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外媒评论:中国经济日渐逼近“雷曼时刻”

中国政府让银行和保险商成为“牺牲品”,要求它们满足贷款需要、放弃利润、支持万亿美元资本市场的动物精神,但银行、保险公司,连同经纪商仍然问题缠身,远称不上金融体系牢固的支柱。新冠危机还进一步放大了信用风险。中国的“雷曼时刻”(即单一事件演变为系统性影响)可能随时到来。

彭博专栏作者Anjani Trivedi撰文指出,十多年前雷曼倒闭、经济严重衰退之后,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被迫缩小风险业务,惟在今次眼前的疫情危机中,它们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不过,中国并非如此。中国政府让银行和保险商成为“牺牲品”,要求它们满足贷款需要、放弃利润、支持万亿美元资本市场的动物精神,但银行、保险公司,连同经纪商仍然问题缠身,远称不上金融体系牢固的支柱。新冠危机还进一步放大了信用风险。中国的“雷曼时刻”(即单一事件演变为系统性影响)可能随时到来。

上周五(17日),监管层接管了9家问题金融机构,这些机构总资产超过1.2万亿元人民币。此事并不令人意外,保险商至少从2017年开始就已出现问题。当时的一项审查发现,它们的公司治理评分正在恶化。包括此次被接管的华夏人寿等公司出售违反规定的产品、不当披露保单持有人信息。保险业监管机构表示,决心铲除非法和不当行为。监管层还发现公司伪造资金来源的现象,以相同资产获得多笔杠杆贷款。

一年前,包商银行被接管,笔者当时写道,对手风险和偿付风险双险临门。监管层当时试图表明,这只是特例,但是最近的事件显示,问题愈发严重、范围不断扩大。未来的某个时刻,贷款和流动性的链条将遭到破坏。

中国政府这次也没有让市场为这可能性定价。荣鼎集团分析师在包商事件后写道,中国政府面临着根本性的困境。要么允许市场消化这些事件,要么继续“稳定”地生产风险更高的信贷。它们无法两者兼得。监管机构实质上承担起对手风险之后,市场信誉便会受损,而融资渠道遭受挤压,市场本已紧张不安。

话说回来,他们的确没有太多选择。由于杠杆比例高企,新冠疫情导致资产价值出现个位数的下跌,就会对企业的股权帐面价值构成重创。以华夏人寿为例,过去十年,公司通过出售大量高收益储蓄产品,荣升为全国第4大保险商,2019年底总资产接近6,000亿元人民币,资产权益比高达26倍。

不难想像会有幕后减记大量资产的情况。随着新冠疫情的影响在第2季度冲击企业,10年以来最严重的债务崩盘,令投资相对安全的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也蒙受了亏损,更不要提风险更高的非信贷投资了。中信里昂的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由于按市值计算出现投资亏损,华夏人寿帐面价值季环比缩水23%。该公司进入监管层的雷达,或监管层试图发出讯号,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中国的金融问题远不止于一名失踪商人过度膨胀的资产负债表。不计上周被接管的公司,1995年以来只有12家公司被中央银行或其他机构接管,其中半数发生在过去一年。最近几个月,部分大型信托公司与政府不和,无法偿付投资者本息。按照此次接管安排,监管机构将派出团队担任股东、董事和管理层的角色。包括部分中国大型保险商和券商的其他金融机构将最终成为受托人。理论上,他们将会推动缩小问题业务、出售资产。

不论冠以何种名号,这就是中国版的金融业风险传染,堵漏已经无济于事,监管层能救多少企业?会注入多少资本?它们能否找到乐意接手的股东和白衣骑士?

解答这些问题必然不易。中信里昂指出,占市场约15%占有率、总资产2.4万亿元的11家保险商恐让监管层进退维谷。如果它们的资产价值较2019年平均下降2至5%,那么超出最低监管红线的盈馀资本就将蒸发殆尽。如果政府需要援助所有的这些机构,代价将十分高昂。如果不援助,这些保险商恐怕别无选择,只能抛售资产,进而威胁整个市场。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尚未成功化解金融帝国的问题。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扩张过度的安邦保险集团被接管两年后,处置其资产、寻找战略投资者的过程变得漫长而痛苦。

也许中国政府应当直面恐惧、让一些企业“跌落悬崖”了。这样一来,可能就有能力拯救真正重要的机构了。

(Anjani Trivedi是彭博专栏作者,重点关注亚洲工业企业领域,先前曾效力于《华尔街日报》。Shuli Ren是彭博专栏作者,重点关注亚洲市场,曾在投银任职、为《Barron’s》撰写市场报导,获CFA认证。)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2/147996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