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不可告人内幕:中共总书记被借刀杀人

作者:
胡陈二人虽然觉得干革命很酷,对共产共妻也情有独钟,但真的“共”出自己的老婆,胡原章还是极度地不爽。陈小妹更是常常找机会丈夫哭诉。胡原章终于忍耐不住了,便找老同学王明商议。王明心中狂喜,却不动声色。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后,便悄悄对胡说:“要夺回你的老婆,除了向国民党告密,别无他法。”

王明

这是党史上的一段秘闻。1927年国共反目之后,中共内部的斗争也日趋白热化,第一次清算了陈独秀,第二次又罢黜了瞿秋白,这前后两任的总书记,都是“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分子,为了捧出一名真正无产阶级的人来做招牌。初小文化的老船夫向忠发,便登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宝座。

与此同时,共产国际也加紧对中共的人事控制,在莫斯科训练成熟的党员王明(陈绍禹)、秦邦宪、张闻天、王稼祥等所谓二十八个标准布尔什维克,也陆续派遣回国,共产国际远东局书记米夫,更以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的资格,亲临上海,就近指挥。不过,这些莫斯科归客,因过去毫无工作历史,虽因米夫的提拔,得以厕身于“中央机关”,却并未取得实际领导权,王明等年少气盛,目空一切,当然不甘久居人下,于是处心积虑想把现存这批领导人物挤掉。

机会终于来了。1931年1月,一位曾受莫斯科训练的党员胡原章,回国以后被派往中共江苏省委,他有一个年轻而又美丽的妻子陈小妹,也是党员,同被派在江苏省委的妇女部工作。夫妻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恩爱得不得了。忽然有一天陈小妹接到中央的命令,派她去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罗绮园假扮夫妻,根据党的纪律,任何命令事先都毋须征求同意,只有绝对服从,此事当然也不例外,陈小妹接到命令,立刻和丈夫商量,二人心里万分不愿,但是鉴于纪律的森严,不敢违抗,只好忍痛分手。胡陈二人虽然觉得干革命很酷,对共产共妻也情有独钟,但真的“共”出自己的老婆,胡原章还是极度地不爽。陈小妹更是常常找机会丈夫哭诉。胡原章终于忍耐不住了,便找老同学王明商议。王明心中狂喜,却不动声色。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后,便悄悄对胡说:“要夺回你的老婆,除了向国民党告密,别无他法。”

向国民党告密?胡原章以为王明故意和他开玩笑,要不然就是有意测验他对党是否忠诚。因此,初听之下,不由惊呆了,但细看老同学一本正经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彼此的友情,也没有设计陷害他的理由。再仔细一想,除此以外,的确别无更好的方法。结果,小资产阶级的温情主义战胜了无产阶级的马列主义,胡终于接受王明的建议向国民党求援了。

只是,王明要胡自己不出面,匿名报告罗绮园的住所,同时,事先将陈小妹约出来,以免同时被捕,胡一想,此事不举发则已,一经举发,自己就不能再在党内存身,所以索兴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出头检举。一天的早晨,胡原章引导国民党特务到马斯南路一座很华丽的巨宅中,把他的爱妻接出来,并把罗绮园捕到。在另一个房间里,又捕到中共的另一要员杨匏安。

罗绮园和杨匏安都是中共党的中央委员,地位,仅次于陈独秀、李大钊,在所谓国共合作的跨党时期,他们又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当时是属于瞿秋白、李立三的一派,因与留苏派不睦,所以糊里糊涂地就被王明出卖了。后来两人均被处死,只是一个被封为烈士,另一个被定为叛徒。罗、杨被捕之后,国民党接着追问总书记向忠发的下落,然而罗、杨二人都不知道他的住所,胡原章更不用说了。正当无法可想的时候,第二个奇迹又出现了。

据国民党中统局长徐恩曾说:一天,有一个外表很精干的青年,到我们的办公室来报告,说他知道向忠发的住址,愿意引导我们去找到他。我们对于这宗送上门来的献礼,初不敢予以完全相信。因为这个青年,在共党中并未担任重要职务,按照共党地下工作的定例,他不可能知道向的地址。但因此事不妨一试,遂由他引导我们到法租界霞飞路的一家珠宝首饰店楼上,逮捕到一个土头土脑,年已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他的口齿很笨拙,也不像太懂得政治,从外表看,很像一个商人,住在珠宝店里,倒很适合他的身份。

他初来时不肯承认他是中共的第一号领袖,我们对原报告人本来不十分信任,见了这副行径,也相信可能有错,正感到为难之际,有一个同事,他是向忠发的同乡,也干过船员,他说认识向忠发,并知道向过去的历史,向当船夫的时候,嗜赌如命,有一次从赌场中输完了钱回来,发誓要戒赌,竟把自己的左手无名指斩断一小段,以示决心。经他的指认,再一验向忠发的左手,果然无名指短了一段。向忠发无法再抵赖,只好低头认罪了。

在逮捕向忠发时,尚捕到一个和他同居的妇女,她年在二十五岁左右,装饰极时髦,容貌及身段也够得上美丽的标准,中统问她关于中共方面的一切问题,竟全无所知,不久,他们完全明白,她确与共党无关,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舞女,她是被共党弄来陪伴向忠发的,她只知道和自己同居的男人是个珠宝商人,不知是共党,更不知是坐共党第一把交椅的人物。

至于共党何以要个女人去陪向忠发呢?目的就在使向忠发的全部心情和精力,消耗在温柔乡里,不要过问党内的事情。后来,徐恩曾从另一个共党的口中,又知道中共为了这个舞女曾出了八千元的巨大代价,为了此事,共党内部还引起许多牢骚:“下级同志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为什么上级能拿出这许多钱来替向忠发娶姨太太呢?”

现在又该提到向国民党告密的那个年轻人了,当中统证实被捕的人确是向忠发之后,发给他一笔奖金,并给了他一个临时工作,因为他是自动前来效忠的,所以对他未曾特别注意。大约在向忠发死后的一个月光景,这个青年忽然失踪了。他一走,中统特务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奉命来实施借刀杀人之计的,向忠发一死,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不走还等待什么?

正统党史都把向忠发描写成一个贪色无知的大老粗,其实根本没这么简单。

却说1930年8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发威怒斥共产国际远东局代表罗伯特:“为什么要越过政治局在中国党内搞小动作,煸动其他党员来反对政治局?如果不承认,那就干脆宣布停止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好了!”双方当即吵了起来。向忠发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以国际执行委员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资格来这里讨论工作的,不是来讨论这些无原则的争论的,更不是来听那些不负责同志的发言的!”“我们应当向国际负责,但同时更要对革命负责。”但是向忠发的愤怒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成了国民党的阶下囚。

向忠发被处决后,1931年8月24日,中共中央在瑞金以“向忠发同志被难二周月纪念日”为由,发布了“8月24日到8月30日为向忠发同志纪念周”的紧急通知。

30多年后,周恩来大骂向忠发节操不如一个妓女!历史真相究竟如何?我们只能从“草蛇灰线”中去勘察,向忠发固然已死,周恩来的骨灰也早已飘散。但历史已经领教了中共以自相出卖借刀杀人的党内斗争手段。

责任编辑: 白梅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4/1511886.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