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经纬西东:美国大选血色三角 人类文明生死之战

只要他们愿意,科技巨头们只需躲在电脑后面,就可以系统性地修改、控制选票数据;只要结果不超出事先程序设计的浮动范围,一切都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了无痕迹,神鬼不知。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硅谷的大部分捐款和选票,都给了民主党。今年,出名的左翼扎克伯格向选举管理部门提供的资金,几乎与联邦政府一样多。

【1】

在历史的长河中,任何人的一生,不论多么传奇,都只是烟花一瞬。我固然十分关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川普拜登双方的输赢,固然毫不掩饰对川普人格魅力和执政战略的偏爱,但我更关注的,是未来的人类世界,将沿着什么样的轨迹、规则和方向发展。

而对于思想者和政治家,比他的个人传奇、短暂输赢更重要的,是将给后人留下什么样的思想和制度遗产。

【2】

世上很多人,很多事,离得太近,反而看不清,在时间和空间上拉远一点,反而能更清晰地呈现真相。

今天的美国总统大选,固然是十分焦灼,但两年前的一篇文章,或许已经无形中透出了今天的许多端倪——这不是胡乱联系之下的阴谋论,而是基于事实和逻辑的合理推论。

【3】

2018-11-1416:44,前瞻经济学人发表Emma Chou文章《预言硅谷是反乌托邦式毁灭的引擎为什么科技CEO们都爱着尤瓦尔·赫拉利?》文章写道:

《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作者、未来主义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担心,硅谷正在破坏民主,并带来一个反乌托邦式的地狱,在那里投票已经过时了。

他担心,通过创造强大影响力的机器控制数十亿人的思想,大型科技公司正在摧毁一个拥有自由意志想法的主权个人。

他担心,因为技术革命的爆发,需要的劳动力越来越少,硅谷正在创造一个小小的统治阶级和一个充满愤怒的“无用阶级”。

硅谷在一定程度上对民主的未来不乐观。华盛顿变得越混乱,科技界对创造其他东西越感兴趣。

今年夏天,将赫拉利推荐给读书俱乐部的马克·扎克伯格承认,他对独裁者凯撒·奥古斯都的迷恋。“基本上,”扎克伯格告诉《纽约客》,“通过一种非常苛刻的方式,他维持了200年的世界和平。”

赫拉利最近的TED演讲主题为“为什么法西斯主义如此诱人——以及你的数据如何为它提供动力”。

当我们登上赫拉利为参观租来的黑色特斯拉时,他提到了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他的小说《美丽新世界》震惊了几代人,这部小说描绘了情绪控制和无痛消费的体制。赫拉利说,今天读到这本书的读者经常认为这听起来很棒。“一切都是如此美好,这样一来,这本书就是一本非常令人不安的书,因为你真的很难解释它有什么问题。”他说,“而今天,你们确实从硅谷的一些人那里看到了朝向这个方向发展的愿景。”

赫拉利说,有趣的是,与政客不同,科技公司不需要新闻自由,因为它们已经控制了信息传播的方式。他说,他已经让自己屈服于科技高管的全球统治,并指出了政治家们的处境要糟糕得多。“我遇到了很多这些高科技巨头,而且他们一般都是好人。”他说,“他们不再是匈奴王阿提拉。在人类领导人的抽签中,你可能会变得更糟。”

赫拉利告诉观众,自由意志是一种幻想,人权只是我们告诉自己的一个故事。他说,政党可能不再有意义了。他继续辩论道,自由世界的秩序依赖于诸如“客户永远是对的”和“听从你的内心”这样的虚构,并且这些想法在人工智能时代不再适用,因为在这个时代,心灵可以被大规模操纵。

赫拉利后来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硅谷对普遍基本收入的概念如此兴奋,或者为人们提供的津贴,无论它们是否有效。消息是:“我们不需要你。但我们很善良,所以我们会照顾你。”

【4】

上述文字,在当时也许读来无感,但是今天,放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下,是不是很触目惊心?

今天的大选,仿佛就是上述文字的镜像!而且,正因为上述文字离今天的时间距离远,显得更加理性客观。

只要他们愿意,科技巨头们只需躲在电脑后面,就可以系统性地修改、控制选票数据;只要结果不超出事先程序设计的浮动范围,一切都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了无痕迹,神鬼不知。至于大选结果,一切尽在掌握,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另一方面,科技巨头们预料到大量人口在从“被剥削阶层”向“无用阶层”的不可逆发展过程中,他们一方面可以通过技术操纵剥夺人们的自由意志,另一方面则通过扶持左倾福利主义的傀儡政权安抚大众。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硅谷的大部分捐款和选票,都给了民主党

据悉,今年,出名的左翼扎克伯格向选举管理部门提供的资金,几乎与联邦政府一样多。

今天还在以为美国的左右两党竞选可以达到社会平衡的人们,应该睁眼看一看技术霸权的现实。而且,一定要心中有数的是:自有人类以来,最重要、最深刻的革命,都来自科学革命技术革命,它甚至直接影响政治革命和宗教革命。

【5】

今天的美利坚,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技术霸权(引擎),左倾信仰(民情),人口结构(民主党为了选票,以高福利和选票纵容、拉拢非法移民),形成面目狰狞的“血色三角”,全面侵蚀开国元勋们奠定的立国根基。

而世界上其它国家和地区,并没有坐山观虎斗的资格,除了人口结构不像美国新移民大量涌入之外,其它两个影响因素,威力一点不亚于美国本土。

而人口因素导致的族群、人种、信仰冲突,在左派思潮源头的法国,情形未必比美国轻松。法国最近发生了XXX斩首事件。在法国,黑人甚至打出了“白人滚出法国”的旗号,他们的理由,一是“人类文明起源于非洲”,二是“黑人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法国白人正在逃离大城市,将核心地区拱手相让。某种程度上,今日法国正在重蹈美国城市化早期,以及曼德拉执政后,南非约翰内斯堡都市中心空心化的覆辙。

“电脑系统可以轻松地修改成百上千万的选票,兵不血刃地夺取政权。社交媒体可以全面审查言论,甚至封禁民选总统的声音。这些仅仅是九牛之一毛。科技越发展,社会越专制。如何防止科技对文明(信仰、道德、伦理、常识)的颠覆,将是人类的终极课题。”(Busschool)

【6】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已经分析了左倾具有自我极化的规律。

很多人以为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惨败后,会停止极左主义,回归到那个曾以工人阶级为主的政党。可是,民主党一把手佩洛西不仅没有回归,反而在极左之路上继续狂奔。民主党的姐妹四人帮,在极左道路上走得更远。老王开灰机《翻盘希望剧增,为毛川普永不认输?》(2020.11.14)写道:

那个奥马尔虽然自己淫荡得一笔,却要求美国实施XXX宗教法,对全美所有女童实施惨无人道的割礼!特莱布虽然也是XXX教,但她深深爱着祖国巴勒斯坦,并以消灭以色列为己任;至于非裔黑人议员普莱斯利,她的要求比较简单,就是所有美国人都要向非裔黑人赎罪,永生永世为奴为娼……

四姐妹帮之首的AOC不仅最左,还是2028年最热门的美国总统人选!

AOC一直试图推动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实施70%税率……连一直呼吁提高富人税率的比尔·盖茨都忍不住开喷“有些政客现在终于已经变得如此极端,以至于我要说:不!”

之后,AOC对比尔·盖茨说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从道德角度说,亿万富翁都应该放弃财富”。当然,如果亿万富翁们(比尔·盖茨)不愿意放弃财富,AOC有一百种方法让他自愿……

在无数美国年轻人的疯狂追捧下,年仅29岁的AOC在2018年改写美国历史,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国会女议员!不过,改写美国历史也不足以说明AOC真正的实力。比如……

美国所有众议院议员在 Instagram上的粉丝总数有151万,其中AOC粉丝占150万!在tiktok上2024总统人选的应援视频热度中,AOC有1亿,而川普才1800万,到了拜登就只有20万……

最高法院还没有宣布川普败选,11月6日, AOC发推呼吁她的支持者们举报川普支持者,建立“川普支持者数据库”,统计在川普政府任职的人、川普支持者和帮助川普的人名单,不准许他们任职政府职务、加入公司董事会、担任教职甚至进入上流社会。甚至株连到川普支持者的孩子……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6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