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2021一号文件 中国种业危机 习近平也不敢轻忽

作者:
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号称“中共中央重视农村问题的专有名词”,从2004年到2021年18年,已经连发18个一号文件指导三农。讽刺的是,中国拥有几千年的养猪历史,但是目前祖代和曾祖代的种猪却主要依靠进口。现在中国百姓饭桌上的一些蔬菜种子多是进口来的。粮食安全必须从源头上保障。即便官方宣传饭碗端得稳,肉盘子菜盘子仍端不稳。

2014年至2019年,中国种子进口大于出口,常年为种子净进口国

北京当局发布了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在今次这份连续18年(2004年迄今)、习近平任内连续9年发布指导“三农”(农民、农村、农业)工作的一号文件中,种业的发展,首次被单独提了出来。

今年一号文件明确提出,打好种业“翻身仗”。这既是种业在一号文件的首次单独表列,也是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延续──习近平强调,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最高层史无前例地将卡脖子这个词如此使用,相当于把种子视为农业的一个“芯片”,这也意味卡脖子的不仅仅有芯片,其实还有种业。

中国种子贸易协会(CNSTA)发布《2019年中国农作物种子进出口贸易资料分析》显示,2014年至2019年,中国种子进口大于出口,常年为种子净进口国。即便是在赤字有所减缓的2019年,种子进口量6.60万吨,出口量2.51万吨,中国对于“洋种子”依赖度达72%。

在三大主粮中,玉米育种的自给率最薄弱。据陆媒公开报导,以中国粮食主产区东北和黄淮海地区为例,黄淮海地区种植的玉米主要是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55”品种,东北北部地方种植的玉米种子主要是从德国进口。西部地区的小麦产区的麦种,也有一部分依靠进口。报导称,以先玉335为代表的“洋种子”,一度占有吉林省玉米种子市场的七成分额。就有育种工作者自嘲:我们不用搞育种了,一个“先玉355”就够了。

在《每日经济新闻》相关报导中,曾引述广东省内一家种企的负责人的说法:除了水稻我们是世界第一以外,其他种子多少都存在“卡脖子”的情况;种质难弄,就好比杂交马易找,纯种马难求。

时至今日,在提到良种难求的问题时,2014年一桩旧闻依然会被提起:A股上市公司北京大北农集团董事长的妻子及员工等,因涉嫌盗窃孟山都、杜邦等公司开发的玉米种子被起诉判刑。

相比粮种,蔬菜种子对国外的依赖更显严重。2019年,中国蔬菜种子进口2.24亿美元,占农作物种子总进口额(4.35亿美元)的一半以上。即“洋种子”基本上对全部品种予以涵盖,本土前10强种业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只有15%。

参考最近半年来的公开报导:已有百年种植历史、素有“中国马铃薯之乡”之称的克山县(隶属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种植的马铃薯大多都是来自美国的“大西洋”,种植面积3万亩,占全县种植面积的一半。而在“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恰恰是洋种子的重灾区,洋种子所占的份额一度高达8成,目前也仍有三成之多。

报导还称,中国14亿人平时常吃的白萝卜,种子大多是韩国进口的,必不可少的辣椒,则来自以色列。俄罗斯的葵花籽、油菜籽估计占到中国市场的50%。俄罗斯从今年1月起,大幅提高葵花籽和油菜籽出口关税税率,从此前的6.5%提高至30%。潜在的意思是,我涨价,不怕你不买。西兰花国产种子占比只有5%,剩下的95%都靠进口。如果日本停止出口西兰花种子,中国的西兰花种植将面临灭顶之灾。

除了粮食、蔬菜,在餐桌上还有少不了的猪肉。在养猪从业者的眼中,种猪就是“猪的芯片”,中国的原种猪很多是依靠进口,这就相当于是卡脖子卡到猪身上。

据报导,1994年前,本土猪还占据着中国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到了2007年,这一数位已下滑到2%。目前占据了老百姓餐桌的是国外引进的“杜长大”(美国杜洛克猪、丹麦长白猪、英国大约克猪)。

另据“布瑞克农业大数据”指出,2020年,中国种猪进口总量超过2万头,创下历史新高。有专家表示,中国种猪规模年均千万头,2万头左右的进口种猪不值一提,中国不完全依赖引种。但是,关键问题在种质精良,不在数量多。

报导称,就中国养猪产业链而言,进口种猪主要是用于更新核心群,从国外进口的纯种猪是市面上销售的猪肉的“祖代”或“曾祖代”。报导举例,如果再遇到像2019年非洲猪瘟影响,就会造成4代种猪的“团灭”,这就意味着至少在4年时间内,种猪数量供不应求,如果此时国外对中国施行种猪禁运,那么影响将非常巨大。而每一代种猪养殖都是需要时间,“猪芯片”比半导体芯片更难搞定。

今年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来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他强调,大力开展种业“卡脖子”技术攻关,提升畜禽核心种源自给率。

这则新闻释放的信息是,种猪问题还只是畜禽种源危机的冰山一角。甫于2020年底卸任的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曾经表示:中国的祖代鸡,几乎全靠进口。2014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一语惊人:如今,北京烤鸭99%都是英国樱桃谷鸭的鸭种。

媒体也多有报导,除了种猪,中国的种鸡、种牛……甚至连北京烤鸭的种鸭,基本上都完全退出了上游领地,引种彻底依靠进口,它们如果被卡脖子,不仅会造成国内副食品的短缺,而且还可能引起物价的飞涨。

从粮种到菜种再到畜禽种,进口占比高,这也暴露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农民都选洋种子?一句话的答案是:洋种子一分钱三分货,甚至5分以上的货。

中国这场种业危机有多严重?寿光市南澳绿亨农业公司经理赵涛2017年曾说,我们和外国种业公司的差距可能有二三十年。官媒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2017年8月16日曾赴山东、宁夏调研,结果被当地农民追问:我们国家能造航母、能造C919大飞机,但为何不能研发出好菜种?

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号称“中共中央重视农村问题的专有名词”,从2004年到2021年18年,已经连发18个一号文件指导三农。讽刺的是,中国拥有几千年的养猪历史,但是目前祖代和曾祖代的种猪却主要依靠进口。现在中国百姓饭桌上的一些蔬菜种子多是进口来的。粮食安全必须从源头上保障。即便官方宣传饭碗端得稳,肉盘子菜盘子仍端不稳。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02/156335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