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生态 > 正文

绿色情报员:中国江河“被喂药” 吞下未知疫劫

中共病毒掀起全球药荒,中国掌握全球抗生素的主要命脉,最近却也慌了起来,着急不是因为短缺,而是长江“吞下”过量的抗生素。

“药命”的长江水污染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涵养超过4成人口和丰富生态。根据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近期调查发现,长江抗生素平均浓度为156纳克/升,远高于欧美国家,长江下游抗生素排放量高居全国前三位。不只长江,过去中国科学院也曾公布“中国河流抗生素污染地图”,平均浓度为303纳克/升,从北到南主要河川都陷入抗生素污染的泥沼,滔滔河水有如“药汤”。

中国是全球第一大抗生素生产国和消耗国,每年抗生素总使用量约在15万吨至20万吨之间,中国专家用数字打比方,“中国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五分之一,抗生素消耗量却占世界的将近一半。”抗生素惹出的危机风暴,三不五时翻出汹涌波澜。

谁在“喂”长江吃药?“医药和养殖畜牧是可能的主要来源。”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科学研究所教授陈家扬分析,他曾经调查台湾河川的药物污染,“长江流域人口密度高,抗生素使用量相对较多,以废水(污水)流行病学来看,要判定是否滥用抗生素,可在民生污水处理厂或医院废水处理厂的近流水采样,再回推病床数或人口数,若抗生素浓度高于标准值,即可反映出滥用状况。”

畜产大国河川狂吞药

中国畜牧业的高密度饲养模式,抗生素使用量大增,也种下疫病危机。

“事实上,抗生素滥用是全球性问题,开发中国家特别严重。”台湾大学兽医学院荣誉教授赖秀穗指出,“中国的抗生素污染格外严重,因为中国的畜产养殖量体大,生猪有4亿8千多万头,鸡只高达100多亿,加上密集养殖、温热带潮湿气候,导致细菌和病原菌丛生,所以养殖场会投放抗菌剂、抗生素。”

中国也是全球畜产业使用抗生素最多的国家,长江污染只是冰山一角。赖秀穗认为,长江的抗生素浓度居高不下,一方面是政府没做好管控,另一方面养殖、畜牧业者没有遵照规范来使用,甚至违规排放废水至河川,而中国的养殖版图遍布全国,广东福建等养殖大省河川也面临抗生素污染难题。

套句俗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长江被下药,居民难以置身事外。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最近的研究发现,长江三角洲地区有超过4成孕妇的尿液样本验出抗生素,儿童更逼近8成,相较2015年研究显示,近6成儿童验出抗生素,风险数字不断攀升。

“这数据相当令我惊讶,显示抗生素使用是很普遍的现象。”陈家扬解读两次研究结果,“数字增加有两个可能性,第一是抗生素使用量更多,另外由于分析技术日益进步且更为灵敏,因此验出更多阳性样本。”

吃肉吃蛋等于嗑药

长江三角洲的儿童尿液样本验出多种抗生素,抗药性细菌危机四伏。

长江三角洲的居民研究还检出临床禁用的抗生素和兽用抗生素,“恩诺沙星(Enrofloxacin)、泰乐菌素(Tylosin)两种都是动物专用抗生素,来自食物中肉类、奶类和蛋品的可能性较高,这也可以看出中国畜牧场滥用抗生素相当严重。”赖秀穗提出合理怀疑,“当业者没有遵照使用剂量、添加和停药时间,造成高残留量,吃肉吃蛋就如同在吃抗生素。”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