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江泽民打着企业改制的幌子 瓜分中国经济的惊天黑幕

—江泽民是共产党瓜分中国经济的罪魁祸首

作者:

古今中外,人类的历史上从未出过像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这号人物。他无法无天,带领操纵国家机器、掌控国家政权的党员干部公然践踏《宪法》、抢劫了归14亿中国人民共享权益的国家财富、迫害了一亿人的信仰。他构造了一个以抢占贪淫为纽带的庞大犯罪团伙。今天的中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管理国家的政府组织,而是以江泽民集团为核心的贪腐帝国和黑帮、黑社会性质的流氓组织。

纵观朝代更替,唐宋袁明清,没有一家坐朝廷的敢似江泽民集团这般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公然抢了天下人的财富归当权者自己所有。

回望历史,用「鬼域伎俩」来形容江泽民集团瓜分公有制经济所采用的手段是再恰当不过的。可以说,中共江泽民集团在整个哄抢瓜分国家经济的过程中,是一边利用文化人、影视歌(星)製造和谐盛世假象;一边播放著世界上最流行(最好听)的音乐;一边免费教下岗失业者跳「骑马、殭尸、广场舞」;一边打着改制的幌子,用买雪糕、冰棍的价格将国有、集体企业的金山、银山,搬回党员干部自己家去了;而14亿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尤其是亿万被赶出企业、砸了饭碗、撵回家的下岗工人、失地农民,都是眼睁睁看著自己的切身利益(宪法固定归14亿中国人民共享权益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经济被哄抢、被坐地分赃,竟悻悻然,乖乖就范。

今天的中国大陆,老百姓已经被中共江泽民集团忽悠彪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哄抢瓜分公有制基础上制造的(为老百姓洗脑用的)党文化,把老百姓忽悠的大都丧失了正常人的心志,没有了认知是非正邪善恶的能力。面对那些打着邓小平企业改制幌子,砸了他们饭碗一夜暴富的党员干部,他们没有抗争,而是「认命」愚昧的期冀:――有一天,这些党员干部,会变成济世的活菩萨领他们去享受共同富裕的好日子。

那么,江泽民凭什麽能把被《宪法》固定下来的(归14亿中国人民共享权益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抢归党员干部家族私有?凭什麽能将国有集体企业的主人翁赶出企业,让这些人被卖了,居然还得替卖他们的人数钱(买断工龄)?

答案正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一、中国大陆的企业改制,到底是江泽民搞得?还是邓小平?

今天的中国人,提起企业改制没有一个不骂邓小平的。仿佛江泽民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经济的事是邓小平干的,其实不是。中国大陆搞的企业改制根本不是邓小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东西,是江泽民打著邓小平的幌子搞的「闷声发大财」。

1.江泽民为什么要打着邓小平企业改制的幌子,瓜分公有制?

这是因为江泽民的贪婪。为了解开此谜,我们先来看看邓小平搞了个什麽样的企业改制。

企业改制的提出。三十年前,为使公有制的生产关係融入私有,让高度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从而通过「允许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办法,让中国人过上小康的好日子,邓小平提出了以企业改制为龙头的「改革开放」。

2.邓小平改制的基本思路

1).允许先富的对象。在「允许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设想中,邓小平允许先富的对象,就是改制企业的厂长经理。

2)改制企业的资产作价。由于厂长经理负有「带后富」的责任,因此,改制企业资产评估无一让厂长经理吃亏,无论国有、集体企业,100%都是把企业的金山银山作价变成雪糕、奶酪豆腐渣给了厂长经理私有就算改制,(笔者认为:倘若,江泽民能控制改革,让这些受益的厂长经理兑现承诺,邓小平这做法也无可厚非,问题是江泽民把邓小平改制的性质变了)。

3)改制企业受益厂长经理「带后富」的责任。其实,邓小平改制的动机并不是让厂长经理不管老百姓死活地将国有集体企业抢归自己,而是让他们替企业员工经营。

香港郎咸平教授说,大陆的企业改制,疑似效仿了美国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美国职业经理人的信託责任是对企业股权所有人权利权益负全责的资本主义精神之一。它的特徵是:企业归股权所有人共有;职业经理人受信于股权人、委託经营企业;企业受益按股权所有人占股比例分配。

由于邓小平不求甚解,仅仅效仿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些表面现象上的东西,结果,到死也没有对受益的厂长经理提出兑现美国职业经理人信託责任的合约要求。这是邓小平搞企改暴露的死穴。

江泽民打著邓小平提出来的这个改制幌子另搞一套,正是鑽了这个空子。

3.改制的政策规范

搞企业改制的当时,为阻止中共131万高官及其家族亲属配偶子女参与其中,邓小平通过政治局启动特别程序,以中共中央名义向全国人民写下保证书,(见1989年7月《中共中央向全体中国人民郑重承诺》七条),其中,第1条是「惩治官商勾结腐败」;第2条「坚决制止高干子女、配偶经商」。

独裁的中共,以中央的名义承诺「惩治官商勾结腐败」「坚决制止高干子女、配偶经商」,就等于是立法。

用131万高官作围栏,将被允许先富的人圈在中间,让他们买断企业先富,如果高官真能如邓要求的那样自己和家族都不参与经商、不哄抢企业,不贪不腐,那麽,今天邓小平主导的企业改制会是什麽样子?我们说:小康早就实现了!可惜,邓的这个昏愦到对先富那部分人怎样带后富的责任、义务全然没有要求的企改方案,在其死后被江泽民掉包了。

江泽民掉包的企业改制,――就是继续打着邓小平企业改制的幌子,将改制受益主体,由邓小平设定的(原则上是改制企业的)厂长经理,变成了以中共总书记、政治局常委、八大家族、131万高官为主体,厂长经理象征性参与的哄抢瓜分;这种企业改制,卸载了邓小平先富是以带后富为条件的改制受益原则,让党员干部拿买雪糕冰棍的价钱,将国有集体企业的金山银山搬到自己家去,就直接归了家族私有。实际上,江泽民这样的搞法,是把邓小平的企业改制,变成了哄抢瓜分的刑事犯罪。

二、中国人民接受的企业改制,是邓小平的,不是江泽民的。

这是一个必须澄清在先的问题,它涉及到14亿中国人民对中共三十年改革的选择。

1.邓小平搞的企业改制,是许诺老百姓允许一部分厂长经理先富,然后由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而江泽民搞的则是抢了天下人的财富归党员干部自己家私有。

我们知道,中共建政以来,所有的党魁作恶,都是靠手中权力制定法律、出台国策。邓小平也不例外。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初始动机并不是要解决14亿中国人民的小康生活问题,而是毛泽东文革实在搞不下去了,中共要翻船了。众所周知,搞独裁专制暴政是中共历任党魁的共性特点。中共历任党魁都打著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各任各性:「一家一把号,各吹各调」,其上台党魁与下台党魁之间施政纲要、治国策略不连续、不规范、不系统,甚至根本对立。由于上台党魁都要为自己树碑立传,因此,否定之前的,就成了上台党魁的施政纲要,正如毛泽东搞政治、抓阶级斗争,整了邓小平,邓上台就否定了毛泽东这一套,搞了改革,(而邓死后,江泽民上台则更是另搞一套:打著邓企改的幌子,竞公然抢了邓小平让中国人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国家经济)。

2.企业改制之初,邓小平所以让当时的中国人有好感,是因为否定了十年文化浩劫,适时宣布国家工作重点由政治斗争转入经济建设,将被毛当作牛鬼蛇神关进牛棚的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臭老九平反昭雪,将替毛迫害九大类的三种人绳之以法,确实让中国人民眼前一亮,有了「小平你好」的心情。

正因如此,邓小平提出的企业改制才被中国人民半推半就接受。邓上台就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不忍心看著人民「吃大锅饭」受穷,想用一部分人「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办法让人民有好日子过,让憨实的人民大受感动。可以说,结束了毛泽东以阶级划线的群众性政治运动,邓让中国大陆吹来西风:街头有了摆地摊、卖油条的,柏油路边有了穿花布衣服的,录音机裡有了靡靡之音,种种时髦,让人民相信:这个小个子有本事,能让党承认错误,也一定能带领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人民甚至相信,敢对毛泽东「三七开」的人,一定可以言出必行:说让一部分人先富带后富,就一定能做到!于是,憧憬未来,他们大义凛然,将自己的饭碗、《宪法》规定人人有份的公有制企业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应该享受的五险一金,无偿地交给了邓小平、交给了中共、交给了拿去进行企业私有的江泽民集团。

3.中国人民到今天仍被蒙在鼓裡。他们根本想不到:制定这套国策的邓小平和带领党员干部抢了国有集体企业的江泽民干的不是一样事。

由于江泽民打著邓小平企业改制的旗号,因此,中国人是瞪眼看著党员干部于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抢:将员工赶出企业,员工们被买断工龄,被迫下岗回家,变成穷光蛋,竟然还天真地误认为是江泽民在兑现邓小平的承诺、走在帮助他们致富的路上。

三、江泽民是怎样将邓小平的企业改制变成强盗逻辑的。

1.扭曲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

1992年邓小平南巡,提出:「不改革开放,不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只有死路一条。」邓小平南巡讲话,打开了深化改革的大门,把中共判断是非的标准,由「猫论」改成了「三个有利于」,并提出深化改革要摆布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两个关係:即「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不讨论姓资姓社,要通过深化改革解放生产力」。

邓的这个讲话,被江利用来当作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的尚方剑。先是「文化五毛」造势,将邓的讲话精神扭曲为,改变了「六四」后的基本路线,是党通过企业改制深化市场经济(可以哄抢瓜分公有制企业)的理论基础。尔后,由江泽民抛出三个代表,并开始带头抢国企。趁国企改制,1994年江泽民亲自出马通过上海市委,为家族抢了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请阅读本系列之二),江的这一抢正是利用了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事实上,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基点,是要通过深化改革,儘快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让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抢老百姓的好日子。

世人皆知,大陆的企业改制源于邓小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但世人不知,今天大陆企业改制的性质恰恰不是邓小平要的。江泽民之所以要打著邓小平企业改制的幌子,恰恰是看好了邓小平企业改制的出师有名。

我们说,如果江泽民像个国家领导人的样,去兑现邓小平提出的国策──自己不带头为家族抢国企,让131万高官们商外监商,乾乾淨淨地控制改革进程,过程中,通过法律手段对被邓小平允许先富的那部分人怎样「带后富」作出权责约束,那麽,企业改制走到底就是先富带后富。然而,江泽民却另搞一套,利用扭曲南巡讲话精神的办法造势,打著「允许一部分人先富」的幌子搞了自己的一套「闷声发大财」。

2.将邓企业改制的限制性规定全部放开,将1989年7月《中共中央向全体中国人民郑重承诺》七条)踩在脚下。

踢了邓小平的埸子。江泽民将邓只允许一部分人先富的限制性规定扩大到全党。贴到中共大小党魁、政治局常委、131万高官及其家族亲属配偶子女身上,让中共所有的官员不是商外监商,而是官官都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谋私;官官都可以廉价接收国有资产;官官都能带领亲属、配偶、子女打著改制的幌子为家族抢得国有集体企业。从此开始了以官商勾结腐败、高干子女及配偶可以经商办企业为主导的企业改制。

结果,邓小平允许一部分厂长经理先富起来的改制受益主体,在江泽民手裡变成了中共官员自己。

3.卸载了被邓小平赋予的「先富」的那部分受益的厂长经理「带后富」的责任和义务。使他们原本因为要兑现「带后富」的责任和义务而以雪糕、奶酪、豆腐渣的价格从公有制企业拿走的金山银山,都变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

由于卸载了带后富的责任和义务,邓小平改制受益的那部分厂长经理廉价获取的企业巨额财富,就等于是被江泽民抢来送给他们的,其在所谓的「邓小平改制」中的受益过程,也变成了犯罪过程。实际上,这些人,后来有不少沦为江泽民集团的奴才。今天,习近平杀猪(打劫个体)也是针对这部分人。

江泽民此举一石二鸟。既卸载了被邓小平允许先富的那部分厂长经理承担的带后富的责任,让这部分厂长经理的改制获利性质和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统一,使这部分厂长经理成了江泽民集团抢劫犯罪的掩护,同时,又收买了这些厂长经理。

今天的中国大陆,江泽民集团眼裡的人民,就是这些被他们卸载了先富带后富责任的厂长经理(包括被江泽民写进三个代表里的文化人和被他们聘用的国家公务员)。而被抢的一无所有的14亿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由于生存需要向他们要饭吃、要衣穿,只能够当顺民、做奴隶,在他们眼裡根本就不是人。

4.打著企业改制的幌子作恶,江泽民让中国大陆万分之一的人掌握了全天下90%以上的财富。

当受益主体由邓小平限定的厂长经理变成江泽民集团之后,中共的企业改制就演变成了一埸由大小党魁、131万高官及八大家族,哄抢瓜分14亿中国人民财富的刑事犯罪。这场犯罪,让中共沦为对立于14亿中国人民的刑事犯罪集团。

今天的中共己经蜕变成了一个由江泽民打造的黑帮,搞独裁、专制、暴政、抢劫、贪腐、淫乱的流氓权贵利益集团(简称:江泽民集团)。

可以说,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江泽民和江泽民集团成员都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了万千大罪。笔者认为:儘管这些中共的官员们罪恶纍纍,但罪恶之源在于江泽民。只要他们肯脱离江泽民的魔掌,去邪归正,就都有机会与人民善解,唯江泽民不能!因为这万千大罪的罪责均繫于江泽民一身。江泽民是这个犯罪集团的主谋、主犯。

综上可见,江泽民集团抢劫国有集体企业的犯罪,得手于邓小平的企业改制。但是,从中我们也看到:邓小平搞的企业改制与江泽民集团的强盗逻辑根本不同。

责任编辑: 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3908.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