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程晓农:美军对中美军事对抗局势的最新评估

作者:
针对美国海军的这第三份报告,中国海南省政府下属的南海研究院去年12月29日发表了一份评估分析报告,标题是《中美全方位海上竞争的序幕即将拉开——美最新海上战略评析》。美国海军对南海研究院的这篇文章高度重视,今年2月19日,在美国海军官网上以《中国对美国海军新战略的评估》为题,全文翻译刊登了中共方面的这篇文章,未加评论。从美中双方的反应来看,彼此对另一方的一举一动都高度重视,随时紧盯。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中美冷战的当下节奏。

资料图片:2019年10月1日,北京庆祝共产党成立70周年的阅兵典礼。

最近,围绕今后美国如何防范中共军事威胁这个事关美国国家安全和东亚地区安全稳定的大事,美国海军和美国战略司令部提出了一系列供决策参考的报告和分析。2月10日,美国国防部专门成立了针对中国的国防战略工作组,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对红色大国启动了全面战备计划。这些动态值得充分关注。

一、美国国防部成立针对中国的国防战略专门工作组

目前美国的中国政策可分成军事和非军事两个侧面。多数国际媒体从外交、政治和经济层面来分析美中关系的未来演变,这种角度忽视了中国对美军事威胁引发的两国关系的恶化,以及这种局面对印太地区各国的冲击,也低估了双方军事对抗对全球经济和国际政治关系的影响,却高估了外交辞令对双边关系的实质性作用。

2月10日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拜登当天上午访问五角大楼时宣布,正式成立一个由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各军种及军事情报部门,共15人组成的制定美国针对中国的国防战略之专门工作组(Task Force),以评估国防部对中国的军事政策和相关军事项目,应对中共的挑战。该工作组由国防部长特别助理Ely Ratner领导,4个月后为军方高层提出具体的政策建议。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成立针对中国的军事战略研讨组。

美国国防部的消息指出,这个国防战略专门工作组承担着“突击任务”。国防部部长、副部长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渐进威胁”,中国正试图推翻现存的按国际规则形成的印太地区秩序架构,并使用所有手段企图让这一地区的各国臣服。这个专门工作组的任务是,检视美国的军事战略、军队运用方式、技术应用和军力配置、部队管理及情报方面的最高优先目标;也评估美国的盟国和伙伴,以及它们对中美关系以及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关系之影响;这个研究组也要与政府各相关部门保持沟通。

2月11日美国国防部再次发布新闻表示,这个工作组的具体使命是检查国防部所有与来自中共的“渐进威胁”有关的活动,尽最大可能把美国的应对军事活动按优先顺序加以协调整合,并检查是否有足够的资源。组长、国防部长特别助理Ely Ratner说,“工作组的最初阶段将是评估,团队成员将遍及整个部门,参观各部门并听取汇报,以了解军队的各组成部分现在所确定确实是他们的首要举措和首要任务。然后,工作组将这些问题精简为离散的最高优先级,并花费一段时间来判定,在各相关范围内陈述情况、评估和执行的恰当机制。”

2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举行了上任后的首次简报会。据美国《国防》杂志网站报道,奥斯汀表示,美国致力于维护国际秩序,而中国为自身利益“不断破坏”这个秩序。奥斯汀把中国描绘成美国国防部的“首要挑战”,他说,“从国防部的角度出发,我的首要考虑以及首要职责是守护这个国家,保护我们的利益。”

二、中美冷战军事对抗的特点

美苏冷战期间,美国虽然经历过与苏联较量的古巴导弹危机,也经历过苏联和中共参与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还在欧洲与苏联长期对峙,那都是在第三国战场上的两军对垒。美国以前从没考虑过美苏之间可能进入全面战争状态,因为知道苏联不愿意挑起对美战争而引致核大战。所以,美国并未制定针对苏联的全面国防备战计划,美军只有在亚洲战场的作战计划(朝鲜和越南)以及在欧洲战场的防御方案,还有就是弹道导弹和星球大战方面的军备竞赛计划。

现在美国成立这个国防备战专门工作组,意味着中美冷战的军事对抗进一步升级了。中美冷战的危险程度可能高于美苏冷战的危险程度,因为中共比苏联更具有侵略性,同时对核战争毫无顾忌,在这方面它继承了毛泽东爱好核大战的思维。

中美之间隔着浩瀚的太平洋,共军无法用陆军威胁美国,唯一可以用来威胁美国的就是海军。我在本网站2月11日的文章《拜登上任首月的美中关系》分析了这个问题。中共的这种军事战略,把中美冷战的前线定义完全改变了。中美冷战的前线不在地面上,也不在水面上,而是在水下。中共的战略核潜艇活动在什么水域,就意味着美国面临的来自某处海洋里的中共核威胁有多大。南海和台湾西南海域之所以对中共和美国都非常重要,原因就在于,这些海域是中国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和出击的水下通道之一。

现在,中美之间远隔重洋、陆地距离非常遥远的这个政治地理上,让美国防止战争的优势已不复存在。美国所面对的国防局面,与美苏冷战以及太平洋战争时期的局面完全不同了。中共试图完全控制南海东部和东南部靠近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的深水海域,以便它的战略核潜艇安全潜伏,又可以悄悄出击。这使美国随时面临远程潜射洲际导弹的核打击威胁。核潜艇威胁时代的冷战新含义是,中共海军战略核潜艇的射程7千公里的远程核导弹可以从东太平洋的任何位置对美国实行全面核打击。因此,美国为了国防安全,必须把侦察、防堵中共战略核潜艇活动的重点区域,推进到从日本延伸到台湾、菲律宾、再到印尼的所谓第一岛链周边海域。美军也只能这样做,因为第二岛链的各岛距离遥远,海域宽广,水下地形利于潜艇隐藏;一旦中共的战略核潜艇突破了第一岛链而进入中太平洋的深海水域,美军就再也无法有效防堵了。

三、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的署名文章警告中共的核威胁

在美国国防部成立上述机构之前,2月3日,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海军上将(Charles Richard)在美国海军的权威杂志Proceedings的2月号刊登文章。他表示,美国与中国爆发核战争存在真实可能。

美国战略司令部是美军的联合作战司令部之一,负责空间作战、信息作战、导弹防御、情报侦察监视、全球打击、战略威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领域。它组建于1992年,继承了美苏冷战时期的战略空军司令部。战略司令部负责对付来自共产党国家的洲际核导弹的威胁,要对付和消灭所有来自陆基、空射、舰基、潜基的核导弹。理查德海军上将曾担任美国潜艇部队司令和欧洲盟军潜艇部队司令。由海军上将来指挥战略司令部,说明美军现在最关心的是中共的战略核潜艇对美国的威胁。

理查德海军上将在文章中指出,自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国防部不再考虑核危机或与核大国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但当前的环境变了,发生大国危机或直接武装冲突的潜在风险是深远的。美军必须认真思考,如何与对手竞争并威慑对手,同时确保自己的盟友。他说,我们现在不是“陷入冷战”,而是比冷战还严重的威胁。过去这些年来中国已开始使用武力威胁手段,以美苏冷战时期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积极挑战国际准则和全球和平。如果任其发展,就会增加大国危机或冲突的风险。我们必须积极竞争,以制止他们的侵略;若对他们让步,可能会进一步鼓舞他们。

他认为,对中国,必须更重视它的行动,而不是其既定政策。尽管自196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宣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此政策可能在眨眼间发生变化。北京一直在扩大核攻击能力,包括首发打击能力。美国面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威胁以及它在灰色地带的活动,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为未来做好准备;必须在危机和冲突中保持战略威慑。美国军方必须将关于核大战的主要假设,从美苏冷战时期的“不可能使用核武器”,转变为当前的“使用核武器是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并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一现实。美军必须重新考虑如何评估战略风险,其结论是,与核武器对手的危机或冲突可能导致对方使用核武器。美国战略司令部已着手修订“战略威慑失败风险”的评估程序,如果战略上的威慑失败,我们将为采取适当行动做好准备。

四、美军的三个报告介绍海军的备战思路

在中美冷战中,承担国防重任的美国海军最近连续发布了三份报告。一份是《中国海军现代化:关于美国海军国防能力的考量,为国会准备的背景和议题》(China Naval Modernization: Implications for U.S. Navy Capabilities—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今年1月27日改定;另一份由美国海军作战部(即美国海军军令部)于1月11日公布,标题是《作战部长的海上作战计划,2021年(CNO NAVPLAN2021)》;还有一份是海军的研究报告,《海上优势: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胜》(Advantage at Sea: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去年12月完成。这些海军的军事报告通常不对公众和外国提供,但现在都对美国公众和外国公开了。通过海军的这三份报告,我们可以了解美国海军如何评估中美海军对抗局势的严重性和未来走向。

关于《中国海军现代化》的报告指出:在新的大国竞争时代,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建设,包括海军现代化建设,已成为美国国防计划和预算必须考虑的重中之重。中国现有4艘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nuclear-powered ballistic missile submarines, SSBN)和7艘核动力攻击潜艇(nuclear-powered attack submarines, SSN),未来几年这两种潜艇的数量会增加。中国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装备的巨浪-2型弹道导弹的射程为7200 km,从南海可攻击阿拉斯加、夏威夷,从东太平洋可以攻击美国的所有50个州。中国海军被视为对美国海军实现和维持战时对西太平洋海域的控制的一项重大挑战,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海军面临的第一次挑战。

近年来,美国海军采取了许多行动来对抗中国的海军现代化部署。美国海军将其舰队的更大比例转移到了太平洋;将最有能力的新舰和飞机以及最优秀的人员分配给太平洋;维持或增加训练和演习,与印太地区的盟国和其他海军接触与合作;增加海军的未来规模;开发新的军事技术并获得新的舰船、飞机、无人驾驶车辆和武器;开发新的作战概念(采用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部队一体化作战)来对抗中国。

《海军作战部长的作战计划》指出:中国是我们最紧迫的长期战略威胁,不能用乐观态度来看待它;要认识到他们是坚定的竞争对手,我们必须保持明确的决心,以竞争、威慑赢得胜利。如果威慑失败,我们随时准备面对侵略并果断地赢得战斗,压倒对手的防御,迫使冲突终止。我们的竞争对手依靠其以大量导弹来压倒我们的防御能力。我们需要固定和移动传感器以及潜艇和无人平台,在敌方的导弹防御区内行动;我们还需要军舰和飞机上的各种防御系统,提高舰队的防御能力并提供更多的进攻火力,包括定向能源和电子战系统之类的功能。

《海上三军种一体化》报告指出:本世纪初以来我们的三个海上军种(指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上警卫队)一直警惕地注视着中国不断发展的海军力量及其日益激进的行为,中国是最紧迫的、长期的战略威胁。它试图侵蚀国际海洋规则,限制海洋交通自由,控制关键点,并取美国而代之。为实施其战略,中国部署了一支由海军、海岸警卫队和海上民兵组成的多层舰队,以颠覆其他国家的主权。它继续使南中国海军事化,坚持与国际法不符的海上主张。中国还发展了具有核能力的世界上最大的导弹部队,旨在打击关岛和远东地区的美国和盟军。中国也已集中强大的战略、太空、网络、电子和心理战能力。

中国的做法威胁着美国利益,破坏联盟和伙伴关系,并削弱了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如果不加以限制,这样趋势将使美国的海军部队措手不及。要在不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下应对中国的恶性行为,需要有足够的海军能力和海上多军种的整合能力,并要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案。为维持威慑力和防止竞争升级为冲突,我们必须保持我们至关重要的军事优势。要准备让敌手受伤的方式,在双方竞争激烈的军事环境中远征作战,让对手不得不考虑军事对抗升级的风险,防止危机升级为战争。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部队要表现出明确的战斗准备以及支援威慑力和导弹防御能力;海岸警卫队为危机管控理提供其他手段。

在危机时期,联盟和伙伴关系是真正的力量倍增器。伙伴的军力和盟军部署可增强我们的威慑力,并展现跨国决心;他们可通过提供情报、后勤、网络和太空能力,进一步做出贡献;它们还可提供特种能力,如海上水雷战和反潜战。我们的联盟和合作伙伴部队也能提供帮助,确保航道安全并维护全球海上安全。如果我们的对手选择了战争的道路,海军将与陆军、空军、太空部队、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并肩作战,摧毁敌军并迫使战争终止。我们将使用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来保护美国和我们的盟国,并保持持续的战略威慑力,以防止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针对美国海军的这第三份报告,中国海南省政府下属的南海研究院去年12月29日发表了一份评估分析报告,标题是《中美全方位海上竞争的序幕即将拉开——美最新海上战略评析》。美国海军对南海研究院的这篇文章高度重视,今年2月19日,在美国海军官网上以《中国对美国海军新战略的评估》为题,全文翻译刊登了中共方面的这篇文章,未加评论。从美中双方的反应来看,彼此对另一方的一举一动都高度重视,随时紧盯。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中美冷战的当下节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4/1560966.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