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光伏发电补贴,“扶”了上万家光伏公司,“贫”了农村贫困户!

—困在光伏里的农民:“免费的阳光”为何让我欠了银行20万?

作者:

光伏发电补贴,“扶”了上万家光伏公司,“贫”了农村贫困户?

01

“会赚钱“的屋顶

家住保定徐水县的金礼云,经常爬到家附近的山头上俯瞰自己居住几十年的乡村。裸露着深灰色屋脊的排排民房俯卧在山脚下,灰蒙蒙的、懒洋洋的。四周绵延的是一望无际、随四季变换色泽的田野。

秋收时节是最美的,黄澄澄的玉米铺满屋顶,挂在院落里,在阳光下炙烤得暖烘烘的。金礼云记不清是从哪一年开始,村民们的屋顶突然披上了“深蓝色的亮片外衣”,最开始只有一两块,平滑光亮,挺古怪的,后来越来越多,几乎铺满了整个村庄。没有安装的农户深色屋脊,倒显得很突兀,像块牛皮癣。

“深蓝色外衣”是安装在屋脊上的光伏玻璃板,像直尺刻度一样横平竖直的白线把玻璃板分割成许多方块,在阳光下闪烁。销售人员当时告诉金礼云,这些光伏玻璃板,能将免费的光变成“有价值”的电并网出售,不需要农户出资,只需要把屋顶出租出去,每年每块板就能有20元的收入。

金礼云听后,心动不已,心想着,家里的屋顶大多数时候都闲着,只有秋收时节能利用一下,大不了,把粮食拿到门前晒,不也一样吗?

2019年,她决定把家里的屋顶按最大面积利用程度安装光伏板,安装公司测算后,最终安装了66块板。

和金礼云的“谨慎权衡”相比,远在福建南平市山区的李贵民,对光伏的前景充满想象。他索性从信用社贷款20万,在屋顶上安装光伏板。

李贵民是作为贫困户被选中的。他幼时得病,双腿萎缩,落下与轮椅终生为伴的残疾。40多岁的他虽被轮椅困住了双腿,但是骨子里的不服输、爱尝试新事物的劲头,从来没让他困在轮椅上的狭小空间里。他在自家院子里做木工,搞养殖,还把自己绑在摩托车上爬上崎岖山路,或者开到10公里外的镇上赶集。

2018年春节前,村支书带着光伏销售人员来到李贵民家里,告诉他安装光伏板可以赚钱。没钱?光伏销售公司可以协助贷款,而且用每年光伏板发电赚来的钱来偿还贷款,10年就能还本付息。不仅如此,在余下的至少10年里,每年光伏发电的收入都归李贵民,这样一来养老问题就可以基本有保障了。

当得知整个村庄只有自己还有另一个贫困户才能安装光伏板时,李贵民很兴奋,也很感激“政策的照顾和体恤”。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同意以个人信用贷款20万,在自家屋顶上安装了22千瓦的光伏板。

光伏贷款砸到湖南邵阳的王大勇身上时,王大勇一家人也都是满怀感激。2016年春末,邵阳瑶山的杜鹃花刚刚凋谢,王大勇清晰得记得,当时村干部登门说,“你被帮扶工程选中了,可以迅速脱贫”。

42岁的王大勇是村子里的贫困户,父母均做过大手术,现在勉强靠药物维持生命。妻子也在2009年查出宫颈癌,后来做过好几次手术,根本没法从事重体力活。唯一的儿子还患有先天性的扁桃体肥大,五口之家的全部重担几乎都落在王大勇身上。

听销售人员介绍,银行放贷给安装,还不用自己还利息,甚至每月还有额外的收入,王大勇几乎立即就同意安装了。

无论是出租屋顶的金礼云,还是贷款安装的李贵民、王大勇们,他们都是全国光伏发电热潮之下,希望能依靠闲置屋顶有笔稳定收入的人。户用光伏发电风潮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推出的分布式光伏试点,后来因为国家给予光伏发电站一定的财政补贴,一时在全国蔚然成风。

今年6月,国家能源局再次推出整县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为光伏发电添柴加火。国家能源局的数据也反映出村户安装光伏的热潮。截止2021年9月底,全国累计户用光伏项目装机容量约有1168万千瓦(纳入国家财政补贴)。而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曾经在2020年底披露,全国户用光伏安装户数已经超过150万户。

政策号召也催生出近30万家光伏发电企业,其中正泰电器、协鑫集团、通威股份、天合光能等,近几年在全国疯狂成立分公司和代理商,迅速扩大装机量,成为全国户用光伏发电推广应用最多的品牌商。

凤凰网《风暴眼》于2021年10月20日在电话里和东莞光伏公司老板李敏泽的一个多小时里,李敏泽就有11个未接来电。他表示,最近业务明显增多了,客户排队上门。

02

“光伏贷”扶不了贫,却济了富

然而,在政策东风之下,据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很多光伏公司的口碑并不好,不仅没有让农民挣到钱,反而还让很多农民“困”在了搭建光伏板的屋顶下,与之相比,积极推进的银行、光伏公司却成为获益方。

44岁的李贵民就是被“困”的一员。

他对光伏发电最初认知来自网上、电视上的新闻报道。他觉得这东西是高科技、有前景,所以当业务员拿来厚厚一踏A4纸张大小的合同条款时,李贵民看都没怎么看,就在销售人员的指示下,在空白处签了名字。

第二天,销售人员和信用社的人就上门来到李贵民家里,办了20万的贷款。

一直到半年后,李贵民才意识到情况不妙。业务员所说的“光伏板发电足以覆盖贷款利息”,“即使遇上天气不好的时候,发电量不足,公司可以补偿差价”等承诺在兑现了几个月后,便不再兑现,因为光伏公司的老板跑路了。当时上门的业务员是邻村的,现在也寻不见,只听说跑到上海去了。

李贵民只能瞅着手机上的APP干着急。在这个APP上,有一个跳转的箭头显示发电量,但李贵民发现,每月发电量带来的收入根本就偿还不了贷款,不得不从自己其他的银行账户转账偿还。“安装第一年,电费不够还贷款利息,自己倒贴了2000元;第二年,倒贴了4000元,今年估计至少要倒贴5000元。

除了贷款本息要偿还外,还有杂七杂八的维修费,每年也要上千块。李贵民给凤凰网《风暴眼》算了一笔经济账:光伏板需要定位清洗、维修,每次清洗费用就要500元,维修上门费也要200元,这还不包括材料费。每年暑季的三个月里,他几乎每一个月都要找人维修一次。

不只金钱上的损失,李贵民更觉得精神上受挫。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冒失”了。他尝试找过光伏公司,但办公室早都空无一人了,也给使用的光伏品牌——隆基品牌厂商打过电话,对方声称与他们无关。最后各种办法都想尽了,还是一筹莫展。他只能无奈地怪罪自己,文化水平低,轻信了销售人员的“嘴”。

李贵民自责的同时,湖南的王大勇想得很清楚,他不只是被“忽悠了”,还可能是被骗了。

和李贵民一样,王大勇也是享受金融政策福利安装的光伏板。当时业务员告诉他,不仅不用还贷,每年还可以收取额外发电收入:“国家给予光伏发电补贴,并网价0.42元一度电,加上国家和湖南省给予的补贴,安装后,一度电可以卖到1元多。安装5.5千瓦,如果按一天30度电来算,每天能有30多块钱的额外进账,一年就是小1万,偿还贷款利息绰绰有余,多余的都是额外收入。”

但实际上,安装光伏板两年后,2019年6月,突然收到银行的逾期贷款账单的时候,王大勇才知道,实际发电的收入,根本覆盖不了贷款利息。他记得很清楚,前三年一共才发电9000多度,即使按照1元价格出售(第三年电价省补贴取消,实际价格才0.87元),3年才卖9000多元,根本到不了销售人员口中的“年收入上万元”。

和李贵民相似,因为销售人员的夸大其词,原本希望靠光赚取生活费的人都背上了债务。王大勇算了一下,按照光伏板最近几年平均发电量差不多一年可以发电3000度,一度电0.87元,每年收入也就2000来块,对于每年5000多元的利息来说,尚不及一半。

而且,很多光伏公司在利用光伏贷出售光伏板时,还会对光伏板层层抬价。据凤凰网《风暴眼》了解,随着技术的发展,光伏板的成本已由2014年的10元/瓦,下降到现在的3.5元/瓦左右。王大勇家安装的光伏板,即便按照2016年的网上其他光伏公司公布的市场价6元/瓦,王大勇的安装成本也贵了1.5万元。

李贵民安装得更贵,足足比当时的市场价多花了7万元。东莞光伏公司老板李敏泽介绍,“光伏发电板成本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是南方可能因为人力成本较高,安装光伏市场价格也较高,2018年南方市场价差不多6元一瓦。”按照这个成本价计算,李贵民安装的22千瓦光伏成本也不过在13万元左右。而李贵民却承担了20万元的安装成本。

这其中的差价收益自然都落入了光伏公司的口袋中。**让很多村民蒙在鼓子里的还有光伏贷款利率,实际上已经远离国家光伏扶贫工程的初衷了。**

2016年发改能源[2016]621号文件出台,文件指出,对村级光伏电站,资金由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为主提供优惠贷款,资金来源成本情况在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适度下浮。同时鼓励其他银行和金融机构为光伏扶贫项目提供低成本融资。

但是各地在执行光伏扶贫贷款扶持时,施行的贷款利率普遍并不低。李贵民所在南平市浦城县,2017年公布的光伏贷款利率统一为基准上浮20%。而李贵民于2018年借款的为期10年的20万贷款,贷款利率为5.94%,相比当年央行基准利率4.9%,正好上浮20%。

国家吹响的光伏扶贫政策下,原本让利于民的一项好政策,最后反而成为勒住村民脖子的枷锁。如今的李贵民在朋友的帮助下,成了一名夜班电商客服。他每天坐在电脑前,直到夜里凌晨,挂掉耳麦,一天才结束。他唯一的期待就是,希望自己10年还清贷款后,光伏板还可以正常发电。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风暴眼工作室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4/1667726.html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