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铭:大选舞弊将掀盖 中共软件是元凶

作者:

图为乔治亚州格威内特县工作人员观看扫描的选票。本次大选中屡次发生“故障”的Dominion系统也在该县多次发生问题。(Jessica McGowan/Getty Images)正体简体

本月初的美国总统大选已过两星期,赢家依然悬而未决。十一月十三日,川普总统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表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盗窃事件,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次被操纵的选举。”

十一月十四日,川普总统推特Twitter)上贴出视频证据,显示大选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普洛斯(John Poulos)承认选举软件“多米尼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s)与中共有关联。川普在推文写道,选举被人做了手脚,用激进左派私人公司拥有的“多米尼”(Dominion)投票机进行投票。该投票机恶名昭著,无法获得德克萨斯州的使用资格认证。

翌日,川普总统明确表示:“我没有丝毫退缩,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福克斯新闻》中,也证实投票软件Dominion有中共与委内瑞拉背景,该软件被安装后门,幕后操盘者可以掌握计票情况,并以人工干预计票结果。朱利安尼表示,非法选票数量足以使结果翻盘的每个州,我们都记录在案了。

早在今年一月,Dominion公司首席执行官普洛斯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就说明,“我们的产品中确实有来自中国的组件”。密歇根州与乔治亚州等州都使用了Dominion软件,该公司老板和投资者与民主党人有关系,在奥巴马拜登政府期间,该公司确实向克林顿家族基金会捐款并与之合作。

十一月六日,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劳拉‧考克斯(Laura Cox)表示,密歇根州数十个县使用了Dominion软件,该软件仅在一个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就让6000张选票从川普转给拜登,使用此软件的那些县需要仔细检查是否存在类似问题。

美国总统大选使用了委内瑞拉(外国)公司产品来计算选票,这本身就是非法的。Dominion是一个激进的左翼公司,其创办者是安提法(Antifa)的狂热支持者──前委内瑞拉社会主义领导人查韦斯(Chavez)。Dominion使用的软件是由一个名为Smartmatic的公司提供的,该公司由查韦斯创建并由查韦斯的两个盟友拥有,被用来在南美洲的选举中作弊。Dominion牵涉的国家安全问题,层面深广,不言可喻。

朱利安尼表示:“在底特律,我们有证据表明十万张选票是在凌晨4:30送进来的,并被计入总数。作弊到什么程度?我们有四个目击证人,其中一个是Dominion公司的前雇员。根据他们的证词,每一张选票都是投给拜登的,而且选票上只有拜登的名字(而没有其他选票应该具备的信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拜登的团队知道自己落后了,因为Dominion系统通知了他们,于是只有足够的时间在选票上显示拜登的名字,而来不及做其它手脚。”

Dominion首席执行官坦承该公司使用的软件来自中国,此事非同小可,也衍生了许多国际社会长期轻忽而潜藏已久的“中共网络渗透”问题。

十月十四日,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了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报告,中共连续六年倒数第一,是65个国家中网络自由情况获得最差评分的国家。报告说,全球网络自由情况十年来持续下降,中共还趁“武汉肺炎”疫情之机,扩大网络监控、数据搜集和审查言论,用高科技手段进行社会控制。

中共早期即利用“长城防火墙”控制中国民众访问国际互联网,并大量使用数据驱动技术以监测、控制和审查国内民众。此后,中共再以全方位的监视系统“金盾工程”、开发拦截信息软件,包括“人脸识别”与“步态识别”等系统,对民众的监控逐步升级。

十月初,《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哈德逊学院(Hudson Institute)研究员克劳迪娅‧罗塞特(Claudia Rosett)的文章,指出中共利用联合国向全球搜集大数据,争夺国际新标准制定权,对全世界进行监控,从而输出其审查与监控人民的暴政模式。其中,“地理空间中心”将设在浙江省德清县,而“大数据研究中心”设在杭州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副主席马克‧沃纳(Mark Warner)认为,中共企图控制下一代数字基础设施,此与美国的价值观完全相悖,例如透明度、包容不同意见与尊重人权等。他表示,“中共正在开发一种技术治理模型”,威胁与日俱增。

十月二十三日,美国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指出,中共惯用统战,“建立档案嗜好是列宁主义政权的特征,透过收集与利用大数据,使得国家政策有利于北京为所欲为”。对数据进行建档的“深圳振华数据信息技术公司”,产品买家正是中共国安系统,这些官方掌握的数据档案,可让中共用来施压、勒索、威胁特定对象或污蔑、分化某一群体。

证诸此次美国大选的舞弊与争端频现,《华尔街日报》专文、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与白宫副国安顾问的担忧赫然成真,中共的魔手伸入、渗透美国大选的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十一月十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目前有近50个国家与170家电讯公司加入了美国领导的“干净网络”,这些国家的5G网络建设只使用可靠供应商,而不使用“华为”等中国公司提供的设备和技术。

中共不仅处心积虑的监控网络、搜集大数据与染指5G,一般民众即使只是玩电子游戏当娱乐,也暴露于危险境地而不自知。

十月二十八日,曾任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资安专家艾特尔(Dave Aitel)与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研究员司马乔丹(Jordan Schneider)投书《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共掌握全球电玩市场的程度,更甚于“抖音”(TikTok)或“微信”(WeChat)等软件,这已构成重大威胁与更迫切的国家安全问题。

这篇以“如果你打电玩,中共或许就在监视你”为题的文章中指出,过去十年来,中国科技巨擘“腾讯”投资或收购了全球数大知名电玩开发商等。中共藉由封锁不同政治立场的玩家,展现它控制电玩内容的影响力,也搜集美国民众的资料;再透过读取这些数百万名玩家的电脑,来从事各种情报活动;中共还逼迫好莱坞对北京敏感话题噤声,得以审查美国言论。

多年来,中共运用科技手段以强化专制独裁,戕害人民的言论自由,秽行劣迹斑斑可考;它难掩狼子野心,登堂入室想藉由联合国“地理空间中心”与“大数据研究中心”的合法招牌,把审查与监控民众的丑恶行径延伸到海外;亟思扩充5G网络建设的国家,与许多沉迷电玩的民众,已陷入了中共的红色网络牢笼中而不自觉;如今,它的魔爪妄图箝制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为其称霸全球做好铺垫。

美国总统大选正如一面照妖镜,映射出中共画皮下的红色魔鬼真面目。鉴往知来,举世各国的政府、议会应该提高警觉,料敌从严,强化国家安全的架构体系;即使普罗大众,也要健全资讯与通讯的安全意识,以确保基本人权不受中共的侵犯,从而享有真正的网络自由。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17.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