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张菁:中共深化事业单位改革的背后

作者:
中国官民比例1:26,这个数字“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开放’初期的67:1和10年前的40:1相比,吃皇粮者所占总人口的比重也是史无前例的”。

近日,有陆媒报道,自2020年4月中共《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试点工作指导意见》下发以来,包括黑龙江、内蒙古、江苏在内的几个试点省、市都已完成了“深化事业单位改革任务”。

其中,黑龙江全省共精简事业单位2735个,收回事业编制8.3万余名;中省直精简事业单位902个、占比62.7%,收回编制1.3万余名、占比10%;市县精简事业单位1833个、占比8.8%,收回编制7万余名、占比8.5%。

内蒙古自治区事业单位整体精简比例约为35%;自治区本级精简占比44%,压缩挂牌机构80个,减少内设机构375个;盟市级事业单位减少35%左右,旗县级事业单位减少30%左右。

在江苏省试点地区,市级层面事业单位总量由1366家减至763家、精简比例为44.1%,收回事业编制9564名、精简比例为20.6%;县级层面事业单位总量由789家减至429家、精简比例为45.6%,收回事业编制3517名、精简比例为24.9%。

从以上各省、市数据来看,语焉不详。究竟是精简比例大的任务完成的好,还是比例小的实际精简的人员多,最终达到的具体目标是什么,如:原来的机构编制是什么样的?依据什么精简编制?精简下来的人员怎么安排的?从官媒的报道中无法得到答案。

对于中共年年喊精简,人数却越减越多的现象,很多网友已经表示“不信”了:“你们的精简轰轰烈烈,几千几万的,我就问一句,最终有没有哪怕一个人被精简下岗的?”;“木有用,很快会回复到原有水平并增加,在供养人不能决定被供养人的命运的时候,任何的改进都是徒劳的”。

公务员和事业编制是财政拨款供养的人群,也就是千千万万的纳税人在供养他们。纳税人关注的是花费是否减少,而非编制是否减少。

仅从黑龙江省数据看,“中省直精简事业单位902个、占比62.7%,收回编制1.3万余名、占比10%。”

问题来了:“为什么精简了62.7%的事业单位,却只收回了10%的编制?”

报道中称:“省委编办撤并省、市、县编制10名、6名、4名以下“小散弱”及“空壳”单位累计800余个。”

原来,大量的这种“小散弱”和“空壳”单位长期存在,一直在由纳税人供养。在此次轰轰烈烈的精简运动中,才作为政绩被撤消或合并了。但是之前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空壳单位”,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这些问题不但无人追究,现在反而成了黑龙江省编办的工作成绩。中共惯于“将丧事当做喜事办”的招数于此可见一斑。

还有就是编制虽少、但外包人员多。正像一位网友披露的,“整个事业单位30多号人真正有事业编的一共5个人,另10多个编内人员在所谓的精简后都被分流到其他编内岗位了。剩下差不多二十七、八个人基本都是外包人员。”

这些外包人员虽然“待遇很低,还不被重视”,但外包花费的也是财政拨款,这也是现在中共各级政府玩的一个花招,干活的人数不少,花费的外包费不少,但在外界看起来,事业编制的数量却少了许多。

而面对内蒙古、江苏高达35%、44%的精简比例,一众P民才恍然大悟,竟然可以精简这么多单位,原来以前养了这么多吃闲饭的,难怪中共治下中国民众苦不堪言。

网上有一个消息,中共的一个县,就有52个局机关,如:公安局、司法局、人事局、民政局……物价局、技滥局、经管局、页监局、商务局……药滥局、发改局、档案局、信访局、渔土局、对外贸易局、公共事业局……等等,还没包括法院、检察院、县人大、政协等各种机关。

全国大大小小的县,每个县里都不会缺失以上任何一个相关的局机关。而供养这些机关的各种开销却背负在早已苦不堪言的老百姓身上。

这些事业编制和公务员不但享受着对普通百姓而言犹如神话般的“免费医疗”,而且退休时,更是拿着在老百姓看来属于天价的退休金,而老百姓辛辛苦苦交一辈子养老保险,退休时也拿不到几个钱,更何况那些没有退休保障的农村人口。

根据黑龙江省的数据推算,中省直收回编制1.3万余名、占比10%,那么推算出现有编制13万;市县收回编制7万余名、占比8.5%,推算出现有编制82万,所以黑龙江省目前总事业编制为95万名。黑龙江总人口3100万,事业编制95万,暂且估算公务员人数与事业编人数相同,也是95万,那么明面上总共有190万吃财政饭的。不包括外包临时工等等,计算出来的供养比竟达1:17。

《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的一篇文章曾提到,为了维稳,2016年年中,中共内部曾发指示,要求不准在公开文章和新闻报道中出现“官民比”、“吃皇粮人口”、“国家和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之类的话题。

文章还提到,2005年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透露,中国官民比例1:26,这个数字“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开放’初期的67:1和10年前的40:1相比,吃皇粮者所占总人口的比重也是史无前例的”。同年,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中国官民比1:18。

李克强曾表示,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可怜的中国人民,拿着如此低的收入,供养着如此众多的铁饭碗公务人员,不但背负着沉重的负担,而且并无任何质疑的权力。中共开始进行事业单位深化改革,想必是百姓的负担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274.html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