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颜丹:钟南山曝惊人数据 中共官媒急灭火

作者:
有意思的是,2月7日,中共官方曾公布,武汉当天的死亡率是3.14%。如果按“10倍以上”来算,结果就与钟南山此时公布的死亡率十分接近了。也就是说,钟南山所说的40%的死亡率极有可能不是“在院”、“最高峰”患者的死亡率,而就是武汉整个地区染疫死亡的真实情况。钟南山一不小心说了大实话,中共肯定心急如焚,想赶紧救火、灭火;因此,明知自己的数据假的离谱,也要硬着头皮说出来。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共隐瞒下扩散全球。图为北京火车站的防疫人员

11月20日,中国大陆多家媒体都刊登了《钟南山武汉地区新冠危重症患者死亡率近40%》一文。只因当天,“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CBioPC2020中国生物制品年会’上表示,重症新冠肺炎死亡率非常高,全国范围内的统计显示,重症新冠患者死亡率为1.4-4.5%,武汉地区的危重症新冠患者死亡率约40%”。

然而,未等中国人惊掉下巴,中共官媒就开始进行“精神按摩”。11月21日,中共有官媒立即刊发、转载《意大利去年9月或已有新冠病毒!钟南山公布一个新数字》一文,试图将民众的视线从惊人的“死亡率”上挪开。

文章说,“根据官方统计,武汉在院重症病例数量最高峰时为2月19日的9689例”,而“到9月2日,武汉因疫情死亡的人数共3869人”,因此,“这两个数据相除得出比率为39.9%,与钟南山院士团队研究数据很接近”。

首先得说一下官方统计的“3869人”。按照上面的说法,从今年2月到9月,武汉死于疫情的人数只有三千多人,这实在假的离谱。而将这一数字与“在院”、“最高峰”患者数相除,就能得出39.9%的死亡率,也十分荒谬。

那时,染疫的患者有多少能住进医院,从湖北导演常凯临终前在遗书上的血泪控诉就足见一斑。中国有身份、有地位的中产都住不进医院,更何况普通人!当时,国内已有不少媒体在报导,医院“一床难求”。

要想探知武汉真实的死亡人数,其实不难。今年6月,美国在最新的调查报告中提到的三项数据足以为我们提供参考:

其一、火葬场的工作量。武汉各家火葬场原来一天只营业4个小时,可从1月25日之后,工作时间就增加到每天24小时。而武汉有8家火葬场,其中7家的资料显示,平均每天要火化680具尸体。

其二、移动焚尸炉的数量。到2月19日,武汉又从外地调来了40个移动焚化炉。也就是说,因染疫死去的人已经多到无法在火葬场进行焚烧了。

其三、骨灰盒的数量。从3月23日开始,武汉市政府允许居民领取骨灰盒。根据死者家属领取骨灰盒的数字来看,该报告统计死亡人数应该是3万6千人,是当时政府公布的2500人的10倍以上。

有意思的是,2月7日,中共官方曾公布,武汉当天的死亡率是3.14%。如果按“10倍以上”来算,结果就与钟南山此时公布的死亡率十分接近了。也就是说,钟南山所说的40%的死亡率极有可能不是“在院”、“最高峰”患者的死亡率,而就是武汉整个地区染疫死亡的真实情况。

钟南山一不小心说了大实话,中共肯定心急如焚,想赶紧救火、灭火;因此,明知自己的数据假的离谱,也要硬着头皮说出来。

一方面,中共对钟南山的非官方发布不满,但又不想否定他,毕竟他是中共自己认定的权威;否定他,就等于在否定中共自己;无奈之下,只能为那“40%”找说法。

另一方面,趁着第二波疫情有到来之势,继续给国内的无知民众洗脑,让他们相信中共抗疫已取得成功,更不可能在统计上造假。同时,想再次向老百姓证明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钟南山说对了,与官方一致,只是没说清楚而已。

此外,中共官媒刊发的文章开篇就提到,11月11日,《肿瘤杂志》有研究表明,意大利去年9月就出现了SARS-CoV-2特异性抗体呈阳性的人群。央视新闻称,这意味着,“病毒在意大利的存在时间又往前推了5个月”。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甩锅意大利,并非中共第一次。今年3月21日,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就刊登了《意大利知名专家:中国疫情爆发前,病毒或已在意大利传播了》一文。喉舌央视也以“意大利专家:高度疑似新冠病毒或于去年底已在意大利、英国出现”为题进行报导。随后,大陆一些知名媒体也纷纷进行转载。

但实际情况是,那位意大利专家几日后就在《罗马日报》上公开指称,中共官媒对其言论“断章取义”,是其“对内和对外的政治宣传”。他曾说,“在我们知道病毒在中国爆发之前,病毒起码已在伦巴第大区传播了”。其实这话已经点出,中共刻意的隐瞒了疫情在中国爆发的真实情况。

他甚至还援引美国《科学》期刊的研究指出,“毫无疑问,这病毒是中国的”,且开始传播的时间可能早于去年11月。这句与上句无疑都指向了一处,那就是中共的掩盖、瞒报。而令他更为“诧异”的是,对于他所重申的那些真话,中共官媒却从未进行过报导。

不仅如此,在时隔8个月后的今天,中共又把这口锅扣在了意大利的头上;又搬出什么杂志、教授,企图甩锅成功。然而,中共此番能否成功,从它把失败的伎俩再次用在意大利身上就可猜出个大概。此外,中共如此急灭火、急甩锅,也再次让其内心的恐惧尽显。

武汉死亡率40%一经宣说,就把中共吓得够呛。可见,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致死率之高已成为中共的死穴。如此致命的病毒在中共的瞒报下,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但最终都将成为中共难以偿还的血债。今年10月,已有调查显示,14国民众认为是中共处理疫情不力,从而导致了病毒在全球蔓延的平均中位数为61%。

如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祸害全世界,既归因于中共隐瞒真实的数据,更由于它一直在掩盖病毒的真实来源。要知道,病毒来源问题也同样是中共的死穴。

这月初,美国《纽约时报》报导了有关中共病毒源头难以调查的问题。其中提到,今年2月时,中共就与世界卫生组织勾结,想方设法阻止国外的科学家在中国调查源头。而最近,中共又批准了一份所谓外部调查人员名单。但世卫组织已同意,要将调查的关键部分,即“关于中国首批患者和华南海鲜市场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交由中国科学家来主持。看来,坚决不让外人来查病毒,已成为中共死守的一道防线了。

然而,无论是千方百计的拦着,还是不顾一切的甩锅,中共最终暴露的,都是它自己的心虚和胆怯。中共掩盖、谎报数据,自然就怕类似“死亡率约40%”这样的真实数据曝光。中共泄漏病毒,导致全世界深陷灾难,自然就怕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的真实身份被昭然若揭。但无论怀揣着怎样的恐惧,中共都难逃被清算的宿命。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59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