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从美国大选看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

作者:
美国的左派也是这样,热衷的其实并非“平等”,而是要营造一个永远在“争取平等”的局面,这个“争取”的过程,就是不断煽动一部分民众跟另一部分民众斗争的过程。

川普支持者游行

这次美国大选,很多投票给拜登的选民就是冲着一个所谓“平等”去的,什么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收入平等、教育平等,等等。一些华人朋友中也有这样的人,以为投票给左派就能不被人歧视。我们就来说左派或者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是怎么回事。

此“平等”非彼“平等”

“平等”,在各个民族的语言里,应该说都是一个褒义词。法国人最浪漫的三字诀“自由、平等、博爱”就少不了这个“平等”。托马斯・杰弗逊的《独立宣言》中那句不朽的经典“人人生而平等”更是给“平等”赋予了一种神圣的色彩。

“平等”的确是个好东西,所以,坏人也一定会用“平等”来包装自己。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核心——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背后的所谓道德基础就离不开“平等”。可以说“平等”是共产主义价值观里最有诱惑力的词汇之一,所以才能够蒙蔽一代又一代人。

但是,此平等非彼平等。杰弗逊说的是天赋人权的平等,你有自由,我也有自由,你和我享有自由的权利是平等的。而马克思说的“平等”,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在前苏联和中共这样的共产主义国家,人们已经见证了他们所谓的“平等”是什么:只能在媒体上听到一个声音,只能信仰一个共产邪教,也就是说,你没有言论信仰自由,我也没有言论信仰自由,你和我在都不享有自由的待遇上是平等的,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平等”。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平等”为什么与杰弗逊的自由社会的“平等”截然相反呢?深挖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信不信神的问题。杰弗逊信神,相信人权是天赋的,人的自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种前提下的“平等”注定是大家都有自由的“平等”;马克思和共产主义者不信神,相信人权是由特权阶层来经营的,他们嘴里的“平等”是由这个特权阶层来决定的。特权阶层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就必然要限制人民的自由,最后一定是大家都没有自由的那种“平等”。

共产主义“平等”在美国的一次预演

大选之后美国几大主流媒体选择性失明的报道,可谓是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在美国的一次预演——大家都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言论自由上实现了共产主义的“平等”了。美国主流媒体一切报道都是统一口径,一致性地选择了站在左派或者共产主义一边,一边倒地对拜登当选大肆渲染,一边倒地全力封杀和诋毁川普(特朗普)团队提出的大选舞弊指控。看看那些媒体的标题,“汹涌的谎言”、“毫无根据的选民欺诈指控”、“选民欺诈投诉是垃圾”,对作弊指控视而不见,盲目地加以否认,几大社交巨头更是明目张胆地过滤封锁有关舞弊的内容。拿《纽约时报》举个例子。在11月11日的头版头条,大标题写着“全国各地负责选举的官员们称没有欺诈”,然后就是罗列了几个地方官员说不存在欺诈的言论。这太让人想起了中共抹黑法轮功的时候,大标题“愤怒揭批”,然后搞几个人来声讨的宣传模式了。再看看社交媒体脸书禁止拥有30万人的“停止盗窃选举”(Stop the Steal)组织,嘲笑性地宣称他们“煽动暴力”,推特更是直接对内容进行审查,只要提出关于选举欺诈的各种现象时,就会贴上诋毁性的标签。

要知道本次选举超过七千多万人投票给了川普,现在这些人好像都不存在了,他们的声音在主流媒体上听不到了。这一切做法象极了中共的宣传部和臭名昭著的长城防火墙美国媒体在报道大选上竟然沦落到与中共喉舌何其相似的地步。

媒体记者本来就是有做调查报道的责任。二零二零年由于“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导致大量采用邮寄选票,邮寄选票又是最容易产生欺诈的投票方式;还有很多投票观察员也出面写下宣誓书声称他们在投票场所受到不公正对待,无法监督投票过程;有关投票机软件系统带来的争议更是动摇着美国的民主基石。所以,这一切都表明舞弊绝对是值得记者们去调查探究的事情。可是呢,却发生了只有在中共那样的极权统治下才可能发生的事情。媒体变成了左派的喉舌,不去调查,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把媒体当作打击对手的工具,美国真的出现“一言堂”了。

他们今天可以封杀川普,明天就不会封杀你吗?这就是左派宣传的“平等”,大家的自由都会被封杀的“平等”。中国大陆的民众经历了这个惨痛的过程。农民帮共产党斗倒了地主,后来农民自己被合作化了;工人帮共产党赶走了资本家,最后自己也一无所有了;知识分子为共产党摇旗呐喊,最后他们自己被打成右派臭老九了。哪里来的“平等”?就是各个群体轮换地遭受共产党迫害的机会的“平等”。

“平等”是假,“斗争”才是真

你没有自由,我也没有自由,大伙“平等”了,要真是这样,那也算是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反正大家都一样。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这还只是共产主义“平等”的一部分,共产主义的核心还有一个“阶级斗争”,都“平等”了,如何“斗争”?中共每隔一阵就搞个运动,煽动95%的人去斗争另外5%的人,下次再轮到另一5%的人,永远斗争下去。美国的左派也是这样,热衷的其实并非“平等”,而是要营造一个永远在“争取平等”的局面,这个“争取”的过程,就是不断煽动一部分民众跟另一部分民众斗争的过程。这个斗争的过程,就是特权阶层奴役百姓的过程,就是把人的道德弄得败坏的过程,拖人下地狱的过程。

拿种族问题来说,黑人社区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单亲母亲,黑人社区有75%的孩子是单亲妈妈(相比白人社区才25%),孩子在不良环境中成长,日后必然造成一系列的包括教育、吸毒、暴力、犯罪、非婚生子等等问题,每年黑人因凶杀案死亡的人90%以上发生在黑人与黑人之间。可是,长期以来,左派眼里故意看不到黑人社区的这些问题,也故意不想要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可以说黑人社区的这些问题本来就是左派故意造成的。左派满眼看到的都是肤色,肤色就是他们的本钱,制造种族之间的矛盾对立就是他们的事业,那些投票给左派一厢情愿指望肤色平等的人们,包括某些华人们,他们是指望错人了。

那些大选中投票给左派的人,很多还沉浸在一种“斗争胜利”的亢奋中,在社交媒体上对于揭露舞弊的行为也横加指责,谩骂发泄,同“一言堂”的宣传一个鼻孔出气,意识不到这是共产主义幽灵在利用他们去跟对方做“斗争”,更没有看到共产主义幽灵最后要夺走的也是他们的自由。

共产主义(图片来源:网络)

民众的觉醒,是对付共产主义的最佳良药

为什么在前苏联和中国上演过的共产党统治的悲剧还会在西方社会重演呢?就是因为许多本性善良的人,被共产思潮所蒙蔽,被鼓吹“平等”的花言巧语所迷惑,跟着推波助澜,成为了列宁嘴里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这次大选中,美国所谓主流媒体变成左派喉舌的现实秀,应该给美国人民敲响警钟。民众的觉醒,是对付共产主义的最佳良药。

川普总统所代表的美国人,就是在向共产主义说不,这不但是为了投票给川普的人民,也是为了那些被左派欺骗了的人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9/1528571.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