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机舱厕所传来凄厉的呻吟…「普京头号政敌」纳瓦尔尼疑遭下毒昏迷院方竟拒绝…

 

俄罗斯鄂木斯克第一医院医师谈论反对派领袖纳瓦尔的病情。

被视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最大威胁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19日在Instagram上传与托木斯克一群年轻支持者合影的照片,他配文写道:「一个很棒的城市。」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他毫不掩饰为何要前往这个西伯利亚城市,他的目标是在下个月地方选举之前,为独立候选人站台,当然还要让普京所属政党「统一俄罗斯」推选的「骗子」狼狈落败。

一趟例行的助选之旅,回程却出意外。44岁的纳瓦尔尼20日从托木斯克(Tomsk)搭乘飞机回到莫斯科途中身体不适,立刻陷入昏迷,其发言人认为他遭到下毒,并希望他能在德国人权组织协助下,搭乘专机赴德国救治。然而俄国主治医生说,纳瓦尔尼「没有中毒」反应,现在处于命危状态,并不适合转移到国外。

反对派阵营痛批,院方的决定已经对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的性命「构成直接威胁」。纳瓦尔尼发言人亚尔米许(Kira Yarmysh)表示:「医生和批准此计划的当局,禁止将纳瓦尔尼送往国外,就是想要他的命。」亚尔米许谴责医院竟拒绝向他们展示中毒反应的纸本检测结果,调查人员更借机没收了纳瓦尔的随身物品。

喝了红茶以后……

20日早晨,在托木斯克柏加谢沃机场(Bogashevo Airport),纳瓦尔尼在等待登机期间,到维也纳咖啡馆(Viennese coffee house)点了一杯红茶,他坐了下来,细细品尝,作为政治名人如此显眼地现身机场,他被另一名乘客、当地DJ勒贝德夫(Pavel Lebedev)偷拍了一张照片,当时他手里拿着纸杯,正要抿嘴喝茶。

然后纳瓦尔尼登上西伯利亚航空飞往莫斯科的飞机,才刚起飞没多久,他就看起来身体不舒服。《卫报》(The Guardian)报导,目击事发经过的勒贝德夫说,他的情况突然急速恶化,走向机舱后方的厕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了,他看起来可能在里面晕倒。飞机现场影片显示,机组人员慌张地冲向纳瓦尔尼,不过可以听见他传来凄厉的呻吟。

「他开始变得非常痛苦,他们竭尽全力想要把他扶起来,但他在尖叫」,勒贝德夫说道。机组人员意识到纳瓦尔尼的身体状况很严重,于是紧急在鄂木斯克机场降落,神色苍白的纳尔瓦尼俯卧在担架上,医护人员将他送进一辆黄色救护车,送往鄂木斯克第一医院(Omsk Hospital No.1)急救。

纳瓦尔尼发言人亚尔米许首先在推特Twitter)公布纳瓦尔尼昏迷不醒、病危的消息,他在加护病房中,需要戴呼吸器。她说纳瓦尔尼除了当天早晨喝了红茶以外,并没有吃或喝下任何饮食,她认为那杯红茶显然被下毒,医生告诉她,毒药掺入热饮中喝下的话,毒素会被人体迅速吸收。

避不发言的医院、见不到病人的亲属

鄂木斯克第一医院的场面令人震惊。根据亚尔米许的说法,医务人员最初承认纳瓦尔尼可能中毒了,但是很快地,俄国警察出面查案,警员蜂拥而上围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从那以后,医生就没那么积极发表言论了,他们似乎害怕说出实情。鄂木斯克第一医院副主任医师卡里尼琴科(Anatoly Kalinichenko)告诉记者,中毒只是众多可能性之中的一个。

与纳瓦尔尼育有2子的尤利娅(Yulia Navalny)忧心忡忡地从莫斯科前往鄂木斯克医院探望丈夫,纳瓦尔尼的私人医生瓦西里耶娃(Anastasia Vasilyeva)也跟着抵达,没想到两人都见不到纳瓦尔尼。院方拒绝任何人的探视,要求尤利娅拿出结婚证书证明两人确实是夫妻。尤利娅被迫配合院方残酷又不必要的探视规矩,最终她被允许进入病房。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

俄罗斯官媒的惊人剧本:他昨晚喝多了

同时,俄罗斯官方媒体公开声称另一个版本的说法──纳瓦尔尼前一天晚上喝太多酒了,并且有服药。亚尔米许着急地驳斥,这说法完全不正确,这是长期反对纳瓦尔尼的克里姆林宫又编造的另一套谎言。

俄罗斯政府遭疑下毒杀害政敌已不是第一次。曾经任职苏联情治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KGB)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2006年11月在英国伦敦遭人下毒身亡。英国高等法院2016年宣布调查结果,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很可能就是亲自下令毒杀利特维年科的人。利特维年科体内有高浓度的放射性剧毒「钋─210」(polonium-210),显然是饮食(可能是一杯茶)被人动了手脚,中毒遇害

也因此这次纳瓦尔尼疑似遭下毒案,外界也把矛头指向普京。20日,俄罗斯国有电视台知名主播基谢洛夫(Dmitry Kisylov)暗指称,这一切都是西方势力搞鬼。

俄罗斯反对阵营最知名的领导人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

难道,真的是普京下的手?

纳瓦尔尼也不是第一次遭遇人身攻击,2017年他被埋伏在办公室外的袭击者,朝脸部丢掷绿色化学染剂,导致他的眼睛灼伤。除了助选,纳瓦尔尼此行也是为了到西伯利亚地区调查执政党的贪腐弊案,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旅途很可能会出现曲折。

前几天,反对派活动人士索波尔(Lyubov Sobol)被问及是否准备曝光执政党涉贪的案情,他说:「我无法透露所有细节,纳瓦尔尼正在出差。他所待的地区,不容大意。」暗示调查贪腐案可能会给纳瓦尔尼引来杀身之祸。

《卫报》指出,俄国反对派人士指出,西伯利亚的地方当局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允许前,不太可能胆敢毒害纳瓦尔尼;过去在KGB主宰情报界的时代,毒害是克里姆林宫特工中最喜欢送给敌人的「死法」。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可夫(Dmitry Peskov)对外表示,他希望纳瓦尔尼可以「尽速康复」,并称如果需要的话,克里姆林宫很乐意帮助他移到国外治疗。至于纳瓦尔尼可能中毒一说,佩斯可夫回应称这「只是一种假设」。

被视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最大威胁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日疑遭下毒,命危送医急救。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476.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