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范畴:香港国安法 北京跨过奈何桥

作者:

中共的立法花瓶“人大”(人民代表大会)将对香港实施国安法。跨出了这一步,等于已经向世界各国宣告了一条分界线:你要站在线的这一边,还是那一边?

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国际契约,其中载明香港受基本法管辖,自1997年开始50年不变。此后香港的所有国际地位,包括以独立关贸实体参与WTO,美国在“香港关系法”下所提供的特殊地位,都基于这份国际契约。而之前的占中运动和去年的反送中运动,都起因自北京企图强迫香港居民自动放弃基本法的核心权利。

在导致葬送数千港人性命后,如今北京强渡关山,不惜撕毁“中英联合声明”,这样一来,英国在法理上也可以要求WTO取消香港的实体地位,美国也可以理所当然的取消对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甚至,中共跨过的这条国际红线,有朝一日也可能成为美国撕毁“美中三公报”的案例援引。

现在箭已经离弦,正如跨过了分隔阴阳两界的奈何桥,没有回头的余地了。然而,中共在踏上奈何桥之前,忘记了喝那一碗孟婆汤,因而,再度投胎转世也就不可能了。

潘朵拉盒子已打开,十八层地狱之门锁都咔嚓一声脱落;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语,抱歉用一句英文粗话来描绘接下来两周到六个月将要发生的情势:Shit is going to hit the Fan,屎团被扔向转动中的电风扇!

这,都因为香港这弹丸之地!历史会记载,香港只是积雪中的一片雪花,但却是造成雪崩的那一片;骆驼身上已经有千斤稻草,中共人大的香港版国安法是最后那一根稻草。

去年下半年,写了不下数十篇有关香港局势的分析和评论。总结出来大致如下:香港是中国经济几十年来的金鸡母,在中共党内斗争病情恶化时又扮演了中国经济体外叶克膜(ECMO)的角色。扼杀香港,等于中国自我拔管,只有在以下三种情况下,中共才会不给香港留下任何余地:1)党内派系斗争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必须在香港地盘上决一雌雄;2)世界政经大局、国内社经压力,真正的威胁到一党专政,党内派系情急达到共识,以香港为人质,绑架世界经济,胁迫各国选边站;3)与美国进入摊牌状态,以香港为战场比赛谁先眨眼,看美国敢不敢冒着经济被“揽炒”而对中共打出七伤拳。

正常情况下,中共没有和美国拼搏的实力。但当下在来路不明、爆发自武汉的全球肺炎疫情下,正是一个靠“比烂不比好”战略脱身的难逢时机,这正是中共某头领所说的名言:我们中国人民吃三年草都能活,你们美国人能吗?西方人能吗?

去年年底才由参众两院两党全票通过、总统立即签字生效的“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的美国,会先眨眼吗?我想是不可能的。

疫情重创下的世界各国,会选择站在中共这一边吗?我想多数国家还不想选边,但是,香港这片雪花、这根稻草,已经被北京用来作画线工具了,各国不选边恐怕不行了。

中共会先眨眼吗?我的看法是,现在眨眼也已经来不及了。北京只能双眼睁大一直瞪到底,看看全球经济现实下有多少国家敢于被揽炒?全球疫情有没有第二波?香港人在疫情下还有没有力气争取双普选?

港人抗争若再起,习班子在港版国安法下必然出重手,而美国也必然随着“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行事。香港的物流、金流、人流势必萎缩至中国 大陆水平,金融服务业和美元资产外逃的结果,就是与美元挂钩的港币落入美元外汇存底不足的窘境,因此,北京放弃港币乃成为大概率事件。倘若事态演变到美国祭出制裁中国的美元流动性这地步,中共政权就只剩下法西斯化这条路了。

港版国安法对台湾的冲击祸福参半。台湾金融界与香港相关的资产曝险额,去年金管会的统计数字是一兆两千亿台币左右,而民间企业、大叔大妈在香港的曝险总额,就只有天知道了。有人期待香港的金融业务会一部份转移到台湾,这有点痴心,以台湾金融法规的僵硬和国际业务人才的缺乏,金流即使过来也不过是把台湾当临时停车场,台湾若不加速提升金融环境,也就只能收点停车费罢了。

倒是香港的大量人才,可以帮助台湾的国际化。过去半年间我反覆呼吁的“香港人才沙盒专案”,新任政府应该下功夫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