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任甄:内地课程的香港难题

作者:

香港教育局现正接受办学团体申请在港成立一所提供 大陆课程的学校,让来港投资或工作人士的子女可以留港入学,以便将来回流 大陆升学。

教育局是否已经预见香港教育的没落,连让 大陆学生作为跳板到国外的作用也渐失,所以有此一举?否则,对上述所谓“港漂”家庭的子女而言, 大陆课程究竟有多大吸引力呢?证诸过去“港漂”都把子女送到直资学校、国际学校,修读的都是IB课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国际文凭大学预科课程),升学要哪里接轨,不是很清楚了吗?

口说可以很漂亮,身体却是诚实的,在香港,连所谓“爱国学校”中的主力,即使在九七以后,宣传常常突出“华洋杂处”,外籍老师和学生的形象总少不了,强调毕业生升读的是英美大学, 大陆大学却不受青睐, 大陆课程、融入 大陆教育系统是否需求殷切,也可见一斑。

还看历史, 大陆课程在港可不是新鲜事物,二战以前不必计,战后施教 大陆课程的中坚,就有培侨、香岛、汉华等等,经验不可谓浅。可是,数十年下来,有坚实“爱国”背景的学校早已放弃 大陆课程而施教香港主流课程,可以说明 大陆课程是否受香港的家长接受。

大陆课程和香港主流课程,最大的差异当然不在各学科,难道牛顿第三定律到了香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就不相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进了 大陆,会变成七言律诗?所谓两地课程的差异,在于意识形态,在于思想政治教育,在于人文价值的真与假。

且以国家安全教育为例。《港区国安法》要求在学校推行国安教育,其实就是思想政治教育:今天不准说“结束一党专政”,否则便有违国安;明天便异化成“爱国爱党爱领导人”,理据同样是国安。还顾中外,有史为鉴。国家安全是假的,真的是控制思想,要人效忠和服从,对象正是政权、把持政权的人。

香港的国安教育课程,就直截了当采用 大陆版本。香港教育局推行国安教育,虽然是因为《港区国安法》第九条的规定,但是,课程内容却不限于《港区国安法》,在发给全港各校的《课程框架》中,就明确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第二条来界定“国家安全”的概念。

教育局人员的确挑眼眉,他们引用了第二条,却对第三条置若罔闻。第三条中那动听的一句“(国家安全工作)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确会引起诸多疑窦?什么是“人民安全”呢?是否包括《宪法》规定的公民人身自由、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让国家安全的宗旨秘而不宣,是否希望回避学生问及:《港区国安法》下未审讯定罪、先长年还柙、又不许保释的做法,有否威胁“人民安全”中的人身自由?未审讯就冻结财产、直接迫使公司结业的做法,是否有违“人民安全”中的私产不被侵犯?

甚至,大有可能会有学生反问:如果未定罪先还柙、冻结财产的做法是合法的,那么,所谓“人民安全”作为宗旨还是真的吗?遇到学生这样的问题,课堂还能据实讨论吗?教育局人员是否为免给国安教育课程自制难题,便隐去不提《国家安全法》第三条,以为如此便可干脆不谈国安的宗旨在于“人民安全”?

这个真与假的问题,正正触及了 大陆思想政治教育的死穴。由《宪法》到课程、教科书,由国务院《白皮书》到官员讲话,都不乏漂亮动听的言辞,但只要对比现实世界,却反照出无比丑陋,因此,推行 大陆课程,必须同时屏蔽现实, 大陆课程要在港施教,是否意味了屏蔽手段也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36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