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南昌暴动中共不敢言说的史实

作者:
在国民党身处危急时刻,在意识到中共的巨大危害后,国民党主席蒋介石在北伐成功后毅然在南京开始“清党”。随之,发现了共产国际和中共阴谋的汪精卫也在武汉“清党”,大批中共党员和激进份子被捕,几百人被处死。这不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又是什么?然而,对于自己曾经的恶行,也就是恶报的原因,中共洗脑片不着一词,目的当然是激起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对国民党蒋介石的仇恨,当然是为了彰显中共的伟、光、正。

近一段时间,中共各大电视台、网络平台纷纷播出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加上其他洗脑电影、宣传,在大陆俨然又掀起了一个洗脑小高潮。这大概是正在死路上狂奔的中共,意图在临死前多拉上几个陪葬者。因此,信了中共的宣传,那就是害了自身。这也是笔者推出系列反洗脑文章,揭穿中共在微纪录片中一个个欺世谎言的原因。

在洗脑微纪录片第十集《南昌城头的枪声》开篇,就抛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毛泽东为何要在中共军旗上加上“八一”二字?而这与中共在1927年8月1日发动的南昌暴动有关。不过,洗脑片虽然讲述了南昌暴动的起因、经过,但还是有一些历史真相中共不敢言说。这些不敢言说的史实和真相包括:

一、国民党为何要如此严厉对待共产党人?洗脑片中提到蒋介石汪精卫皆发动了“发革命政变”,大杀中共党人,而为了夺取政权,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决意发动南昌暴动和秋收暴动,并派周恩来作为前敌总指挥。洗脑片提到张国焘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即“如果有成功的把握,计划是可行的”。

那么,为何蒋介石和汪精卫要将目标指向中共呢?笔者在上一篇《孙中山容共非联共国民党清党重击中共》一文中已经点明,中共在遵照共产国际指示,让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后,完全违背了孙中山允许其加入的条件,在国民党内大肆宣传共产主义,违背国民党的命令,在国民党内挑拨是非,即以亲俄亲共和远俄反共为划分界限,开始了左派对右派的反对和斗争,甚至将不亲俄亲共的国民党人骂成了“反革命派”,直至将他们开除出党。

不仅如此,中共党员还窃取了国民党内组织、宣传等重要部门的领导职务,甚至还意图夺取军权。此外,中共由还策划了攻击外国领事馆、教堂、商社并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南京事件”。

在国民党身处危急时刻,在意识到中共的巨大危害后,国民党主席蒋介石在北伐成功后毅然在南京开始“清党”。随之,发现了共产国际和中共阴谋的汪精卫也在武汉“清党”,大批中共党员和激进份子被捕,几百人被处死。这不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又是什么?

然而,对于自己曾经的恶行,也就是恶报的原因,中共洗脑片不着一词,目的当然是激起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对国民党蒋介石的仇恨,当然是为了彰显中共的伟、光、正。但历史怎能被抹杀?

二、中共为何选择在南昌发动暴动?这是因为当时的北洋军阀孙传芳不甘心在江西境内惨败,又纠集10万人的“五省联军”直逼南京国民政府,国民政府派白崇禧率北伐军主力迎战。江西自然空虚,中共则乘虚而入,将各地武装调入江西,意图通过暴动夺取政权。中共此时的行为按照今日中共政权的定义,那是赤裸裸的叛乱。

三、中共为何在南昌城只待了三天?洗脑片中说国民党张发奎部的叶挺贺龙朱德等在8月1日凌晨发动暴动,但在8月3日就撤离了南昌,前往广东。原因是听说中共叛乱后,汪精卫急令张发奎、朱培德等率军向南昌进剿,中共叛军只得向广东逃亡,企图以广东为基地,占领港口,以获苏联军火援助,再向全国发展。这个时期还不忘记投靠苏联主子。

四、洗脑片为何避谈中共离开南昌后的惨况?中共叛军一路逃亡,损失惨重。

李立三在《李立三报告——八一革命之经过与教训》中提到,食物与饮料全买不到,甚至终日难得一粥。渴则饮田沟污水,以故兵士病死极多,沿途倒毙者络绎不绝。同时军队中多无军医处、卫生处等的组织,无法救治。加以宣传工作极坏,逃走极多。仅行军三日,实力损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遗弃子弹将近半数,迫击炮完全丢尽,大炮亦丢了几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将近四千。

由于很多兵士不理解暴动意义,军心动摇,纷纷弃械逃亡,遗弃子弹近半、步枪三千支。而二十军的兵士沿途骚扰农民拉伕、拿物,甚至奸淫的事都发生过。

中共剩余的叛军好不容易在9月下旬逃到广东潮汕地区,又遭到留守广东的北伐国军参谋总长兼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部的重击,叶挺、贺龙部被国军包围,在汤坑被陈济棠、薛岳、邓龙光指挥的粤系大败。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号——为叶贺失败事件》记录:“巷战一昼夜而我军竟完全解体”。

更让中共尴尬的是,叛乱的“军官政治意识本甚模煳,离开大队之后,更是绝无目标的情形,竟要求李济琛收编”。这样薄弱的革命意志,中共怎么宣传?

汤坑惨败后,叶挺、贺龙指挥的叛军仅残余约800人,在朱德、陈毅带领下,于1928年4月逃到井冈山,与毛策动的湘赣边界“秋收暴动”残余农民军会合。

对于这样的惨况,中共自然是要讳莫如深,否则如何突出其的“伟、光、正”形象?因此中共对于南昌暴动的叙述只能是简单简单再简单。

五、洗脑片不敢提及共产国际反对暴动。在1927年7月中共时任高层瞿秋白、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等商议发起暴动之际,新任共产国际驻华代表罗明纳兹于7月23日抵达汉口,多次与瞿秋白、张国焘讨论南昌暴动。参与讨论的还有另一少共国际代表,俄顾问加仑将军(即布留赫尔)与范克。他们都不赞成暴动,表示共产国际不会给予经费支持,而张国焘前往南昌是为了传达共产国际的阻止电令。

共产国际的指令是:如有成功把握可举行暴动,否则不可动,将军队中的同志退出,派到各地农民中去;目前形势应极力拉拢张发奎,除非得到张(发奎)的同意,否则不可动。这与洗脑片中断章取义传递共产国际的支持显然并不一致。

不过,很多中共党人反对共产国际的意见,认为暴动不能再拖,更不可停止;张发奎已受汪精卫包围,绝不会同意中共计划;中共不应依赖张发奎,因此暴动还是举行了。

六、南昌八一纪念馆的群雕透玄机。中共为了纪念南昌暴动,曾建立了南昌八一纪念馆,并建立一组群雕。有意思的是,当时不过独立团小小上尉排长的林彪和隶属朱培德第三军(滇军)的军官教导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长的朱德,都成为了南昌暴动的重要领导人,在群雕中占有一席之地,而真正的策划与组织者张国焘、谭平山、瞿秋白等,因为政治原因却消失不见了。中共在天下人面前篡改史实的胆子着实不小。

国民党将领张发奎晚年曾总结道:1927年夏季,我犯了一个大错误——过分信任共产党,误以为“分共”政策能够兵不血刃地贯彻执行。当时我们既已确立分共政策,就不该同时把军队往东调动以至南昌有隙可乘。我们必须先处置共产党,然后再对付南京。其次,我们应该有力地控制住共产党,它绝非如九江事件中那样不堪一击。至少蔡廷锴师不会通敌叛变,贺龙部也不会易帜。

而听信了中共参与南昌暴动的那些高官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呢?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02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