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愈嘉: 失控 美国的问题 世界的难题

作者:

世界对美国的关注,从未像当下这样强烈,有四种问题,关注度最高、讨论最多、争议也最大的问题:

“美国疫情失控与经济大萧条”:新冠疫情全面失控,截止目前,感染800万人,死亡22万人,连总统也未能幸免。在此冲击下,美国也陷入了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大萧条。

“种族冲突”:以黑人弗洛伊德的死亡为起点,美国掀起了一场“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并迅速演变为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流血冲突。

“新冷战与逆全球化”:美国宣称,世界秩序将迎来“两个阵营,三个世界”的对抗局面。

“美国大选”:当下的种种困境与冲突,让“2020年大选”成为超级大热点。

种种现象,归结为一个似成共识的结论:“美国正在衰落”。而对此的分析,有三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

“金融过度膨胀说”:由于金融的过度膨胀,导致美国本土制造业的空心化,造成了美国国力的严重衰退。

“资本绑架政治说”:美国政治被利益集团操纵,华尔街与华盛顿大搞旋转门,造成了贫富悬殊的严重恶化,这是美国社会动荡的根源。

“白人殖民者还债说”:这种观点认为,美国立国之初的根基是奴隶制,是建立在剥削黑人的基础之上的,这为今天的种族冲突埋下祸根。

“美国为何衰落?”这似乎是一个很难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不过,美国保守主义复兴运动领袖罗素·柯克,在《保守主义的精神》一书中给出的答案,独特而又简洁,却像手术刀一样精准:“美国衰败的背后,始终贯穿着一条清晰的主线,那就是美国的立国根基——保守主义精神正变得愈发脆弱,作为繁荣根基的活水源头正在枯竭。”

沿着柯克的思路,回顾美国历史,不难发现,保守主义精神兴,则美国走向繁荣,保守主义精神亡,则美国走向衰落。

▍美国奇迹的根源:保守主义精神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美国是自由民主的、崇尚科学的现代世俗国家。然而,罗素·柯克却在《保守主义的精神》一书中指出,最初的美国,是由一群清教徒建立的,他们独特的精神结构——“清教徒保守主义精神”奠定了美国秩序最稳固的根基。

◎保守主义精神的基点:因为信仰,所以虔诚

二战后,纳粹德国的罪行被揭露,很多人纷纷质疑:当自称上帝选民的犹太人惨遭屠戮时,上帝竟不施以援手,这样的上帝,还值得信仰吗?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却说:“明知下一秒要进焚尸炉了,对上帝那份无比虔诚的信仰,也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这样的思考方式,对实用主义者,实在是匪夷所思,甚至被认为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是清教徒却是这样思考的——

如果上帝不给予任何好处(如生存、财富、地位),就不信仰上帝了,那他信仰的,不是上帝,而是好处。如果他因为有好处才信仰,那么他实际上是被外在物质所决定的,这样的人和动物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他选择信仰上帝,是因为无条件地相信上帝是正确的,而不是因为上帝能给他好处,这就意味着他不再被任何物质条件所约束,那么,他的精神、灵魂是自由的。

这种独特的精神气质,在信仰传统稀薄的地方,很难被理解。但是,如果不理解它,也就无法真正理解美国。

◎保守主义的主要原则

罗素·柯克在《保守主义的精神》中指出,清教徒的基本理念是,在与上帝之约的基础上,自我立法,自我治理,只有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才是主宰,祂赋予个体以自由意志,个体要去主宰、创造自己的命运。由此衍生出了清教徒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

·“珍爱上帝创造的社会传统”——上帝统治着人类社会的良知与道德,任何传统都是上帝创造的,它久经岁月的磨砺,主张审慎的、自发的改良,拒绝用顶层设计出来的乌托邦蓝图来改造社会。

·“无私产,不自由”——每个人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勤勉和创造荣耀上帝,由此获得的私有财产,是每个人自由的根基。

·“主张差别和秩序”——尊重人的多样性,差异性以及人性的不完美,每个人只有在神明和法律面前是平等的,反对经济平等的“无阶级差别”的社会。

·“自律即自由”——出于对上帝的敬畏,人在追求自由时,要警惕人性之恶,必须有所节制。

◎曾经的美国奇迹——保守主义精神的果实

保守主义的精神气质,最终在世俗层面体现为两点:以美国宪法为基石的政治制度,以及由此创造的经济奇迹。

美国宪法,用一句话来概括其核心理念的话,就是“以野心对抗野心”,构建一个保障个体权利的平衡性政府。

所谓平衡性,首先是防范多数穷人侵犯少数富人的财产权,用政治哲学的语言,就是“共和高于民主”——既防范暴君,也防范暴民,而防暴民甚于防暴君。

其次,是防范富人利用权势,压榨穷人。美国宪法的起草者,古维纳尔·莫里斯说:“财富会腐蚀思想,助长权欲,上帝证明,这就是富人的趋势。”

清教徒背景的美国国父们一致认为,只要国家制度设计得当,就能建成一个平衡性政府——各利益集团、各阶层互相制约,从而充分地保守上帝意志下的道德秩序。

具有保守主义精神气质的清教徒,他们的财富观,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以勤勉和创造来荣耀上帝”——作为上帝的选民,财富是荣耀上帝的方式,而贫穷则是不可饶恕的罪孽,工作的意义不是为了挥霍,享乐,而是出于对上帝的信仰。这种清教伦理,才是美国经济崛起的根源。

可见,美国奇迹的根源,不是三权分立、自由市场等政治经济制度,而是清教徒保守主义的独特精神气质。

正如保守主义学者刘军宁老师在《保守主义》一书所描述的那样:“印象中,美国秩序是进化的、世俗的、科学的、现代的、民主的。事实是,美国秩序是保守的、宗教的、道德的、古老的、共和的——美虽新邦,其命惟旧。”

▍“美国衰落”的根源:

保守主义精神的大溃败

保守主义精神造就了美国奇迹,但两大关键性事件的冲击,让保守主义精神在美国出现了大溃败:

◎平权运动的兴起与全球化浪潮下外来移民的涌入,以清教徒为主体的基本盘受到冲击,美国人的国家认同开始被解构,“谁是美国人?”的答案越来越模糊。

1988年,美墨之间有一场球赛,放眼望去,赛场几乎清一色的墨西哥国旗。当美国队出场时,全场观众朝他们扔石头。更让人意外的是,这场比赛的举办地点,不是墨西哥,而是美国的洛杉矶。

一个挨打的球迷气愤地说:“在美国比赛,我竟然因为举一面美国国旗挨揍了,岂有此理!”

这一荒诞事件,成为了美国国家认同遭到严重挑战的生动注脚。

保守主义之父埃德蒙·柏克曾说:“去美洲殖民地的都是新教徒(清教徒),他们是异见者中的异见者,是新教徒中的新教徒。”这些异见者——300万“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清教徒”,决定了美国人身份认同的核心,是美国的基本盘。

随后,在19世纪的100年间,欧洲白人移民不断融入美国,尽管“WASP”被“WEP”取代——“盎格鲁—萨克逊”被“欧裔”取代,但是“白人”和“清教信仰”却没有变,“清教伦理”对“欧裔”的同化成功了。

历史的转折点,是20世纪60年代的平权运动,“美国人”的身份认同第一次遭到重大挑战,“清教伦理”对黑人的同化失败了。此后,随着全球化和外来移民的不断涌入,清教伦理对墨西哥裔、拉丁裔、穆斯林、亚裔等外来族裔的同化也都失败了。

政治学者亨廷顿在《谁是美国人》一书中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美国就好比一锅番茄汤,最初的这锅汤,就是300万“WASP”熬的,后来的欧洲移民就好比是各种蔬菜和作料,尽管他们让这锅番茄汤变了些味儿,但是基本底色仍然没有改变,但是对黑人等族裔同化的失败,相当于直接把汤倒掉,变成了层次分明的沙拉酱。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先知书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3/166736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