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加州ICU医生致信FDA和CDC 谈疫苗伤害实情

加州重症监护室(ICU)医生帕特里夏·李博士(Patricia Lee)看到一些人接种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后受到的伤害,于9月28日出于良心写信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希望“能带来积极的变化”。

加州重症监护室(ICU)医生帕特里夏·李博士(Patricia Lee)看到一些人接种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后受到的伤害,于9月28日出于良心写信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希望“能带来积极的变化”。

在帕特里夏·李之后,又有11位医生于10月27日通过Siri& Glimstad LLP律师事务所发出呼吁。

疫苗伤害病例

李博士在南加州大学获得了医学学位,并在乔治敦大学和哈佛附属医院接受培训,执业20多年了,她本人完全接种了疫苗。

她表示,她在重症监护室看到的情况与联邦卫生当局描述的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不符,“我的临床判断是,这些伤害都是由COVID-19疫苗造成的,除了患者最近接种过疫苗外,没有更合理的解释”。

李医师特意删除了以下这些她第一手接触的病人的个人资料,以保障隐私权。

病例1:一名40岁以下的健康人士在接种COVID-19疫苗后出现腰痛和尿失禁。在接种第二剂的第二天,患者感到一条腿麻木和刺痛,几天后患者因双下肢麻痹入院,磁共振成像(MRI)检测为横贯性脊髓炎。尽管给予患者最大限度的药物治疗,病情继续恶化,其四肢瘫痪、双目失明,接受了气管切开术,患者出现自主神经功能障碍(心律不齐和低血压),认知功能受损。

病例2:出生于70年代初的健康人士,没有吸烟史和肺部疾病,在接种疫苗后,食欲变差,咳嗽及全身不适,体重减了15磅;在接下来的1个月内,其咳嗽加剧,住进医院,胸部CT显示双侧弥漫性磨砂玻璃状混浊,为COVID-19病毒肺炎的典型表现,但反复进行病毒检测均为阴性;病情继续恶化,需要插管,出现肺孢子虫肺炎感染(通常只发生在艾滋病或器官移植病人身上),病人出现多器官系统功能衰竭。

病例3:出生于70年代初的健康人士,在打疫苗后出现不适,随后被诊断为巨细胞病毒结肠炎。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患者多次住院,尽管给予最大限度的药物治疗,病人还是出现了通常只在免疫力低下的患者中出现的弥散性巨细胞病毒和巨细胞病毒血症。

病例4:两名50岁出头的妇女在出现急性腹部伤害后入院,都是在疫苗接种后不久出现症状。两名女性都被带到手术室进行探查,并切除了多段肠梗阻。由于缺血和血栓形成的过程仍在继续,这两名患者不得不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打开他们的腹部,进行频繁的再次探查和重复手术,总共每名患者进行了五次以上的剖腹探查。这两名女性都没有吸烟史,没有任何使她们容易进入高凝状态的病症。

病例5:一名60岁无吸烟史健康男性,接种疫苗后出现头晕,入院当天出现神经功能恶化,需要插管,头部影像检查显示脑静脉窦血栓形成(Cerebral venous sinus thrombosis)。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估计,每年每百万人中有5人可能发生这种非常罕见的中风,女性与男性患者的比例为3:1,并且超过85%的患者至少有一个可识别的危险因素,如血栓形成前状态、恶性感染。这位病人没有这些任何的风险因素,除了接种COVID-19疫苗。

病例6:ICU四位产科病人,两位是产后出血,两位是早产后出现绒毛膜羊膜炎的感染性休克。4位病人全部接种了疫苗。

李博士说,在ICU病房很少有产科病人,一年可能会有1~2人,但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她照顾了4位接种疫苗的女性。在上述病例中,一半病人死亡,幸存者正在与长期的后遗症奋战。

医生呼吁

“如果联邦卫生当局关于COVID-19疫苗安全性的声明是准确的,那么从统计学上看,任何一位医生都不可能目睹这么多COVID-19疫苗伤害事件。”李博士和同事们谈过,那些医生也有类似的经验,“虽然有些人似乎愿意接受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中不可避免的附带损害,但许多人感到沮丧”。

李博士在这封9月28日发出的信中表示:“我写这封信是为了分享我的经验,我无法沉默地接受COVID-19疫苗造成的严重伤害。我真诚地希望,您们对这封信的反应集中在解决疫苗的安全问题上,而不是集中在我身上。”

“许多一线工作者勇敢地抗击疫情并亲眼目睹了这些危害,现在可能因不愿接种疫苗而辞职或被解雇,我不能失去团队成员。”李博士恳请当局取消强制打疫苗,她认为,“在不考虑每个人医疗风险和益处的情况下.强制打疫苗是不道德的。”

最后,李博士还代表因接种COVID-19疫苗遭受巨大痛苦的病人和家属,以及一线的医护人员,恳请FDA和CDC承认疫苗带来的伤害,否认他们的经历只会加重对他们的伤害。

参议员罗纳德·约翰逊(Ronald Johnson)在10月14日给FDA和CDC的信中写道:“尽管来自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RES)的最新数据包括16,310例死亡(其中5,326例死亡发生接种COVID-19疫苗后第0~2天)和778,685例所有不良事件,你们伪善地宣称要‘追随科学’……一直否认和忽视疫苗损伤。”

Siri& Glimstad LLP律师事务所的亚伦·西里(Aaron Siri)律师表示,像李博士一样,一些临床医生与CDC、FDA和NIH等公共卫生当局联系了十多个月,但这些机构通常回应说:“无需担心”。

11月2日,继FDA之后,CDC宣布对5~11岁幼儿接种COVID-19疫苗。政府也没有取消包括联邦雇员、军队、医护人员等的强制疫苗令。◇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梅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8/1669334.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