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陈铭尧:中国崩溃已经开始

作者:
中国崩溃对世界好还是不好?说法不一。其中以欧巴马的说法最为偏差。他认为“一个衰落的中国比一个崛起的中国更可怕。他害怕会因而无法避免和中国冲突。也害怕美国会因而面临更多的困难和挑战”。现在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想象和推论。中国崛起变成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不说,中国肺炎更祸害全世界,造成一亿八千万人以上的确诊,三百八十五万人的死亡。这是中国衰落造成的,还是中国崛起造成的?我说欧巴马胡说八道,绝对不会错。美国差一点就被这些左倾的政客害死。

从2000年开始,中国经济崛起的势头,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也开始引起很多政治经济学者的注意和研究。就现实面来看,早在1989六四天安门事件前,很多中小企业主就已经‘大胆西进’。天安门事件也没有吓倒这些人。金钱的味道,显然盖过血腥味。

章家敦在2001年所出版的《中国即将崩溃》,是当时最大胆的预言。章家敦是美国的华裔学者。他有自由世界资讯、思想和发表的自由。这是他的优势。他的预言最大胆的是,他认为中国在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内就会崩溃。理由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开放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有根本上的矛盾。有两个重要因素被他低估了,一是中国共产党的控制力,其二是中国人民的奴性和动物性。而第二点也正是中共控制力的基础。不要说五年十年,到今天二十年都已经过去了,中国并没有崩溃。

台湾中小企业主,身处战场最‘钱’线,他们才是火中取栗‘现在进行式’的见证者。凭他们灵敏的嗅觉和对经营环境高度灵活的适应力和渗透力,他们宁可相信自己根据实际接触的经验和直觉的判断,不会相信学者根据研究资料和理论所做的预言。经济上的大趋势,谁都看得到。但那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现翻天覆地的改变(比如说五年或十年)。而台湾中小企业冒险家应变的灵活性和对企业经营的思想(比如说永续经营的观念),并不是这些学者可以理解的。

根据意识型态来决定企业经营的人,不会是多数。因为你的钱如果是共产党赐给你的(比如说政商勾结),如果有一天中国真的崩溃,那你也只好跟他走到底,没有什么选择,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有能力有远见的企业主,谁都懂‘狡兔三窟’的道理。他们早就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也深谋远虑地在东南亚国家设厂。甚至也有到伊索比亚设厂的。

规模比较小的冒险家,有的赚到钱,见好就收,不陪他玩到底,也没有本钱跟他玩到挂。他们三十年前还是年华正盛,有干劲有梦想的中年人,现在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不谈国际政治不利的局势,单就经营环境来看,进退的拿捏,实在不需学者预言,自己应该很容易下判断的。什么《中国陷阱》2001、《中国热》2002、《欲望中国》2005、《谎言帝国》2006、《野心时代》2015等等,主要是学者的学术研究,或记者的亲身经验。其实台湾的商人都是在虎穴里亲自经历过来的见证人,无需学者多说。

台湾国家命运面临关键时刻

我们无需替台湾商人担心。但是我们却有更大的问题值得关注。那就是台湾国家的安危和发展。为了这个缘故,我们仍然需要去注意学者的研究和观察,毕竟那是他们的专业。他们会根据很多资料和数据,提出他们独到的见解。

最近因为中国对台威胁,情势日益严峻,国际外交对中国围堵的局势,却对中国十分不利。台湾国家的命运,似乎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中国既然是个大敌,那么如果中国崩溃,对台湾的威胁不是就自然会解除了吗?最近我看了在美国的华裔政经学者何清涟程晓农2017年在台湾出版的《中国溃而不崩》。在中国这是禁书,因为该书有太多有凭有据的资料,是中共害怕人民看到的。即使根据的资料非常详实,研究态度也少有意识型态的偏见,但是我们也不必一定要相信他们最后的结论:中国溃而不崩。

他们的理由是,支撑社会的四根支柱:经济秩序和就业、生态系统、道德伦理、政府控制力,前三者已经溃烂,但是共产党集权的控制力却能维持中国不崩。书中对这这些有详细的论述。对中国未来解决这些矛盾的可能性之一,地方治理(有点像地方自治的影射),也不敢乐观。因为程晓农曾在网路媒体采访中,谈到他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当过差,对中共军委会最高层对中央办公厅讯息传递严密的控制,以及所有政治局委员和其他要员的医疗健康和近身卫队,都由中央军委会统一派任指挥。因此等于说所有的政治要员,都在中央军委最高层掌控之下。民间网路控制和维稳经费超过国防经费,把人民的思想控制得死死的。这就是他预言中国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不会崩溃的理由。

但是如果硬要批评这本书立论的弱点,第一是国际局势外在的压力和危机没有被考虑进去。而经济政治全球化,中国无法不受国外压力和影响。本书出版于2017年,2021年自由世界先进工业强国对中国围堵的态势,在那时也还没发生。或许这是作者始料未及的吧。有没有可能因为中共领导人的愚蠢和错误,引起世界强国的政治经济甚至军事的攻击,最后引发中国内部的革命,让中国在短短的一两年间就土崩瓦解?从现在局势看来,好像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第二个弱点,或许很关键,也或许不是很确定,那就是立论出发点,比较‘唯物’了一点。数据和资料都是很‘唯物’的。中国人民虽然奴性很重,也很‘唯物’,思想又受到很严密的控制。但是,这样的控制看起来很严密,人民的奴性和动物性看起来也很容易控制,但是人民受教育越来越普遍,网路翻墙越来越难以控制,几十年来中国翻译西方自由世界的著作几乎没有限制。最近才开始清查限制。我认为中国知识份子的思想,如果没有被影响的话,那就等于说中国没有知识份子。我认为政治革命肇始于思想革命。人心早已思变,革命只待一根点燃的火柴而已。或许因为这个因素很难明确断定,所以他们不想凭空臆测。这一点可以理解。但要断言中国十到二十年之内,不会崩溃,我就没有这样的信心。

中国崩溃对世界好还是不好?说法不一。其中以欧巴马的说法最为偏差。他认为“一个衰落的中国比一个崛起的中国更可怕。他害怕会因而无法避免和中国冲突。也害怕美国会因而面临更多的困难和挑战”。现在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想象和推论。中国崛起变成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不说,中国肺炎更祸害全世界,造成一亿八千万人以上的确诊,三百八十五万人的死亡。这是中国衰落造成的,还是中国崛起造成的?我说欧巴马胡说八道,绝对不会错。美国差一点就被这些左倾的政客害死。

对台湾来说,我认为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中国,会对台湾有利。一个独裁专制的中国,崛起绝对比衰落对台湾不利。这是普通常识和逻辑就可以推断的。台湾人要做好思想的准备。以前台湾人的命运被帝国主义所摆布,是因为没有国家意识,没有主张自己命运的意志。如果碰到关键时刻,台湾人应该懂得怎么做。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30/161284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