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财商天下:中国地方债惊人 或引发企业倒闭潮

10月5日,中国大陆数据宝和腾讯财经联合推出《城市负债率排行榜》,结果显示,中国大部分地方政府都是入不敷出,债务率远超警戒线,其中,贵阳市地方政府的债务率竟然高达929%,超过风险警戒线10倍左右。而像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债务率也都超过了风险警戒线。

那么,各地城市为什么负债如此严重?中共又要如何解决呢?我们今天就来关注一下这方面的话题。

地方政府入不敷出隐性债务惊人

接下来,就开始我们今天的内容。这个《城市负债率排行榜》,通过计算地方财政的负债率和债务率,对中国一线、新一线、二线、以及省会的86座城市进行了比较。

结果显示,以债务率来衡量,大部分地方政府都入不敷出,而且和往年相比,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这个财政债务率,是政府债务和财政收入的比值,反映的是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按照国际标准,地方政府财政债务率通行风险警戒线,是80~120%。

但是这个排行榜显示,在86个城市之中,有75座城市的债务率比2019年翻倍,85座城市的债务率超过100%。而排在前10名的城市,债务率都超过了500%;其中,贵州贵阳高居榜首,债务率竟然高达929%。

排行榜还显示,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省份,尤其是西北地区的债务率较高,东部沿海地区的债务率较轻。但是在一线城市中,除了深圳的债务率不到20%,是全国最低以外;上海的债务率为122%;北京和广州的债务率,也都超过了200%。

其实,在去年年底时,中共财政部已经警告说,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将达到26万亿元,债务率接近警戒区间下限,而在2021年,可能要进入警戒区间。

事实上,这里的债务率数据还是被大大低估了,因为中国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规模,远高于显性债务。

根据“第一财经”的报导,截至2020年年中,以城投平台有息债务所代表的地方隐性债务规模达43.8万亿元,高于显性债务的23.9万亿元,两者合计,对应的地方债务率接近250%,远超通行的警戒线水平。而且,2020年城投债募资中,注明用于“借新还旧”的比例超过85%。

而我们开头谈到的《城市负债率排行榜》,在计算政府债务中,也包含了“城投债”的数据,所以更接近真实情况。

那么,什么是城投债呢?

城投债,就是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发行的债券。而这些“城投公司”,是最主要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因为地方政府不得发行政府债券,于是就利用这一类的融资平台公司筹集资金。所以,“城投债”虽然不会出现在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但是,被视为政府的隐性债务。

城投公司,虽然早就存在,但真正的繁荣还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当时,中共央行和银监会,为了配合4万亿投资的刺激政策,发文鼓励地方政府成立城投平台,发行企业债等融资工具。有数据显示,2009年城投债的发行总量,比2008年增长了206%,相对应地,在2009年,投资对中国GDP的贡献率达到了86.5%。

不过,城投平台的蓬勃发展,也为今日的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埋下了祸根。

高盛集团的经济学家近日表示,中国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已经膨胀到经济规模的一半以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的债务总额,已经从2013年的16万亿元人民币,增长到去年年底的大约53万亿元,相当于中国GDP的52%左右,高于官方公布的政府未偿付债务总额。

而高盛的研究还发现,地方融资平台发债筹集的金额,大约有六成用来偿还2020到2021年的到期债务,而不是用于新的投资。

恒大危机蔓延引发全球关注

而在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下,现在,由恒大危机所引发的房地产行业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我们看到,10月3日,与恒大集团相关的又一笔2.6亿美元债,到期没有偿付。另外,10月4日,恒大的子公司“恒大物业”、“中国恒大”被港交所停牌,另一子公司“恒大汽车”也被中誉集团全面出清持股,另外,华人置业、中策集团,以及意马国际也都降低了对恒大汽车的持股。

而投资银行摩根大通估计,陷入困境的恒大集团和其它许多房地产公司,有价值十亿计美元的表外债务。因为商业票据、理财产品和永续债等,都没有被正式算作债务。如果把这些债务加上,这些公司的杠杆率就会提高。

摩根大通也估计,“隐藏”债务,总计占恒大总债务的55%。截至今年上半年,恒大的“净负债率”,至少为177%,而不是恒大所报告的100%。其它公司,比如富力地产,负债率也不是所报告的123%,应该是139%;融创的负债率也不是87%,而是138%等。

目前,恒大债务危机,也已经有蔓延到其它中国房企的迹象。在10月4日,花样年控股集团没能偿还到期的2亿多的美元债务,随后花样年的美元债券崩跌,目前多数成交价已经降到了面值的两成左右,多家国际评级机构也下调了花样年控股的评级。这可以说是中国地产业陷入困境和流动性问题的最新迹象。

而澎湃新闻也在6日报导,今年以来,已经有华夏幸福、蓝光发展、泰禾集团等多家房企,出现了流动性紧张甚至违约的问题。

克而瑞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不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金额上来看,2021年的违约债券都远远超过2020年的同期水平。截至9月27日,2021年房企累计违约债券数量达到39只,比去年同期增长178%;累计金额达到467.5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9%。

恒大债务危机,所引发的中国房地产业的风险,也备受全球投资人关注。路透社报导说,9月份,外国投资者从中国债务中撤出了81亿美元,这是6个月来最大的资金外流,使资金被导流到其它的新兴市场。

许多机构,已经看空中国房地产企业的发展。媒体还报导说,全球知名的房产投资及物业管理公司“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 Inc.),计划开价超过5亿美元,出售旗下的大中国房地产管理业务。

就连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在6日表示,美国希望中国针对恒大所带来的金融危机,采取“负责任的”行动。这是拜登政府官员对恒大事件首次发言,无疑,这场危机对中国经济和外国投资者都有着广泛的影响。

不过,就像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说的,华尔街当然是盼望中共来出手救恒大,这样他们在恒大身上的亏损就可以减少很多;但是中共自己也严重缺钱,不太可能给华尔街“输血”。

系统性风险逼近或引发企业倒闭潮

可以看到,中共目前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以及恒大债务危机的持续恶化,都加剧了地方债务危机。

因为土地出让收入,是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广发证券曾表示,土地财政,占地方广义财政收入比重的大约30~40%,对各地的财政收入、基建、地产都具有重要深远的影响,同时也是偿付地方专项债的重要收入来源。

在2020年,中国土地出让收入,飙升到了创纪录的8.4万亿元人民币,比1998年增长了大约165倍,在疫情之下,支撑了地方财政预算。

但是,根据路透社对中共财政部数据的计算,今年8月份,全中国土地出让收入同比下降了17.5%,是2020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同时,根据路透社对1,000多份公告的分析,在6月开始的第二轮土地拍卖中,截至9月30日,大约有40%的地块流拍;而在第一轮土拍中,流拍比例只有5%。

除了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以外,疫情爆发和经济增速放缓,也加大了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

表现上,首先就是国企违约数量不断上升。自2018年以来,地方国企的债券违约率逐年上升,尤其在去年年底,出现了华晨汽车、紫光集团、永城煤电等国有企业产业债的连串违约,主要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收支困难,在地方融资平台和地方国企的刚性兑付之间进行取舍后,放弃了对地方国企的刚兑保证。但是,地方融资平台的违约风险也在不断加大,尤其是这些平台中很多都和房地产公司合作。

根据中金公司之前的计算,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资平台的带息负债超过30万亿人民币,占GDP的34%。但平台公司的偿债保障比率只有0.4倍,也就是说,这些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付当年到期的债务和利息。

那么,地方政府要如何解决这些债务问题呢?

一些分析认为,中共可能会大举印钞,用通货膨胀的方式让全民为庞大的债务买单;或者是,继续力推混改,让民间资本去背锅;又或者,干脆就让地方融资平台倒闭。

今年4月,中共国务院发布了一个“深化预算管理改革的意见”,要求对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是清算。而在2018年的时候,中共国务院已经提出过类似的要求。

不过,不管是房地产危机,还是地方债务危机,都不是中共最担心的,目前北京最担心的是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也就是金融体系的整体或部分受到损害,导使金融服务中断,并且对实体经济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的风险。

平安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张明也曾经提到,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分布在四个方面:非金融企业债务、居民债务、地方政府债务以及中小金融机构业务,这四个风险紧密交织、错综复杂。而在2020年以来,在经济增速下行、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疫情爆发,以及中美博弈加剧的内外四重冲击之下,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正在加剧。

所以,从目前来看,北京当局的想法就是,不管是国有企业、房地产公司,还是地方融资平台出了问题,如果地方财政没钱来救,那就情愿让这些企业破产、倒闭,也不能把银行拖下水,以免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

就像有报导所说的,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债台高筑的基础之上。而现在,中共政府大幅调整债务政策,不再容忍“通过举债打造的虚假繁荣”,而此举也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财商天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0/1657553.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