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北京新一轮疫情病毒源头的五大疑问

作者:
令人不解的是,在官方采集的40件环境阳性样本中,被公布的为何只有三文鱼的案板?莫非其它39件样本中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者,只公布三文鱼的案板这一样本,是有意要把公众对病毒源头的注意力引向国外?

6月12日,北京新发地牛羊肉批发市场已关闭。(知情人提供)

在已经五十多天没有新病例的“大好形势”下,北京疫情突然反扑。

6月11日,北京当局宣布确诊了近两个月来的首个本地病例;6月12日,再增6例确诊;6月13日,新增36例。直至6月17日下午,全市确诊病例增至138例。

面对来势汹汹的这波疫情,有一点是大家都在关注的,那就是病毒源头究竟来自哪里?

我梳理了一下这几天的信息,发现围绕着这个问题存在着五大疑问。

1.病毒来自进口三文鱼

北京爆发新一轮疫情后,首先躺枪的是三文鱼。

6月11日,北京报告了近两个月来的首个本地病例。当晚,当局连夜下架了所有三文鱼产品,展开食品安全大检查。

6月12日晚,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和市长陈吉宁在该市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紧急会议上确认,进口海鲜中带新冠状病毒,毒株与国内毒株不同,与海外流行病毒相同。并宣布立即停止进口海外海鲜和牛、羊肉等。这明摆着就是要让三文鱼来当这波疫情的背锅侠。

6月13日凌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中共病毒(新冠个状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如此一来,三文鱼自然成了最大的“嫌疑犯”和“罪魁祸首”。

大陆媒体财新网引述多位病毒学家的介绍表示,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三文鱼可以感染并传播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该病毒通过食物污染进行传播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是,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摊位直接相关的九名新发地人员,核酸检测全部阴性;与货源相关、专门做海鲜的京深海鲜市场及货物上家,第一批186名人员,核酸检测也全部阴性;京深海鲜市场,283个环境采样,核酸检测全部阴性。

2.病毒来自欧美国家?

新任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称,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显示,毒株源于欧洲,可能来自欧洲国家,也可能来自美洲国家。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也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北京之前已经五十多天没有新增病例了,这次肯定是输入性的。”“通过冷链传播进来的可能性最大,欧美很多屠宰场都爆发了新冠状疫情,如果真的经由冷链传播,并不是新鲜事。

还有中共官员甩锅说,我们的新冠防疫,在“防人”方面已经能做到滴水不漏,但是忽略了对进口海产品和肉类的防范和检测。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为了严防输入型病例,一直严格地控制着入境航班和人数,而且对入境人员采取了极其严格的隔离和防范措施。但是,百密还有一疏,我们一直没有对进口的海产品、肉类和水果等食品进行新冠状病毒的检测。给无孔不入和狡猾的病毒以可趁之机,让三文鱼成了漏网之鱼。

御用专家和主子们的暗示下,五毛小粉红们心领神会,在社交媒体上争相造谣,将北京这轮疫情的病毒源头拚命栽赃给欧美。

其实,用脑子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如果病毒真是通过进口海鲜、肉类和其它食品传进中国的,同样从欧美进口海鲜、肉类和水果等食品的其它国家怎么没发生类似情况?

全球三文鱼养殖产量每年220万吨。最重要的市场是欧洲(100万吨左右)和美国(40万吨左右)。中国一年进口不到10万吨,年消费量不到全球产量的5%。为何独独只有进口到中国的三文鱼发现了新冠状病毒?难道它对中国情有独钟?

3.病毒来自湖北

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张月琳被免职后,有内部员工在社交媒体披露,就是张个人及领导层假积极,“鼓动进鄂货源,以救湖北”,“而整个冷链物流公司的进出近千车队疏于监管,成为除人员流动外的另外一个被漏掉的传染渠道”。

他批评新发地的董事长张玉玺,“为了推脱,还对外散布是三文鱼的切板上发现病毒,故意不提:冷藏车、冷库、叉车上也是有传染病毒的事情,给人误导了是鱼带毒。”

既然新发地市场曾积极从湖北进货,那么有没有可能是来自湖北的某种或某些染有病毒的商品把病毒带进了北京?或者是去湖北运货的司机,或车上的冷柜等染上了病毒,然后把它带进了北京?我觉的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4.病毒来自中共两会代表?

有网民推测:北京此波疫情爆发,系外省的中共两会代表传入。5月底闭幕前已经发现,但为了不让一尊背锅(因为是他执意要开两会的),一直瞒了十多天,现在终于压不住了,否则北京就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所以公布了局部数据。

关于这波北京疫情是何时开始的问题,吴尊友6月15日晚在接受央视《新闻1+1》专访时表示,现在还不是很确定,不过,“从目前发现的病例来看,他们暴露的时间、出现感染的时间最早应该在5月底前后。”如果是这样的话,按病毒至少2周的潜伏期来推算,新一轮疫情完全有可能在5月底“两会”闭幕前已经出现。

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官方专家已承认中国有大量无症状感染者,“病毒在其体内存在时间超过三周,具有传染的可能性”。尽管来京参加中共两会的外省代表、委员都经过了严格的核酸检测,但百密难免一疏。是不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就是个别漏网的染有病毒的代表、委员,悄悄把病毒带给了在京的与会者?我觉的这种无法完全排除,当然也难以确认。官方专家们也不会这样去回溯,他们把政治维稳视为大于一切,因为一旦去查,就必然会质疑到中共高层要开两会的决定。

5.为何只公布三文鱼的案板?

6月13日上午,北京疫情防控第114场例行新闻发布会称,6月12日,市、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组织专业人员,在全市开展了农贸批发市场、大型超市等排查,共采集海鲜、肉类等食品及外环境涂抹标本5424份,完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新发地市场发现40件环境阳性样本。

但令人不解的是,在官方采集的40件环境阳性样本中,被公布的为何只有三文鱼的案板?莫非其它39件样本中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者,只公布三文鱼的案板这一样本,是有意要把公众对病毒源头的注意力引向国外?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