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谁是十年文革的历史罪人

作者:

我虽然是文革中出生,在文革中度过童年,但是对文革不像上一代人那样身临其境,所以对文革的了解更多的是通过一些文革当事人所写的回忆录才略知一二,随着时间流逝,也很少有人再谈起文革,最近看到央视热播《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又唤起了我对十年文革的关注。

文革虽然已经过去38年之久了,但是由于中国的执政者长期以来选择性遗忘,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曾经认为文革的主要罪魁祸首是林彪集团和王张江姚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其中林彪及其亲人死于专机坠毁,康生因病死得早,都没有在文革结束后被押上法庭审判,其他同伙都得到了应有的公开审判,分别判处了死缓、无期和有期徒刑,这些人大多都在牢狱中度过残生。至于文革的性质也在文革结束后召开的党的最高会议上通过的决议中明确定性为“文革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被林彪和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所利用的给党和国家带来严重灾难的一场浩劫。”这就是很长时间里,我对文革的大致认识。

但是这种认识随着我对中国社会的全方位分析中有了很大不同,我感觉到执政者对文革虽然全盘否定,但是仍然是避重就轻,并根本没有勇气对文革浩劫进行深究。从决议中的表述来看,当年的领导者只是对发动文革的错误负责,至于发动以后一直到结束,长达十年时间,他似乎都是被坏人所利用,因而不需要对文革的罪过负总责,无论文革造成的灾难多么严重,他都可以免于被追究刑事责任。根据这种逻辑,那个领导者应该是一个脑筋不够用的白痴,如同西晋白痴皇帝司马衷,要不然,就算一个脑筋比较正常的普通人也不可能被坏人利用十年时间而不觉悟吧?“中华民族五千年才出一个的天才人物领导中国革命战无不胜的伟大领袖”,居然会被一帮坏人利用了整整十年时间,这怎么可能呢?如何说得过去?到底谁利用谁,决议明显是颠倒了主从关系,难道说中国人都是三岁小孩的智商?这其中分明有意隐瞒了什么不敢公之于众的历史真相,再不然就是有意歪曲历史真实。但是,谁需要对文革十年负总责?这个问题才是人们最关心、最核心也是最不能回避、最无法回避的问题,至今三十八年过去,也无人有勇气出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大家都真的不知吗?非也:当年的领导者晚年已经自己对文革十年的责任供认不讳,他曾说过,他的一生干了两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搞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甚至说今后每隔三五年,都需要这样搞一次。而他的妻子在法庭辩护中也说得再明白不过:“我是一条狗,主子要我咬谁我咬谁”。如果不是他重用了一大批祸国殃民的坏人,并作为这些坏人的总后台,文革的灾难未必如此巨大。但是,即便问题的答案如同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掌权者就是非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张冠李戴,指鹿为马,把狼腿拉到狗腿上,屁民又能怎么样?林彪、四人帮等不过是马前卒,这些坏人都是百分之百的恶贯满盈的罪犯,而他作为最高领导者,仅仅只是犯了一些错误?反右是错误,大跃进是错误,人民公社饿死3000多万是错误,十年文革2000万人死于非命,受迫害1个亿,还是错误,中国历史上像这样老犯错误的皇帝大概也是史无前例吧?

他在世时,全中国人把他当神灵来敬拜,他死后,有人还想把他继续当神灵来敬拜,但又有人说他根本不是什么神灵,因为他死后不到一个月连他的妻子、亲侄子也保佑不了,都被捕入狱,差点枪毙,这个神灵的威力也太值得怀疑了。但是无论怎么说,他生前的所作所为已经注定了终有一日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如若不然,几千年来佛家宣扬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岂不是一句废话?退一万步说,即便干坏事不一定要遭到报应或者不害怕遭到报应,做一个普通人最好还是力争不干坏事,少干坏事,难道说一个国家领袖,坏事干得越多越伟大?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3/1548838.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