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三峡溃坝文章微博热传 聂圣哲贺卫方都在讨论 专家提醒还有更严重的

图为三峡大坝

中国南方从6月开始持续降下大到暴雨,导致出现洪水、泥石流等多种灾害。据水利部发布的气象水文预报显示,在6月20日至25日,中国江南大部,华南北部,西南东部等地将出现一次强降雨过程。此前三波强降雨加上三峡上游出现泥石流,让去年三峡大坝严重变形以及溃坝后果的消息甚嚣尘上,就连中国著名教育家聂圣哲与法学教授贺卫方都在微信群组里进行讨论。此轮将经历最强降雨的重庆会否为三峡带来进一步冲击也成为坊间追问的话题。

据中国气象台21日报导,未来一周,强降雨会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至贵州、重庆一带。重庆、贵州、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和江苏等7省市强降雨频繁,需加强防范次生灾害。报导还称,这一轮降雨将持续6天。

从20日开始长江中下游地区雨势强劲。监测显示,贵州北部、重庆北部和东部、湖北北部和西部、安徽中部和东南部、浙江中北部、上海南部及广西南部、云南南部等地20日出现大到暴雨,重庆黔江和彭水等局部地区大暴雨。

微博热文《如果三峡大坝溃坝了有多可怕?》突破10万引人联想

南方持续暴雨,上周有148条河流水位超过警戒线。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本月中旬表示,中国防洪工程能够防御49年以来的最大洪水,但超标洪水有可能超出现有的防御能力,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令去年就被质疑出现严重变形的三峡大坝防洪能力质疑再起,一时间中国的新浪微博以及微信群组相关讨论激增,微博更热传题为《如果三峡大坝溃坝了有多可怕?》的文章,短时间内阅读量突破10万,引发了不少网民的联想,但该文章目前在微博已经下线。

文章说,三峡大坝若全溃时,百余亿立方米库水短时间内下泄,坝址至沙市间沿岸,受洪水波直接冲击,灾害损失严重。葛洲坝水利枢纽将严重受损,宜昌市在铁路线以下地区受淹,枝城、上下百里洲和荆江分洪区以西洲滩围垸将溃堤受淹。溃坝洪峰的最大流量将达到100—237万立方米/秒,下泄洪峰将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到达葛洲坝水利枢纽,届时洪峰仍将达到31万立方米/秒,洪水损坏葛洲坝大坝后进入宜昌市区,洪水在宜昌城内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时65公里,溃坝4—5小时后,宜昌城的水位将高达海拔64—71米。

文章称,这样的速度和流量葛洲坝水利枢纽根本防不住。宜昌市地面的平均高程不到海拔50米,当宜昌市洪水位高达海拔64—71米时,宜昌城已在水下20米处。在三峡大坝发生溃坝后,宜昌市的居民几乎没有机会逃生,因为在溃坝后的半个小时,洪峰已经就到达宜昌市。仅宜昌一市的人员损失将高达50万。

文章说,三峡溃坝后,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汉平原保不住,武汉也保不住,京广、京九铁路也保不住,洪水影响范围一直到南京。1986年四川省政协调查组在报告中指出,“战争一旦爆发,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大坝倘被摧毁,中下游大城市顿成泽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简单说就是比98年洪水凶猛几十倍的洪流不可阻挡的摧毁长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时内到武汉,1天内到南京。十几几十米高的洪水冲跨建筑楼房,很难想象民众能逃出生天。淹死多少人恐怕都难以统计。长江流域是中国的精华重心,水量占全国的38%,耕地占25%,粮食40%,棉花33%,淡水鱼66%,养活3。5亿人口。这个影响大家是否明白?”

该文还引用中国教育家聂圣哲及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在微信群里的讨论佐证当下三峡问题已经相当严峻。贺卫方在群组里@聂圣哲说,“兄弟,现在真是需要更多的人发声了,也许内部人士也这么想呢”。聂圣哲回复贺卫方称,“川大(原成都科大)的水电专业很强,很有经验,设计了无数水电,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现汇报如下: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微信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聂圣哲现任长江平民教育基金会主席,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四川大学苏州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上海师范大学等校兼职教授,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任学术季刊《中华艺术论丛》编委会主任、中国建筑学会木结构专业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中国化学会永久会员、美国化学会会员。

贺卫方则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被外界认为是中国敢言的学者之一,贺卫方早年经常接受外媒采访,但由于中共对言论的审查及钳制愈加严重,贺卫方近年来已鲜少接受采访。

两位中国学界重量级人物对三峡的担忧引发舆论关注。几乎同一时间,疑为中国建筑结构专家、中国建筑科学院研究员的黄小坤在微信朋友圈发帖指:“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黄小坤在消息发酵后数日才现身辟谣指:“那张朋友圈的截图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知道那位福建宁德的‘黄小坤先生’是谁,更不清楚我的个人信息为什么会被贴上去。”黄小坤还说,“我的科研工作主要和房屋建筑相关,和三峡大坝等水利水电工程没有直接关系,也没有发表过任何和三峡大坝相关的言论。”

对于大坝变形,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20日承认大坝在压力下出现了“位移”但强调“这是符合规律的正常现象”。他还说,三峡大坝“结构稳定性非常高”。

不过网民们对上述说法表示不买账,在新浪微博严格的审查制度下,仍有网民贴出中共官媒早前的报导,显示中共官方对三峡的防洪能力口径一直在变:“2003年可抵挡万年洪水,2007年可抵挡千年洪水,2008年减到可抵挡百洪水,2010年不要寄托在三峡大坝上,2019年三峡大坝已变形?谣言!今天已被专家证实三峡大坝变形了​”。

网友评论(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官媒报道三峡防洪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改变(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官媒报道三峡防洪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改变(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官媒报道三峡防洪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改变(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在海外社交媒体上,一些能够翻墙看到更多资讯的网民则建议长江中下游的民众准备“紧急包”跑路:“宜昌市的提前准备压缩到一个背包里的紧急重要物资,听见声响背包就往山上跑,能提前开车,摩托车更好,堵车就弃车狂奔,还来得及保命。别幻想高层了,流速100公里的水比风要厉害得多!”、“家里预备个救生衣,游泳圈,或者充气船是必要的”。

比变形更严重的是渗漏问题

水利专家王维洛也建议三峡附近的老百姓学会像日本人一样准备逃生包,看看日本人的逃生包是怎么准备的。他对大纪元表示:“你们家的房产证什么的,放到逃命的包里。不要洪水下来的时候,你再去找房产证放在什么地方,没时间了。其实长江中下游的人对洪水是有经验的,好多人家都是有船的,家里值钱的东西不摆在一楼,摆在二楼的。比较有经验,洪水来的时候把你老的门窗全部打开,让洪水流过去,那里就不大。如果不这样做,你家的房子可就被洪水冲垮了。”

王维洛还说,三峡工程现在大家比较注意的都是弹性、变形等问题,其实大家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渗漏。渗漏问题远远比变形要严重很多。因为溃坝都是从渗漏开始的。渗漏最严重的地方在三峡工程的船闸那里,那里是施工质量最差的、位移最大的地方。这个工程是由武警部队做的。

当时钱正英、张光斗去检查的时候,就听说了船闸施工质量很差,他们说我们是带着红牌来的。最后什么牌也没抽,因为武警惹不起。去年中国科学院专家讨论的时候,也没有提到船闸的位移问题。

三峡船闸的高偏颇是世界上最高的,位移也是最大的。三峡在施工的过程中使用的炸药量过量,炸药当量超过炸广岛原子弹当量,硬炸炸出来的。为了节省时间就用炸药炸,都省得用钻头钻了。炸得旁边的山坡体相对来说比较松动,这就很危险。在西方国家,比如德国造地铁是用隧道机钻出来的,不使用炸药。

三峡什么时候溃坝?

王维洛近日也被不断的问询三峡什么时候溃坝的问题。他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说:“有人说你告诉我三峡什么时候溃?我说对不起这不是我的责任,我可以告诉你它总是要溃的。三峡工程什么时候溃坝?那是老天决定的,那是天意。很多事情比如说地震,比如是一个大的山崩引起浪涌,它承受不了了,或者是一个孤狼,他开着船把那个船闸的门给撞了,或者是把生船机的门撞了,或者是哪一个孤狼把他的那个门给炸了……灾难永远发生在人们没有想到的地方。”

王维洛提醒,中国人都要更加珍惜生命重视安全,因为中共政府“绝对不会把你的命看得比什么再重要。这里重复一下这个中国的这个水利部部长前几天说的话。他的说话说得比较那个艺术,他说:如果出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这个洪水呢,他说我们三峡大坝是能挡住的,意思说如果出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的那个洪水那他就不保证了。大家去体会吧。”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