今年度的联邦预算赤字将会翻增逾两倍至3.7万亿美元(约28万亿港元)。

除了将利率降至实质为“零”之外,联储局也透过在次级市场大举买入国库券,为政府压抑融资成本,令当局的资产负债表今年已扩大2.5万亿美元,且未见顶。

【企业恐被开刀前景更差】

不仅如此,据报,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行政总裁芬克(Larry Fink)曾向客户指出,为了帮助政府填补预算缺口,企业税最终将会必须大幅调升,这将伤害企业盈利和信心,并可能抑制经济增长。

面对看不见的未来,企业将可能采取谨慎态度。据彭博行业研究策略师表示,至少已有55家标普500企业表示,将缩减资本支出计划。

为了保护员工免于染疫,企业预期将会重新分配员工的工作场所,并花费更多金钱在安全上。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前主任Holtz-Eakin将现在这种状况与当年“911事件”后的情况相提并论,当时的恐袭也让美国大举花钱加强反恐,拖累了经济扩张。

【特朗普“名正言顺”搞“美国优先”】

利用这场疫情宣扬其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总统特朗普,将额外补贴那些将生产线搬回美国的企业,预示着全球供应链必然转变,他也利用这场危机,让其暂时限制移民的措施“名正言顺”地推行。

著名经济学家、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目前未来前景已有许多值得担心的原因。他担心生产力微弱、债务高筑,和政府对“僵尸企业”的支持,将会导致经济增长减慢和社会不平等扩大。美国经济可能无法如外界期待出现V形复苏,更可能的是出现W形复苏。

埃利安认为,疫情已造成“几代人以来遭受的最大打击”,重启经济将是艰巨的战斗,在疫苗真正可用之前,人们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相信身边的人都是健康的。因此,疫情已动摇了消费者的信心,大众要适应社交距离的新常态还需一段时间。

【苦了年轻人】

事实上,全球也在走向“新常态2.0”,世界经济论坛(WEF)周二(19日)发布报告指出,风险经理人预期疫情将导致全球经济长期下滑。

世界经济论坛对347位风险专业人士进行调查,其中2/3的人认为,经济下滑是未来1年半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自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因封锁经济而带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并引发大规模的货币与财政应对政策。

报告认为,由此产生的累积债务,可能会造成政府与企业长达数年的负担。此外,消费减少及生产与竞争格局的改变,也可能打击企业,并造成新兴经济体陷入更深的危机。有半数风险经理人预期,会有破产及行业并合、产业未能复苏,以及高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的失业率。

【“气候”问题已次之】

世界经济论坛常务董事Saadia Zahidi说:“这场危机摧毁了人们的生活和生计,造成了有深远影响的经济危机,并暴露出过去的不足之处。面对危机,领导者必须相互合作,并与社会各阶层合作,应对新出现的已知风险,并增强抵御能力。”

值得留意的是,今年1月份进行类似风险调查时,“气候”相关的问题是主要关注议题,可惜如今已转为疫情,足见今次“全球危机”之巨实属史无前例。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