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往事微痕》揭秘:毛泽东惯用的三种抄袭剽窃方式

作者:

毛泽东诗词有三种抄袭剽窃现象:一是“搅拌式”。将他人的话与自己的话搅拌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者将他人的语序做些调整,便作为自己的诗句登场”;二是“掩耳盗铃式”。将别人的诗原原本本地抄下来,但在抄袭时稍做文字上的调整;三是“老老实实式”。一字不差地将别人的话抄下来,不搅拌、不掩耳盗铃,也不注释。具体有:

“搅拌式”

将王建《宫词》中的“春风吹雨洒旗竿”剽袭为“热风吹雨洒江天”(《七律-登庐山》);

将温庭筠《苏武庙》中的“空向秋波哭逝川”剽袭为“别梦依稀咒逝川”(《七律-到韶山》);

黄庭坚《鹊桥仙-席上赋七夕》中的“别泪作、人间晓雨”剽袭为“泪飞顿作倾盆雨”《蝶恋花-答李淑一》;

将刘克庄《贺新郎》中的“问长缨、何时入手,缚将戎主?”剽袭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清平乐-六盘山》)。

“掩耳盗铃式”

将古童谣中的“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剽袭为“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水调歌头-游泳》);

将幼卿《浪淘沙》中的“极目楚天空”剽袭为“极目楚天舒”(《水调歌头-游泳》);

将李贺《致酒行》中的“雄鸡一声天下白”剽袭为“一唱雄鸡天下白”(《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将陆游《示儿》全诗“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剽袭为“人类而今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毋忘告马翁。”(《七绝-有感》)

“老老实实式”

将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句原封不动抄入《七律解放军占领南京》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将周希陶《重订增广》中的“莫道君行早”原封不动抄入《清平乐-会昌》中:“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将陶谷《五代乱离记》中的“记得当年草上飞”原封不动抄入《七律吊罗荣桓同志》:“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所举的例子都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王彬杉教授说:“这样大规模、肆无忌惮地窃取他人创作成果,简直令人发指!所以有必要公之天下,教育学子。”他还说:“我是真正的斗士,不管是小人物汪晖,还是大人物毛泽东,我都敢揭露,绝对不会只敢打小鬼,不敢碰阎王。那样的话,我就太没有风骨了,对不起媒体和读者对我的厚爱。”

如果说毛泽东的诗词“前无古人”,那就是说他错得离谱以致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了。毛泽东的标准像被做成像貌堂堂,但其本人则是脸色灰黯而黄,脸上有几个肉堆,牙齿全黑,背微驼,和相片上判若二人。可以肯定,照相时多方选择角度,洗晒时又做了许多加工手脚,所以看来好看,并不反映实际,这一点,摄影工作人员非常清楚,他们多能化腐朽为奇迹。

毛泽东的诗词也一如其标准相。一九四九年以前,毛诗词在社会传诵的只是《长征•七律》和《沁园春•咏雪》两三首,共产党“左翼”文坛旗手鲁迅所下评语亦未推崇,说是“山大王的诗”。一九四九年以后,毛泽东以主席之尊,陆续发表诗词,于是,帮闲客交相赞誉,说是开天辟地,前无古人。其实,毛诗词正如毛相片一样,大多是后来经过他人艺术加工的假货。

毛泽东读过六年私塾,学做古文旧诗,后来到湖南第一师范学习,他的自然科学如物理、化学和数学等等,次次考不及格,全吃零蛋,他的国文也不是全班最好的第一,只能说是八九个好的中间的一个。老师除黎锦熙、杨昌济、方维夏、徐特立等外,有几个老先生很能吟诗作词,每年组织学生到岳麓山、橘子洲等名胜地方游览,都要大家吟咏一番,毛泽东算是一个活跃的。后来,毛泽东流落到井冈山,再从江西转移到陕北,难带诗书随行,难有闲情写诗。《长征•七律》也是到陕北以后才写出来的。抗日战争打响,毛泽东躲在延安朱德董必武、谢觉哉、吴玉章、林伯渠等作旧诗看京剧,如王实味指出的,“歌啭玉堂春,舞翻金莲步”。毛泽东还抛弃妻子选纳蓝苹。在诗词方面,毛有什么作品,都请董必武、谢觉哉参与修改,有时还请教于胡乔木、陈伯达等秘书。这种不耻当是他的作品和权力得以成就的原因。现在,毛诗词的定稿和原稿之间到底有多大出入,当然无从知道,但是,现在刊定的诗稿如《长征•七律》“金沙水拍”原作“浪拍”,《沁园春•雪》“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试”字也是最后确定的。其它,“还多有讹误”。胡乔木说《沁园春•雪》为他所作,与毛泽东争著作权,到底是谁作谁改,外人无从得知。大有可能是毛先作,胡乔木后更改补充,最后毛据为己有,胡乔木亦无法相争。

文化大革命前后,毛泽东有些诗词谱成歌曲在全国播放﹔红卫兵组织战斗队武斗期间,各战斗队竞相用毛一些诗句做战斗队的名称,为“换新天”队、“征腐恶”队、“风景这边独好”队、“从头越”队等等。有人因为把《毛泽东诗词选集》放在睡床的席下,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有人因为折损其中的字句而被判刑。在中国大陆,至今不见文学评论界对毛诗词做过贬语,这就更迫切地要求我们对毛诗词做周详的研究,做实事求是的评判。

毛诗词也是看政治需要才抛出的。一九五七年在《诗刊》发表十八首,是毛诗词公开发表最多的一次,也是第一次;一九六三年,人民出版社出版《毛主席诗词》一书,收诗词三十七首﹔一九七六年再版,收诗刊三十九首﹔一九八六年为纪念毛死十年,由邓小平题写书名,出版《毛泽东诗词选》,共收诗词五十首,分正、副编,都以写作时间先后为序。因为这些作品写作时间前后相距近五十年,有些早期作品的写作时间,据说作者生前都已记不清楚。有些较晚作品的写作过程,人民出版社的编辑也记不清楚。现在海外做毛诗词的去伪存真工作,倍感困难,最多只能根据民间传说和报刊资料详细对比考据,作出判断。

如一首咏蛙诗,在韶山毛故居作为毛少年作品展出,后经人查出该诗原是清末安徽名士程正鹄的作品,由毛拈来改了两句,变成他的作品。还有,《送纵宇一郎东行•七古》一首,说是毛一九一八年所作,发表于一九七九年《党史研究资料》第十期,是毛死后三年以后的事。提供这诗的,是罗章龙──毛早在一九一八年前的好友,后来分手成为政敌。当罗章龙的《回忆新民学会(由湖南到北京时)》在《党史研究资料》发表时,北京文艺界一些旧诗词爱好者,即怀疑该诗词为罗章龙所作,曾去电《党史研究资料》调查并无毛的亲笔,因而怀疑滋甚。

《沁园春•长沙》一首,号称绝唱。毛自称“对于长短句的词学稍懂一点”,应该是想到这首词才有这种自负。但是,北京文艺界一个旧诗词爱好者对毛的少年朋友作了多方调查,发现这首词的原作和公开发表的稍为不同。

据说此是毛泽东一九二〇年和一九二一年间和许多同学游岳麓山和橘子洲头,大家所作的联句,经几个诗词造诣深的老师修改而成。毛泽东后来和一些朋友重游湘江、岳麓山、橘子洲头时念过。三十年代,萧三在陕北获得此词,当是毛泽东提供的。但已改“肃立”为“独立”,改“欢歌”为“偕来”。此词整套功力上和风格上和毛泽东先后所作词迥异,其著作权,为词学界所怀疑,但大陆知情人慑于毛的权势,不敢提出异议。

但是我们用一些旁证可看出其中确有不少问题。

第一:《毛泽东诗词选集》刊明该词是一九二五年作,查当年八月,毛泽东即由湖南启程往广州,九月到达广州参加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工作,十月被汪精卫推荐代理宣传部长。按新历八月当为旧历六月,湖南一带的气候尚未降霜,何来“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第二:毛泽东当时已为共产党的头面人物,在国民党的地位也不算低,怎会像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那样,“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第三:如果毛泽东当年八月在湖南长沙有此作,九月份到了广州大有可能录呈在广州的林伯渠、柳亚子、郭沫若等人欣赏,作为“粤海饮茶”的谈资,可见毛泽东当时还不敢公然把此词的著作权全部占为己有。

第四:到了陕北以后,毛泽东仍然没有当做己作公开于世,直到萧三在延安将它录出来发表,才在一九五七年收录于《诗刊》发表,其中蹊跷,明眼人一推即可全知。

一九四九年毛泽东坐上了红朝第一椅,没有立即发表自己的佳作,直到一九五七年才收录十八首发表于《诗刊》,这从一方面也说明他的谨慎,有自知之明。后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往亊微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058.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