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石山:中共的“土猪拱白菜”

作者:
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宪法上公民各项政治权利的第一条。一个人失去了表达自己愿望和意见的权利,势必成为奴隶和工具。当然,有了言论权利不等于有了一切,但是,丧失言论权利则必然导致失去一切。众所周知,在力学中,支点的作用是何等重要,仅管支点本身不能够作功,但唯有在它之上,杠杆的作功才成为可能。据说,杠杆原理的发现者阿基米德说过这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能举起地球。”在政治生活中,言论自由正是这样的一个支点。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任的时代,这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应有尽有,我们一无所有;我们直奔天堂,我们直奔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的这段文字,以前读过很多次,但从未引起如今天这般地共鸣。好的时代,是我们在香港见证为了自由而做出的努力,坏的时代,是我们又确实见证了自由的死亡;黑暗的季节,是我们身处黑暗之中,茫然四顾,所有的景象都面目模糊,让人感到特别地孤独,而光明的季节,是因为我们知道黑夜最黑暗的时刻,大家都在期待着黎明,只有心中的光永不消失;因为心中有光,所以我们应有尽有,因为我们被剥夺殆尽,所以我们无需再担心顾虑。身入地狱,但心上天堂。

今天是2021年6月24日,香港《苹果日报》发行最后一份日报,之后关门停报。原因是遭到特区政府的封杀。所以,《苹果》在今天不是一份报纸,而是一个象征。我没想到,千里迢迢回到香港,见到的第一幕,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这里,我想引用美国《北京之春》杂志名誉主编胡平多年前一篇文章的话。

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宪法上公民各项政治权利的第一条。一个人失去了表达自己愿望和意见的权利,势必成为奴隶和工具。当然,有了言论权利不等于有了一切,但是,丧失言论权利则必然导致失去一切。众所周知,在力学中,支点的作用是何等重要,仅管支点本身不能够作功,但唯有在它之上,杠杆的作功才成为可能。据说,杠杆原理的发现者阿基米德说过这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能举起地球。”在政治生活中,言论自由正是这样的一个支点。

这段文字,是胡平1975年在一篇题为〈论言论自由〉中写的。很难想像,距离今天已经四十六年了。中国人仍然没有言论自由,专制的黑夜甚至扩散到海外。

只不过,黑夜的特点是,看似极为强大,无远弗届,但经不起哪怕是一根蜡烛的光。其实,每一个人心中对自由的向往,都是这种自由之光。

让我们看一下中国大陆的情况。

大陆微博透露,显示当局正严防年轻人“借鉴革命前辈经验”,以革命手段在校内争取诉求;下发通知对省内高校进行全面监控“维稳”。微博上传出一份文件指,《觉醒年代》等中共革命题材剧目在高校学生中广受追捧,不少学生在微博上发布圈群留言截图,称要“借鉴革命前辈经验”,号召学生群体团结起来向学校施压,其中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学生已经借鉴河南科技大学的做法,采取“集体喊楼”方式表达诉求,微博上已出现“湖南多所高校请求安装冷气机”话题,“舆情串联风险不容小觑”。文件要求教育部门和高校全面摸排校园风险隐患,“确保不出现重大舆情事件。”

在海外采访过不少来自大陆的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很多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或者他们和中共斗争的很多策略,很多都是和中共学的。就像是毛泽东说的,从斗争中学习斗争。这是专制体制摆脱不了的宿命,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所以把自己合理化和正当化,对于以暴力夺取政权的当局来说,他们必须美化自己的暴力行动,以合法化自己的行为。但这种合法化的宣传教育,却必然传递下来,我认为这也是中共社会暴戾之气的原因。打天下,坐天下,循环不息。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正是毛泽东当年读书的地方。记得早在80年代,这个学校曾经爆发学潮,有人要选人大代表,还曾派人到各个大学串连,当时我在学校中,还见过他们的传单。毛泽东年轻时极为自负,写过“沁园春.长沙”,其中有这段文字: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这里面没有爱国、爱党和民族主义,百分之百的个人自由和意气飞扬。毛泽东思想是中共党章和宪法中规定要“坚持”的意识形态,年轻人如何不学?其它,中共各种歌颂自己的暴力文化,以及革命期间的阴谋诡计奇谋权术,也同样是几代中国人的学习榜样。这样下来,大家都是满脑子斗争哲学,一肚子的诡辩术数,中共当然害怕。

这是专制体制的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共产党要合法,就必须把暴力革命合法,但却同时合法化和合理化了社会民众的暴力对抗,所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对社会控制政权和维持稳定就非常不利。但如果不合理化合法化共产党的暴力革命,则其本身的执政基础也受到挑战。

八十年代之前,中共“破获”的大部分所谓“反革命组织”,都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派别的,只是他们不遵从党组织领导,自己学习共产主义理论。当然,最后马恩列斯毛都成了批判现政权的武器,变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组织。

相比之下,民主社会的情况完全不同,意识形态基础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政府以此为基础建立,学校以此为基础进行教育训练,最后全社会共识都是一样的,于是社会可以平稳发展。

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解决不了这个深层矛盾,前苏联和前东欧政权,于是相继倒台,死硬继续坚持的,只有进行自我突变。比如北韩,突变成为世袭政治,等于回到以前的封建时代。而中共,则突变成为权贵资本主义和民族国家主义。邓小平执政后的“不争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让资本家入党,都是这种突变的一部分。中共淡化夺权前的暴力革命,淡化毛泽东的极端政策,淡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淡化和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争端,用来淡化这一切的,其实就是金钱。所以中共说来说去,唯一说自己有合法性的争辩理由,就是经济增长。这是邓小平以后“GDP数字治国”的原因。

习近平上台之后,这一切发生了变化。最初他希望通过民族主义替代共产主义,但最近几年,中共的政策实际上是要回归到原教旨的社会主义路线,回归到毛泽东,所以我们会看到中共打贪官,同时也打资本家。但这样一来,原来的那些社会深层矛盾可能又重新冒出来了,比如我们看到所谓“V字旅”,或者看到青年学生开始“学习革命先烈”,对当权者当政者展开各种斗争。

两个星期前,一个来自农村的高中生,在中国大陆“火了”。衡水中学高三学生张锡峰,在一个电视演讲节目中,发表了“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说,“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网络上的反应千奇百怪各式各样,大部分都不太正面,比如说张同学面目狰狞,“苦大仇深”,言辞“锋利又偏激”,对社会“愤恨”,“三观不正”等等。

这位张同学来自农村,到城里读了高中,准备要考大学,他发现和城里的同学差距太大,主要差距来自家庭和自身阶层的不同,所以发誓要努力奋斗。大家有空可以去看一下这个张同学的演讲。基本上,他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乡下穷人家的孩子,拼命奋斗,发誓要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人上人”。

这个一点也不奇怪。我透露一点秘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卖得好的作品,包括小说、电影、漫画,其实都是这个故事,就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受尽欺压,发誓努力奋斗,最后成功了,变成人上人。《三国》、《水浒》、《西游记》是这样吧,超人、蜘蛛侠、美国队长是吧,金庸的几乎所有小说,都是这个路数。因为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一部分。

所以张锡峰同学,追求的正是这个。但他的演讲,让很多人心惊胆颤,真实原因,却是他的演讲中,让别人感到了仇恨。

说实话,这是中共文化宣传的核心,有了仇恨,暴力才顺理成章。文革中的八个样板戏,中共建党百年的百部红戏,大部分的核心,都是暴力和仇恨。通过这样的宣传,当然不可能让社会变成和谐和平和善。

这种仇恨不会停止的。在河北农村是穷人家的孩子仇视城里富户,城里的是愤青小粉红,仇视香港台湾和美国,老百姓仇视别人有钱,掌权者仇视别人影响力更大。这一层一层的,用仇视仇恨做基础,然后努力奋斗,最后成功之后进行报复。中共过去四五十年,不正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在我看来,这是中共这个政权无法自我安稳,社会无法安定的根本原因。

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5/1610701.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