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李怡:辛丑“日日是好日”

作者:
德兰修女大致说过这样的话:人们不讲道理,但你还是要讲道理;你做好事被指别有用心,你还是要做好事;你诚实坦率受攻击,你仍然要诚实坦率;你多年营造的事情毁于一旦,你还是要营造……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庚子去,辛丑来。人不同,事不同,世事大不同。庚子年,恐是我人生岁月中唯一没有任何一天较为开心的一年。瘟疫施虐,苛政横行,小人得志,好人蒙难,墙国嚣张,自由遭殃,价值崩坏,道德沦丧……

全球罹难,世情下,人们纷问辛丑运程。无论印度14岁神童阿南德,还是香港堪舆家,都预测厄运仍会在今年延续。日前《苹果》、《东方》就香港运势往黄大仙求签,分别获93签“孔子闻卫乐”和25签“朱洪武登基”,前者签文有“郑卫之音不忍听”句,“郑卫之音”《礼记》指为“乱世之音”,现时香港就是郑氏噪音;“朱洪武登基”意味将大杀功臣,曾钰成已首遭开铡,在民主派被灭后轮到地方建制派矣。历史不断循环。

想起已故哲学家劳思光。劳公年轻时曾遇高人,授以占卜术,后又精心研读所有神秘学古籍,是少数会算大六壬(一种比较复杂的古老占卜术)之人,熟朋友中称他为“鬼谷子”。大约1975年,他就算出毛泽东会在来年去世,因应验被惊为天人。1981年我初识他时,他曾经帮我算过,算出我的过去还挺准。后来我问他,是否真相信神秘学,他说,电脑有千分一出错你就觉得不能接受,但算命若有50%说中你就认为很准;从科学上看,神秘学是缺乏根据的,只不过又往往应验,所以从经验上看就不能断然否定。

他说,就个人的行事取向,儒家有“义”与“命”的分际,义指是非对错,命指成败得失。他认为凡事都以“义”为先,即以是非对错作抉择,而以“命”即衡量成败得失居后。决定了义的选择,有时也会卜算命之所趋。

那时候刚传出中国决定1997年收回香港的消息,劳教授发起组织香港前景研究社,我也被邀参与,我们的出发点,是基本上不相信中共对香港的承诺,因而提出各种设想去延续港英时代的成功制度。不用说,我们的努力微不足道,而且成为少数螳臂挡车的失败者。我估计劳思光在组织这样的讨论时,大概也卜算过成败,但他显然没有因为卜算到会失败而放弃坚持和努力。

他这个做人的原则,对我后来的人生选择甚有影响。我也多次谈过关于义与命分际的事。不过,许多事情我们在道理上都懂,但当有现实考验时,往往就放一边了。庚子年从隐瞒疫情开始,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世卫的配合,香港国安法和“郑氏之音”,美国大选中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一面倒,墙国“有钱使得鬼推磨”的无往不利……“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的名句在这一年完美体现。

绝大部份东西方的知识人、媒体,没有义与命的纠葛,他们大都毫不犹豫地只顾得失成败,根本不考虑是非对错。包括香港曾经支持自由抗争的一些知识人和媒体人,近来也选择了成王败寇原则。

德兰修女大致说过这样的话:人们不讲道理,但你还是要讲道理;你做好事被指别有用心,你还是要做好事;你诚实坦率受攻击,你仍然要诚实坦率;你多年营造的事情毁于一旦,你还是要营造……

展望辛丑年,也许邪恶的现实持续,也许金钱和强权继续横行,甚至变本加厉,也许社会人人争着变犀牛,坚持维护个人权利的西方保守主义传统价值备受攻击,但没有关系,已经见识过世情的最坏,也不再怕更坏。坚持以是非对错的抉择为先,心境澄明就会令辛丑年“日日是好日”。

这不是失败者的精神胜利法,而是失败者以义为先的信念和心之所安的坚持。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1/1556040.html

文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