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张楠茜: 中国劳工用血泪染红一带一路

—印尼中国劳工实录:“我们是岛上的隐形人”

作者:
“中企出海,可以说在第三次全球化中处于领航位置,但中国农民工跟着出海,分到的羹实在少之又少。”这位华人说。

除了一纸薄薄的合同,在印尼的中国工人是最没有保障的一群人。

11月,印度尼西亚进入炎热的旱季,在苏拉威西岛某中资项目打工的河南人邹奋(化名)已是身心俱疲——白天干活累得汗如雨下,晚上经常被热醒。他来印尼打工一年多了,仍然望不到归期。

“中国工人都想回家,在这里干活太重,每天早上像被人打过一样,浑身痛。”在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县(Morowali)打工的邹奋说。但即便再想回家,他也望不到归期。

◆尘土飞扬和破皮鞋,受访者供图。

因镍矿资源丰富,邹奋所在的苏拉威西岛吸引了无数外资企业前来开发,中资企业是其中的佼佼者。

根据中国商务部文件显示,2020年全年,中企在印尼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高达119亿美元;其对印尼全行业的直接投资达到19.8亿美元,同比增长86.5%。中企不但为当地人提供了成千上万的就业岗位,也会招聘国内工人来当地工作。印尼劳工部长曾说,如果中国工人不来,印尼企业根本无法维持正常运转。

即使疫情暴发后,符合防疫要求的中国工人仍在源源不断进入印尼,邹奋就是其中一位。他是河南人,上有老下有小,经济压力很大。想着在外国工地花销小,能存钱,于是通过中介远赴印尼打工。

但他没想到,这一去就再难复返。“吃得差,住得差,干活重,罚款重,回国难。”邹奋如此总结他和其他中国工人的生存状态。

在岛上一年多,他高密度见证了中国外劳所经历的各种伤痛、悲苦、无奈。有人从一期干到二期、三期,两年多都走不了,抑郁到上吊自杀;工人断腿断胳膊稀松平常,却难以得到有效的医疗救助;三个月前,五十多岁的中国工人张广永在这里悄然死去,他在国内的家人至今未找到存放遗体的地方。

护照被收走,工资被拖延,邹奋和他的工友们统一集中居住在管理严格的生活区里。没有任何安全保障、走不出去也留不下来,他们似乎成了这个印尼边缘岛屿上最为隐形的一群人。

旅居印尼多年的一位华人曾在前往印尼的飞机上看到中国农民工们成群结队的身影。他们操着不流利的普通话,不懂英语和印尼语,进出航班转机时四处询问会说中文的人带路。“中企出海,可以说在第三次全球化中处于领航位置,但中国农民工跟着出海,分到的羹实在少之又少。”这位华人说。

◆休息中的工友们。

父亲死后,儿子仍在追寻死因

赴印尼打工的木工张广永去世后,他的儿子张超还在寻找他的遗体。三个月里,张超生活在巨大的悔恨和数不清的疑问当中。

“我的父亲生前去(印尼)工作是为了补贴家用,他在那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有没有得到适合的医疗照顾,有没有遗言和留下任何话?死之前他是什么样子,害不害怕?”他痛心地问道。

今年7月28日,张超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当时,与父亲签订劳务合同的南通京唐劳务有限公司(下称“京唐公司”)通知他,张广永因病、抢救无效死亡。此前,五十多岁的张广永赴印尼肯达里市莫罗西镇,在PTOSS公司二期工地工作。

该公司全称为PT.Obsidian Stainless Steel公司,由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与厦门象屿集团合资成立,是一家集镍铁合金生产、不锈钢冶炼为一体的大型钢铁企业。

◆印度尼西亚的工地项目部出具的张广永死亡过程。

当地项目部出示的“张广永因病去世过程”说明书上写着:7月20日,张广永因身体不适请病假;24日,工地医务室初步诊断其为支气管炎,并疑似糖尿病并发症,后在医务人员建议下前往肯达里市医院治疗;28日,抢救无效身亡。

张超表示,7月11日他最后一次和父亲联系,父亲当时说想回家、身体一切正常。他因此不相信公司说的死因——父亲生前从没有得过糖尿病或支气管炎。

张超四处向父亲的工友打听,了解到7月19号父亲被检测出新冠,这之后,父亲手机被收走,所以失联。又有工友说,张广永死前曾在山下打过吊针。公司没有提及这些事情,让张超更加疑惑,“到底吊针打的是什么药水?死亡过程是什么样的?”

此外,张超找来的印尼肯达里医院出具的医学证明显示,张广永7月28日早上8点40分死在医院,死于“传染性疾病”。

根据印尼抗疫规定,企业员工在得新冠肺炎后需要得到及时治疗。张超怀疑父亲生前没能得到合适的医疗救助,反而因“防疫”而被“囚禁”,并被切断了最后日子的信息来源。

但京唐公司并不认可张超提供的医学证明。该公司一位季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超提供的医学证明跟他们提供给政府的病例证明格式不一致,公司怀疑这份证明的真实性。

10月27日晚,京唐公司书面答复张广永的家属称,张广永在印尼因病去世两个多月了,公司垫付尸体保管费至今,而印尼警方一直要求对张广永遗体进行火化,公司没有法律义务继续垫付昂贵的尸体保管费。

◆10月27号晚上,京唐给张先生的一封信。

“请你们务必在20天之内由直系亲属前往印尼处理后事,或委托旅居印尼人员处理……如要求尸检,我司可安排到印尼,根据法律规定向当地警方提出……逾期我司将不再垫付尸体保管费用,对遗体火化的事宜,将按当地法律规定予以处理。”

父亲死后快三个月,问题到这里又打成一个死结。死要见尸的张超想通过遗体检查,知道父亲真正的死因是什么,但在当前的防控政策下,他无法在20天内就从国内赶赴印尼,完成从过海关到隔离的各个步骤,并见到父亲的尸体。一旦超过时间,尸体就要被火化,死因更是无法查明。

张超感觉到了求助无门的境地。签合同的京唐公司语焉不详;京唐公司的甲方德龙公司则说,张广永是劳务合同关系,和自己没有关系。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全球报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3/1667435.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