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民国时期的临城劫车案 击毙的匪首后被中共尊为农民革命家

作者:
谁知道一进门,所有人就被迅速解除了武装,然后押出去就地枪毙了。枪毙了以后,张培荣按照当地对付土匪的办法,将孙美瑶的头砍下来,悬首示众,他被杀的时候也是24岁,跟他的哥哥孙美珠一个年龄。孙美瑶,近年来居然变成了所谓的农民革命家,农民起义领袖,我的个去,真能编啊!不过也是,毛泽东曾经说过一句超级名言: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被绑架的外国人质,旁边站的是劫匪。

1923年5月6日凌晨2点半,津浦路北的一列火车经过离山东省临城县(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境内站约三公里的沙沟山时,司机突然发现前面铁路上似乎站着一大群黑影。火车司机赶忙紧急刹车,但前面的火车头、邮车、三等客车仍然一齐冲出被挖断的铁轨倾覆,当场死伤数十人。就在这列火车上乘客惊魂未定的时候,道路两边突然冲出上千名衣着褴褛的土匪。美国《密勒士评论报》主笔鲍威尔回忆到: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我们的火车车速不足每小时10英里,我留意到那已是凌晨3点20分。我将头探出车窗外,环顾那伸向山东茫茫群山中的窄长山谷,并未发现有什么车站。突然,响起了一声手枪声,继而又传来一串射击声。“土匪?”有人惊恐地喊道。紧接着密密麻麻的劫匪仿佛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列车的四面八方,他们一边开枪,一边叫喊着。

他们将列车上的财物搜刮一净,并且绑架走了中国旅客100多人,还当场打死数人。当时敢于拦截火车抢劫的土匪虽然不多,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至于绑架100多中国人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案。可是,这伙土匪还将列车上分属数个国家的19名外国旅客全部绑走,由此出现了震惊民国甚至震惊全世界的临城劫车案。

孙美瑶匪帮

山东南部自清末以来匪患猖獗,是民国四大匪患地区之一(四川,东北,河南,山东)。当时山东全省匪徒总数在10万以上,鲁南地区土匪至少超过5万人。

由于匪患严重,当年鲁南地区大一点的村子都修筑寨墙,组织民团乡勇自卫,不然极容易受到土匪的骚扰。后来台儿庄战役中的台儿庄,也就是为了对付土匪修建的,它有完整的寨墙,瞭望塔和护城河,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防土匪的台儿庄寨墙都可以用来防备日军,可见当地土匪之厉害。

此次临城劫车案的始作俑者,就是一群盘踞鲁南的土匪,他们的头目是孙美瑶。

孙美瑶本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由于家道中落,生活艰难,就和哥哥孙美珠一起上了当地抱犊崮山区为匪。当时山东南部和江苏北部都是很贫穷的地区,自然条件恶劣,还经常遇到自然灾害。

当地农民如果活不下去,又不想活活饿死,那么面前一般就是两条路,一是去当兵吃军粮,一是去山上当土匪。对于农民来说,当土匪和当军阀的兵其实没有区别,都是玩命的事情。但一般军队的兵纪律多,吃的差,赚钱也少,还不如去做土匪。做土匪虽然名声不好,但钱比较多,吃的也好,万一被招安了,一样可以做兵。

所以当地有很多匪帮,一些匪帮都是以某个村或者某个乡为单位的。这个乡的人如果活不下去,就上山投奔这股土匪,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够互相照顾。

所以鲁南匪帮众多,土匪数量也极多,并且不容易斩尽杀绝。因为每年都有大量农民活不下去上山,土匪是不缺乏兵员的。

而地形险峻的抱犊崮山区就是鲁南土匪的乐园。当地有顺口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上抱犊崮。

孙美瑶兄弟两人召集一批70多人的喽啰,拿着20几条枪上山,修建了山寨。

当时抱犊崮山区匪帮大约有50余股,孙美瑶匪帮只是其中一股而已。

不过,孙美瑶和他哥哥两人比普通土匪要厉害的多,他们作案凶残狠毒,胆子大,还敢于黑吃黑,逐渐吞并其他匪帮,形成称霸的力量。

在孙美瑶匪帮壮大时期,张勋大帅和张敬尧大帅先后被敌人击溃,他们麾下一些正规军士兵无法生活也无处可逃,也被迫加入孙美瑶匪帮。

有了这些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加上他们手中的新式武器,孙美瑶匪帮力量大增,成为抱犊崮山区的第一大匪帮。

到了临城劫车案之前,孙美瑶匪帮人数高达7000多人,后来大名鼎鼎的山东巨匪刘黑七(刘桂堂)在当时就是他的一个小喽啰。

抱犊崮东靠苍山北临费县,海拔580米,是72崮之首,四周陡峭,悬崖绝壁,崮高40米,拔地指天。崮基西南有裂隙一线,人工凿脚窝把手,胆大者抱石扶崖手脚并用可上。周围45里群山环拱,顶平有地14亩,土质肥沃,土层米余。

抱犊崮山区地形险要,适合隐蔽和躲藏,也适合长时间防守。它为什么叫做抱犊崮呢,据说是全山到处都是悬崖,只有山顶有些平地。鲁南土地奇缺,每一块土地都是好的。

当时一些农民要在山上种地,却无法带大牛上山,只好将牛犊子抱上山养大,所以该山得名为抱犊崮。

当时是民国初年,军阀到处混战,官兵们互相残杀,争权夺利,也顾不上对付土匪。

孙美瑶孙美珠兄弟在1920年自封为山东建国自治军,由孙美珠任五路联军总司令。

这个所谓的自治军在当地奸淫抢夺无恶不作,有时候将整个村庄包围,一旦遇到抵抗,将村庄男人不分年龄全部杀死,将妇女全部强奸后再残杀,然后一把火将村子烧光,手段极为凶残。

由于孙美瑶他们兵力高达7000人,一般的民团乡勇都不是他们对手,根本不敢正面抵抗。

鲁南老百姓随时可能被杀,生存艰难,只好纷纷逃难到别处,形成大量的难民潮。

后来洋人被绑架到孙美瑶匪巢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被绑架几年之久的肉票。他们多手指不全,有的少了耳朵或者鼻子,都是被土匪割去送到他们家中恐吓的。这些人大多不是因为家里人不给钱才不被释放,而是给了钱以后土匪再次额外敲诈。这些人有老有少,大多面如死灰,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随时等待可能到来的死亡。

另外几十个被绑架的10岁以下儿童,各个面黄肌瘦,像人皮包着的骷髅一样。

由于山东匪患实在太厉害,全国舆论为此大肆抨击北洋政府。当时的北洋政府领导者直系军阀,被迫下令山东省督军立即大规模围剿鲁南的匪帮。

可惜,土匪如果不和官府勾结,又怎么可能长期存在呢。自古以来,官匪勾结都是丝毫不希奇的现实。

1918年,张树元任山东督军,他命令兖州镇守使出兵金山剿匪。

土匪早就和官兵达成默契,官兵进山以后放一阵空枪,孙美瑶他们则留下大量金银珠宝后撤退。

官兵们收下金银珠宝以后,丢下一些武器弹药作为回报。随后,满意的官兵宣布剿匪已经获得全面胜利,土匪被击溃,然后官兵全部撤走。

这样一来,孙美瑶他们其实根本毫发无伤,还得到大量武器,实力没有削弱反而增强。至于损失的金银珠宝,反正可以再抢回来,算不了什么。

1920年,田中玉任山东督军后,派官兵再次进山围剿。但这些官兵还不如之前的那些,他们进山之前,先在当地大肆敲诈老百姓,摊派了一大堆剿匪费用,包括枪弹费,炮弹费,军粮费,开拔费,追缴费,草鞋费,雨具费等十几种。

一些官兵还以查匪为名,随便闯入老百姓家公开抢劫,一旦遇到抵抗就说这人是土匪,一顿痛打后还要抓走。

结果呢,土匪没有剿灭,把老百姓害得够呛。山东很多地方老百姓看到土匪也跑,看到官兵也跑,在他们心目中,土匪跟官兵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穿制服,一个不穿而已。

到了1921年,北洋政府再次命令田中玉务必短时间内剿灭鲁南土匪,违者革职查办。当时皖系军阀田中玉的靠山皖系已经垮台,田中玉畏惧直系的压力,怕被乘机干掉,只好全力剿匪。

其实土匪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官兵肯打,还是能够对付的。

1922年7月15日,一次兵匪之间的遭遇战中,孙美瑶的大哥孙美珠被官兵乱枪打成重伤。24岁的他勉强逃到一个猪圈后,死在那里。

孙美珠被杀后,土匪们无奈,只得推选他的弟弟孙美瑶代理总司令职务。

孙美瑶继任这个总司令,成为匪帮的一把手,但他面对的形势很不好。

当时的北洋政府为了彻底消灭山东建国自治军匪帮,派遣山东督军田中玉为剿匪司令,统辖山东第五、第六混成旅和二十旅、老五师等数万大军,对抱犊崮山区进行长期围剿。

北洋政府对田中玉下令,如果剿灭不了匪帮,就立即将他解职。

田中玉没有办法,只能拼命了。

田中玉是清末时期的老军人,比较无能,但此次剿匪终究还算有些成效。

抱犊崮山区封锁被长达18个月,期间还成功击毙匪首孙美珠,也使孙美瑶部土匪从7000多人锐减到3000多人。

可惜由于田治军无能,田中玉部下颇多和孙美瑶勾结的家伙,他们偷偷盗卖粮食甚至军火给孙部,所以战斗持续了1年多也没有结束。

拼死一搏

但到了这个时候,孙美瑶匪帮毕竟也到了绝境,山上断粮断水,眼见就要覆灭了。

其实,覆灭只是孙美瑶他们的想法。田中玉并没有想把他们消灭,只是希望把他们打出抱犊崮山区,逼迫他们逃走。

可是土匪就是土匪,孙美瑶匪帮的大小喽啰都是鲁南本地人,都不愿背井离乡,流窜到别处去,所以就是不愿意离开老家。

孙美瑶也认为,他们是在抱犊崮山区起家,这里才是他们地盘,离开这里怕是在别处混不下去。

既然不愿意走,又打不过官军,他们情况就很惨了。

在这种情况下,孙美瑶感觉横竖是死,还不如下山搏一搏。

他和几个匪首仔细商量,决定干一票大的。他们先是准备下山包围一个集镇,然后用全镇人来作为人质。但一个匪首说,大的镇子一般都有民团和官兵,我们不敢包围,小的镇子里面都是小鱼小虾,包围了也没用。

孙美瑶他们只好再想别的目标,想来想去,他们盯上了经过鲁南的津浦铁路。孙美瑶认为一列火车上肯定有些大人物,如果绑架了他们就可以和北洋政府谈判。

对于孙美瑶的提议,匪首们一致表示同意。他们决定拦截一列火车,除了抢劫物资以外,更要抓一大批人质上山,以勒索北洋政府,让其停止围剿。

结果,孙美瑶率领1000多名土匪从小路偷偷下山,然后挖开了津浦铁路长达数百米的钢轨,将土匪埋伏在两面,准备伏击了。

让孙美瑶没有想到的是,被他们伏击的这列火车并不一般。这列由江苏南京浦口开往天津的特快列车上有200多名中国乘客,另外还有39名外国乘客。其中包括参加山东黄河宫家坝堤口落成典礼的大量中外记者,《密勒士评论报》主笔鲍威尔也在其内,还有一些大人物,包括:洛克菲勒(即美国石油大王老洛克菲勒的儿子)的妻妹露希·奥尔德里奇,美国陆军军官艾伦少校、平格少校。

北洋政府其实已经考虑到,列车有可能会遭遇土匪骚扰,所以特地安排了当时中国唯一的全钢火车给老外和记者们乘坐,还在火车上布置了20多名带枪的乘警。

这种火车可以有效防御土匪的冷枪,乘警也是全副武装,如果土匪小规模的袭击还是能够对付的。

只是北洋政府做梦也没想到,这列火车居然被1000多名土匪拦截。

土匪拦截火车以后,当事人回忆:乘客们乱作一团。大多数人将希望寄托在配备着手枪的车警身上。而且车上还有随车护路警队,他们配备了两架先进的机关枪。然而,20多个警察们一见外面数不清的劫匪冲了过来,马上就手忙脚乱,一哄而散。

在土匪抢劫乘客时候,已经出现了乘客的伤亡,除了中国乘客被杀以外,还死了一个老外。

土匪闯入头等卧车试图抢劫的时候,英国人罗斯门企图拔刀抵抗,被匪徒当场连开数枪击毙。

见土匪杀了人,其他老外也就不敢抵抗了,一些人还交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

夜色中200多中国乘客逃走了几十人,但还有100多人被抓,而39名外国乘客除了1名被杀,有19人机灵的逃走,最终抓住了19人。

在抓完人质以后,土匪对列车大肆抢劫,他们不仅拿走了乘客所有钱物,日用品,粮食,甚至将火车上的窗帘、坐垫都全部拿走。

老外的行李被抢劫的最厉害,英国人的雨衣被当做大衣穿在身上,法国人的马靴被当做皮鞋穿在脚上,连美国女人的胸罩都被当做围巾围在脖子上。

土匪们抢劫完了以后,将这一百多名中外混杂的人质全部押往抱犊崮山区。

在压着这队人质回山的时候,官兵1个营200多人紧急赶来追剿。孙美瑶立即命令所有洋人走在队伍最后,让他们挥舞白色手帕、衣服示意。官兵见有洋人做人质,都吓得不敢开枪了。于是孙美瑶他们很顺利的回山。

回去以后,他们释放了4个女性外国人质,让她们带口信去,要和北洋政府谈判。

消息传到北京,世界舆论大哗,其震撼程度不亚于著名的911。

此次被绑架的人质包括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等五个国家的人。

5月7、8两日,这五个国家大使先后赶到北洋政府外交部,要求北洋政府立即想办法解救人质,并且提交最严正的抗议。

此次事件中,并没有日本人被绑架。但日本政府还是在傍边看笑话,对列强的对华政策冷嘲热水,甚至提示列强一同管理山东省。

这个消息传到直系政府,直系领袖曹锟、吴佩孚都一时不知道如何解决。

北洋政府为此宣布一切政务暂停,集中全力讨论营救外侨问题。

当时孙美瑶已经通过4个释放的洋人发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是迅速将围山官兵撤出十英里以外;二是收编匪军为一旅以孙美瑶为旅长;三是补充军火。

鉴于事态紧急,北洋政府各大员从5月20日开始都迅速赶到枣庄来。包括山东督军田中玉、省长熊炳琦、交通总长吴毓麟、曹锟代表杨以德、徐海镇守使陈调元、江苏交涉员温世珍等。

枣庄不过是个小地方,小城里面的老百姓祖祖辈辈也没见过这么多大官,全都吓傻了。

更可怕的是,除了这些中国大老爷以外,外国大老爷也赶到了枣庄“督促”解决。

一时间小小的枣庄街头到处都是中国大员的卫兵,佣人,还有洋老爷的汽车,行李,以及穿着五颜六色制服的洋人护兵,搞得老百姓眼花缭乱。

留在枣庄的眼线把情况告诉孙美瑶,把孙也吓了一大跳。他本来只想绑架几个中国人,没想到抓了一群洋菩萨,搞得全世界闻名,这下面要怎么收场呢?

当时北洋政府已经派人跟他表示,官兵可以暂时撤退山区,也可以收编孙美瑶部,但绝对不同意提供军火补充,防止孙美瑶拿这些武器继续跟政府作战。

北洋政府方面还表示,如果孙美瑶同意,就必须立即释放人质,如果怕一次释放不保险,可以分三批释放。

孙美瑶此时开始胆怯,怕搞大了无法收场,随后表示同意。

孙又害怕官府反悔,要求多几个保障,他要求外国人和邹县、滕县、峄县三县士绅一同签字担保官方履行条约。

5月16日山东督军田中玉下令政府军解围撤退,并委孙美瑶为招抚司令,派人持令上山,让其释放人质。

似乎事情就应该这样解决了,没想到孙美瑶却突然反悔。

激烈谈判

他开始漫天要价,提出:北洋政府任命张敬尧为山东督军(孙美瑶匪帮有不少人是张敬尧的残部),改编匪军为两师,划滕县、邹县、峄县为他们的势力范围,政府军撤出百里外,苏、鲁、豫、皖四省“同道”中人须一律予以收编,以及有英美法等六国列强提供保证等。

对于这种条件,北洋政府显然无法接受,双方由此陷入僵局。

为什么孙美瑶敢这样狮子大开口,其实是他摸准了北洋政府承受列强很大压力,就像一个人掉到河里快要淹死。这时候有个人说可以救他但要报酬,这个河里的人怕是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孙美瑶想,反正都是收编,政府又这么软,不如开个高价敲诈一笔,这也是土匪的行规。

这样拖到5月底,双方还在僵持,列强们都失去了耐心,限令北洋政府立即解决,保证人质安全。

当时曹锟和吴佩孚还是比较有经验的,他们找到列强们,一个一个的劝说,表明土匪都是贪得无厌,只要给一点强硬的表示,他们才会释放人质。如果现在同意他们的条件,他们一定会继续加码,外国人质也不可能被释放。

列强们勉强同意了曹锟他们的意见,但表示最多再给两周时间,如果逾期不能解决,列强就要想其他办法自行解决。

现在就等于北洋政府和孙美瑶匪帮玩心理战,双方都坐在一块烧红的铁板上,就看谁能支持的住。

显然,此时是孙美瑶匪帮的底气比较不足。

在一周以后,他们让一位在欧战时期得过勇士勋章的法国人裴雨松下山送信,表示愿意降低要求。

为了选择信使,孙美瑶他们花费了很大一番心思。因为每个洋人都是很值钱的,都不能随便放走,所以下山送信的洋人必须自愿回来。

最终他们看在勋章的面子上,选择了裴雨松。

没想到送信完了以后,裴雨松先生一去不回头,跑的没有影子。气得孙美瑶大骂:没想到洋鬼子也这么不讲义气,还是个什么他妈的勇士呢。

为什么孙美瑶先屈服了?主要还是山上条件恶劣,使得几个洋人都得了病。

其中年纪最大的63岁英国人斯密士先生病的最重。他本来是因为严重的失眠症,在医生建议下来中国旅游疗养的。

没想到刚到中国没几天,就被土匪绑架。

斯密士先生本来就严重失眠,此次被惊吓以后,他的失眠症更为严重,整晚整晚不能入睡,眼见人就不行了。

土匪们怕人死了不好交代,赶忙派人下山买来安眠药。

在安眠药没到的那段时间,土匪们就给他灌烈酒,勉强让他每天睡几个小时。

没想到,北洋政府对孙美瑶含糊示弱的表示,根本不予理睬。

鉴于裴雨松下山一去不回,孙美瑶被迫在25日派美国人鲍威尔下山,限于24小时内回返,并派土匪两人跟随。

鲍威尔带着孙美瑶的三个具体条件,见到了北洋政府官员:

1、发给匪军六个月的军饷;

2、收编匪军1万人;

3、以张敬尧为山东督军。

曹锟他们认为这是孙美瑶已经服软的表现,只要坚持一下,他恐怕就要彻底崩溃。北洋政府断然拒绝了孙美瑶这三个条件,鲍威尔比裴雨松要上道,他于当天回到山区孙美瑶处。

5月26日,田中玉由北京回到枣庄来,命令政府军加强合围,并派飞机绕山投下传单。孙美瑶大感恐慌,普通小喽啰更是一片惶恐。孙急忙又派鲍威尔下山送信,表示愿意妥协。

于是经过几轮谈判以后,5月31日孙美瑶先释放3个洋人示好,其中就包括年老多病的斯密士先生。

斯密士先生被释放以后,几乎足不点地的整理行装返回英国。据说受过这次惊吓,这个老先生的失眠症反而大大减轻了。

失眠症多是因为精神上的抑郁烦躁,导致生理出现问题。此次斯密士先生经过匪巢恐怖的生活以后,发现自己原先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心情一好,就不抑郁了,更不怎么会失眠了。

双方基本达成协议,但孙美瑶还是不信任北洋政府。因为北洋政府有过收编土匪,然后处死匪首的先例。

鉴于此,北洋政府命令负责剿匪的山东督军田中玉亲自上山谈判,表示政府的诚意,实际上就是去做人质。

但年老昏庸的田中玉打死也不敢上山,最后只得由徐海镇守使陈调元代替他上山。

民国军阀中出名的大胖子陈调元这下光彩了。当时还不算很胖的他,带领江苏交涉员温世珍、美国人安德臣、峄滕两县士绅及上海总商会代表孙寿成等一行20人上山。

孙美瑶由此认为北洋政府还是有诚意的,宣布立即释放人质。

6月2日,孙美瑶随同陈调元下山,孙部土匪也全部放下武器投诚。其实土匪总数只有3000人,有枪的不到1200人,这批土匪无论男女老幼,一律给予免死证,有不愿入伍的,准其缴械遣散,个人财物准其携带回家。同时,北洋政府被孙美瑶敲诈了8万5000大洋。

6月12日,最后一批8名洋人被释放,13日全部回到上海,一场轰动世界的劫车绑票案,从开始到结束,历时37天。

孙美瑶掉脑袋

此次事件后,剿匪不力以至惹出这么大麻烦的山东督军田中玉,也被黎元洪大总统撤职。

田中玉随后先后到天津、大连两地寓所闲居,直至1935年病逝。

而花费巨大心思的孙美瑶,也只多活了6个月而已。

孙美瑶接受招安当上正规军旅长后,骄气十足,不可一世,成为直系军阀的眼中钉。

直系军阀暗中布置,准备收拾他。

吴佩孚在12月初,给山东督军郑士琦发出了一封密信,其内容是:山东省自收编匪军后,而匪祸益烈,非杀孙美瑶不足以绝匪患。否则,临城匪案,恐将屡见,而不可复遇。

12月19日,郑士琦任命部下大将张培荣担任兖州镇守使,张随即在中兴煤矿公司摆下了鸿门宴。

孙美瑶、孙美松两兄弟由于过于自大,他们一致认为张培荣初来乍到不敢怎么样。

两人仅仅带着4个卫兵就都去赴宴了。

谁知道一进门,所有人就被迅速解除了武装,然后押出去就地枪毙了。枪毙了以后,张培荣按照当地对付土匪的办法,将孙美瑶的头砍下来,悬首示众,他被杀的时候也是24岁,跟他的哥哥孙美珠一个年龄。

后来孙美瑶下葬的时候,头是用线缝在身体上的。

张培荣随后发布公告:查孙美瑶本系著名积匪,自临案发生以来,掳掠中外人士,居为奇货,百端要挟,牵动外交,致令各国严重抗议,干我国政,侵我主权,派兵共管,国几不国。自古盗贼为害国家,未有孙美瑶之甚者。乃该匪受抚改编后,不思痛自悔改,假借军威,勾通匪类,纵兵殃民,犯法干政,每奉上令,动辄违抗。近敢鼓动全旅,图谋不轨,挟带武装,推至营务处,凶恶暴横,肆意凌辱。访查该匪确有谋变举动,特密禀督理,请准惩办,旋奉复准。于12月19日将该匪拿办,就地正法,以敬元凶,切切特布。

孙美瑶残部继续存在下去,后来一部还被张宗昌大帅收编了,还参加了抗战,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至于山东的土匪也始终存在,还出现了刘桂堂这种拥兵上万的大土匪头子,直到中共建政以后,土匪才被彻底消灭,抱犊崮山区现在也是一个旅游胜地了。

至于孙美瑶,近年来居然变成了所谓的农民革命家,农民起义领袖,我的个去,真能编啊!

不过也是,毛泽东曾经说过一句超级名言: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孙美瑶,不正是国民政府所反对的土匪吗?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4/1500714.html

史海钩沉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