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余茂春:中共要在全球与美国争霸

作者: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观点》,我是唐琪薇。今天来我们《观点》节目做客的嘉宾,还是美国海军学院教授余茂春先生。余教授是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时期中国政策的重要智囊之一。在美中这一轮战略竞争中,什么是美国的最终目标?在美国海军学院任教近三十年的他,对中共军方实力以及情报战略等,有什么独到的观察?“台海问题”是美中关系最重要的议题之一。美国应该如何重新评估“对台政策”?一起来听听余茂春教授的观点。

记者:您曾经随美国国务院去中国,和中共军方高层有过接触。对中共军方的实力您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估呢?

余茂春:中国的军队是一个党的军队,它不仅是在武器的发展上,最大的精力,是(花在)中国军队对共产党的忠诚程度上,它有绝对的保障。所以它这些军队跟美国是没法比的。它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搞政治学习,搞忠诚保障。那么这个对战斗力的影响有多大?当然有。你比如说很多提拔上去的军官,他并不见得以他的技术娴熟程度来的,而是很多情况下是有政治因素的。另外一点,中国军队有很多急功好利的想法。他们发展很多武器,那么发展武器跟现代战争实际上很脱离的。美国参加的军事行动很多,所以它积累了很多经验,它的武器发展,它的长远规划,都是根据一些非常实际非常具体的有效办法来的,我觉得这方面有很大的差距。另外一点,考虑到真正的实力方面,那么真正的实力方面,美军和中国解放军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中国大力发展它的核打击力量和远程打击力量,它的太空武器、它的电子武器,这些东西他们都有长足的进步,但是我觉得跟美国比起来它还差一大截子,尤其在一些比较传统的武器系统方面。你比如说战略力量的投射,它和美国差远了。美国它也有很多其他的因素,中国是不可能比上的。比如说美国有非常强大的军事联盟系统,中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军事联盟。美国在世界各地它的盟友很多,在亚洲地方当然更多。还有一点就是美国对战争,尤其几十年来的这种与民主程序的互动,它非常谨慎,它轻易不言打仗的。而中国不一样,中国一说起战争一来,那是轻而易举的,而且是在冠冕堂皇的大肆鼓吹。还有中国是一个特别的国家,它有14个陆上边境国家,它跟邻居关系是非常糟糕的。我是学历史的,我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国家,它的周边国家关系有那么糟糕的。所以说中国现在它在军事战略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它只要对任何一个国家发动一点军事行动,它就会造成一种联合体,大家都围在这个国家一起来对抗(中国)。

记者:从军事战略而言,在您看来,中国在亚洲有什么样的企图和野心,对美国在亚洲的核心利益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余茂春:我觉得中国对亚洲的政策,它最害怕的就是刚才我提到的,所有跟中国不满的国家,这很多国家会联合在一起,对付中国。所以说中国它的一个最根本的战略就是防止这样的事发生。所以你看它对东盟的态度,它对日本和韩国都是这样子搞离间计,非常反对,坚决反对军事联盟,尤其是对美国、日本和韩国那么一个三方军事联盟。主要的企图就是它觉得美国对它构成威胁,要把美国的势力挤出去。现在社会很难想象,一个国家怎么能够把世界上最大一个内海“南中国海”,把它说成是自己所有的。这些都是非常难以想象的东西。中国政府的政策制定人,他不知道这样说的话,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多么大的伤害。所以说一对他反弹,他就说这是对中国不尊重,你们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些说法都是非常陈旧的。

记者:我看到有美国智库报告指出,中国的利益只是在亚洲,它并没有称霸全球的野心。您的观察?

余茂春:希特勒从来没说过他要称霸全球。甚至在斯大林的时候,他都觉得对东欧国家的战略,他是自卫性的,他是防止另外一个德国式的入侵。几乎所有的有侵略性的国家,它都总是以自卫的名义来进行扩张的。这牵涉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我觉得中国战略就觉得有一个国际反华力量,以美国为首的要遏制中国,在中国的政治术语上叫你死我活。对中国的遏制它觉得是全球性的,所以说中国的反击也应该是全球性的,所以它在全球要去和美国争霸,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它的能力,中国现在它的科学技术和通讯技术能力是很强的,所以它可以在全世界用比较容易的办法,把全世界的战略通讯系统它可以垄断起来。所以这是叫5G和华为,它都是为了执行这一国家政策而来的。所以我觉得它对世界的威胁是确确实实的,尤其是在其他一些政治理念方面,统治方式方面。你比如说搞政治教育,搞统一战线。这些东西在国内实行了几十年的东西,现在已经对国际社会形成了非常实际的这种威胁。

记者:我们看到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国内反美情绪高涨。对一些中国民众来说,美国至上的含义就是巩固美国的霸权地位。他们觉得美国无法容忍其他国家的挑战,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在美国帮助下强大起来的非民主国家,您会如何回应呢?

余茂春:这种说法非常不切实际。实际上中国政府把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推到中美之间的冲突上,是不对的。中国的挑战实际上不仅是对美国的挑战,是对全世界的挑战。现在欧洲国家很多亚洲国家都意识到这一点。美国优先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它是强调美国,你看川普总统的战略设想,他是把美国以前过分扩张的一些军事的行动,把它收回来,实际上他是比较保守的。不仅是美国要说美国优先,中国一直说中国优先,日本说日本优先。各个国家的政治领袖,这是完全合乎常理的,说他们的国家都是要优先的。

记者:我知道您在美国国务院任职期间曾经多次出访台湾。您说过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彻底失败,美国当然要重新评估对台政策,“重新评估”是什么意思?这是否涉及到“一中政策”呢?

余茂春:中国一直说台湾是很重要的,我们也同样认为台湾很重要。而且在1979年的时候,中国和美国建立了外交关系,那么台湾就没有了。但是我们都有条件的。那么中国也同意了这些东西。那么同意了两个东西,就是说台湾问题的解决,美国一直要求,而中方也同意,要和平的方式来解决。第二点,任何解决的途径都必须要经过两岸人民的同意,这个很重要,不能以一方强加于另一方。所以说台湾问题的“一中政策”,是建立这么一个条件下来的。那么有没有必要来调整这个政策?我觉得有必要,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因为中国的这些承诺基本上都没有去实现。你比如说武力的问题,和平解决问题,另外一个两岸人民的统一的问题,它不承认的。所以说要有一种比较现实的眼光,来看一中政策。但是我们对“一中政策”,我们一直是承诺的,没有改变。但是另外这“一中政策”后面的条件,我们也是没有改变的,也是非常坚决去执行的,那就是一定要和平解决,一定要有两岸人民的同意才行。中共一直说武力必要的,因为台湾有台独。,台湾没有人现在马上就要宣布成立一个台湾共和国,根本就没有的,现任总统现任、现任副总统,他们曾经说过:台湾没有必要宣布独立,它已经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它的名字叫中华民国。意思就是说台湾是一种现状,绝大部分的台湾人民他是维持现状的,维持现状就是台独吗?当然不是。

记者:不久之前,美国前国防部长(Robert Gates)表示,美国应该放弃在两岸问题上的战略模糊方针,您同意他的观点吗?

余茂春:我基本同意,因为战略模糊是导致武装冲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捷径。我给你举两个例子,朝鲜战争1950年爆发的时候,就是因为美国有战略模糊。它觉得朝鲜和中国还有民族主义情绪,它会抵制苏联,所以美国国务卿说如果朝鲜发生战争,不在美国的国防保护范围之内,那么这样就给共产党的侵略(产生)一种幻觉,它觉得美国不会进行干涉,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在伊拉克战争90年代初期的时候,美国的情报机构和美国的外交人员早就收到萨达姆·侯赛因的提议,说我要进攻科威特,你怎么回应?美国给他一个非常含糊的说法,这助长他的侵略野心。所以说我觉得战略模糊很没有必要,我们应该进行战略清晰,这样才对。

记者:我们看到有美国学者表示,中共军方透露,解放军相信习近平将有能力在一到两年之内拿下台湾。您的观察呢?

余茂春:我觉得这些观察都有很大猜测的成分,因为中共说要解放台湾,说了几十年了,从1949年开始就开始讲,现在还没有做成。能力与否这是一回事,后果,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是很考量的。所以说它有一种战略威慑和恐吓的成分在里面。台湾的问题,应该是和平解决,两岸互相互动,不能以欺凌凌霸的态度去逼迫2000多万台湾人民服从,双方都要有这种共识才好。你把中国搞好了,你民主了自由了,跟台湾的制度基本上差不多了,这不是很自然的。

记者:您个人觉得习近平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余茂春:他敢不敢是一回事,但是我跟你讲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两岸人民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记者:在您看来美中对抗美国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吗?

余茂春:我觉得最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最终的目标是希望全世界不会成为中共式的威权国家。这种前景越来越有可能,所以说美国和其他的盟友都会在这方面尽量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另外一点我觉得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在很多方面在国际社会会起到很多很好的作用,这种潜在的良好的能量没有释放出来。中国老百姓也应该享有和其他人民一样的,民主自由和公正正义的这种权利。中国社会虽然经济有长足的进步是不可deny(否认)的,但是中国社会也是一个极端不公平、没有多少正义的一个国度。我觉得中国的国歌很雄壮,第一句话很重要:“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我觉得每国庆的时候每个人都应该印T恤都穿上,这是很有启发意义的一个东西。

记者:所以您希望中国实现宪政民主并进行政权更替吗?如果是这样需要有外力介入中国政治吗?如何才能介入呢?

余茂春:这个不是说美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希望中国实现什么,中国人民从“五四”运动以来,从清朝末期的时候,就一直要搞宪政,因为他们和当时很多国家,像日本这些国家都意识到,真正要摆脱封建社会的疴旧,要强大起来,不是用洋枪洋炮,而是你的政治制度,你的政府和国家的这种正确关系的确立,这就是宪政。中共最怕的就是搞这个,比如说刘晓波他们搞《08宪章》,中共是如临大敌。任何人现在说宪法高于党,那么你进监狱,像许章润这样的一些人,所以说它对这个是很害怕的。但是它越是害怕,就越证明真理不在他们这一边。

记者:您刚才也说,不可否认这些年中国的经济是发展了。我们看到很多中国民众觉得他们的生活是从未有过的富裕,你会如何说服这些中国人,推翻中共政权,会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因为中国有句古话说是“穷则思变”。

余茂春:对,你说得很好。这个并不见得就要推翻什么党什么政权。一个人生活富裕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生活富裕了之后,他对个人尊严的要求也随之提高。富裕了之后就表明很多人有财产,有了财产你就一定要确保财产的拥有权。中国是一个没有对私人财产权绝对保障的一个国度,国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有生活富裕了之后,他对贫富差距,对社会资源的分配均不均匀,他有更深的切身的感受。所以说我觉得中国社会随着它的经济不断的发展,它的这些社会矛盾也在加深,人们对个人尊严,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对社会公正社会正义的要求,也就更加高涨。所以说我觉得并不见得说社会经济发展了,老百姓完全是对自己的这些权利,他没有追求的目标了。经济发展跟政权稳定没有必然的联系。中国历史上这种例子很多。对大清王朝兴隆时期的最开始的挑战,就是所谓的“白莲教”,那是乾隆盛世的时候发生的,乾隆盛世经济都很好,世界第一啊。

记者:有学者形容科技集权之下的中国就犹如一个巨大的高压锅,看似稳定其实是一触即发。您也提到中国有很多问题,在您看来高压锅一旦爆裂的话,危险会在哪些领域蔓延开来呢?

余茂春:我觉得中国政府它的统治是建立了很多这种大概念的基础上,这些大概念很多都是不真实的,换句话说就是很多谎言。我觉得政权的崩溃就在于对这些谎言的破灭。你比如说中共统治阶层,他们的个人资产,他们的这种贪淫的程度,还有对中共的一些大政方针,比如说疫情真相的掩盖,如果说这些东西真相如果暴露之后,这个政权的垮台是非常迅速的。那么所以说中共它对资讯的控制是非常严密的。只要有一个人说皇帝没有新衣服,说皇帝没有新衣服的人马上被抓起来,而且进行株连式的打击。你刚才说的高压锅这个比喻很好,高压压力之后只要有一个洞,整个那就全部崩盘了,所以我觉得这为了中国社会的稳定,为了人民的福祉,我觉得还是低压一点比较好。

主持人:已经离开美国国务院重返学界的余教授仍然会密切关注美中关系的发展。余教授始终认为,一个自由开放、遵循国际规则的中国,才是改善美中关系的关键。观众朋友,您以为如何呢?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唐琪薇,非常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9/157887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