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列宁这样忽悠中国人 全国都上大当

作者:
一直到最后,列宁也是口惠而实不至,根本就没有处理过什么中俄之间的不平等条约,更没有归还给中国一寸土地。” 苏联人为何出尔反尔? 主要原因是,到了1922年,中国军队早已退出的这支多国联军被苏联红军全面击溃,中国在苏联人眼中,已经不再具有战略价值。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市2012年10月14日拆掉了城市街头最后一尊列宁像。该雕像高4到5米,已在乌拉巴托矗立了58年。

1949年12月6日,毛泽东来不及等斯大林的答复,索性带上政治秘书陈伯达,机要秘书叶子龙,负责警卫的汪东兴,加上个翻译师哲就出发了。

此外,他还带了满满一火车礼物,因为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的70大寿,他总不能空着一双手,白眉白眼地就上主人的门吧。

寿礼规格之高,在我国外交史上绝无仅有。分别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委员会的名义三家一起给斯大林送寿礼。

中共中中央的礼品有大元帅丝织像、清代蓝花瓷花瓶、景泰蓝茶具、烧瓷寿盘,以及像牙雕刻的大花瓶、宝塔、龙船、翡翠球、八仙人、女英雄等共10种22件(套、对、帧、座),外加祁门红茶和龙井茶。

中央人民政府的礼品除大元帅陶瓷盘10个和每套99件的景德镇五彩瓷具两套外,还有“中国农民所献蔬菜果品”——山东胶东和济南产的白菜、莱阳梨、大葱,北京鸭梨、雪梨,天津和山东大萝卜,北京绿皮圆形红心萝卜,江西小金桔等。

中央军委的礼品是大元帅丝绣像一帧,和大元帅陶瓷像一对。

双方的礼物极不对称,斯大林回赠给毛泽东的礼品全是金手表、金项链,金烟盒等,还有一辆防弹小轿车。

万里迢迢祝寿,还特意带上蔬菜水果当寿礼,正应了中国人“礼轻人意重”这句古话。当然,这恐怕也是毛泽东不拘小节的独特个性,与中国诗人的浪漫气质使然。

途经沈阳时,发生了一件让毛泽东极为愤怒的事。

1991年,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冈察罗夫对前苏联援华专家组组长、前苏联铁道部部长、斯大林的特使伊万。弗拉基米罗维奇。科瓦廖夫进行了采访。

科瓦廖夫回忆说:“1949年12月,我陪同毛泽东前往莫斯科与斯大林谈判(科注:当时中国的报纸上说毛去苏联是为斯大林祝寿)时,毛指示在沈阳停车,并邀我游览市容。我一下就明白了未预料到的停车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想确证政治局关于肖像一事的决议是如何执行的。在沈阳所有高大建筑物上,都挂着斯大林身着元帅服的巨幅画像,没有一处挂毛泽东的画像,毛当时很生气。当我们回到专列上时,市委书记向毛报告说,东北各省人民以及高岗同志、林彪同志个人为斯大林寿辰准备了整整一节车厢的礼物,这节车厢已经挂在了他的专列上了。毛泽东愤怒地说:‘把车厢摘掉,把礼物卸下,一半拉到高岗家去,另一半拉到林彪家去。我代表全中国人民,已经给斯大林带去了礼物。请你转告这些同志,东北现在还属于中国。’”([1])

市委书记焦若愚被盛怒的毛泽东惊吓得目瞪口呆!

12月16日中午12时正,毛泽东的专列抵达莫斯科雅罗斯拉夫尔车站时,斯大林给他的礼遇看似隆重,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位共产党执政国家领导人的规格。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莫洛托夫、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米高扬等苏共核心领导班子的成员全都到车站迎接他。

不过,这样的规格很高但还不是最高,让毛泽东深感不快的是斯大林本人没有出现在欢迎官员中——而毛肯定不会忘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大林曾亲自到火车站,欢送前来与他谈判苏日中立条约的日本外相松冈洋佑。率性的毛泽东不加掩饰,故意把自己的愤怒挂在脸上,弄得前来迎接的苏方大员全都有些儿尴尬。

毛泽东不高兴,前来迎接的驻苏大使王稼祥也就只能板着脸

但是,毛的不快很快便倏然而飞。当天傍晚6时正,斯大林率领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在克里姆林宫集体宴请了他。

一见面,斯大林不等工作人员介绍,便大步上前,亲切地握住毛泽东的手,注目端详了好一阵,才表情夸张地激动说道:“毛泽东同志,你红光满面,容光焕发,想不到你这样的年轻健壮。”

斯大林分明已经忘记了他当初对罗斯福所说的,毛泽东不过就是一个普加乔夫式的人物的评价,对眼前的毛赞不绝口,“伟大,真是伟大!你对中国人民的贡献很大,不愧为中国人民最伟大的儿子。我代表全体苏联人民,祝愿你健康!”

毛激动得眼泪蓦然滚落,面对全世界社会主义大家庭和无产阶级的最高领袖,他说出的第一句话颇有点游子归家的情调:“斯大林同志,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说到伤心处,毛眼圈发潮,竟然哽咽起来。

毛的悲情来自于当初他在延安发动整风运动时,被斯大林理解为毛是借此排除他最信任的王明,故而苏共对毛进行了严厉的谴责所致。

斯大林当然明白毛泽东话里的意思,他亲热地在毛的肩膀上拍了拍,一脸肃穆地说:“毛泽东就是毛泽东,胜利者就是胜利者。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不能谴责胜利者,这是全世界的真理!”

一席话说得苏共领导们哈哈大笑,毛泽东也怨气尽消,破涕为笑。

领导人聚会或是合影的时候,站在中心位置的斯大林,总不会忘记请毛泽东站在他旁边,其它各国的领导人全都知趣地站到了他俩的后边和两侧。而且开会的时候,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讲话都一律用俄语,只有毛说中国话,而且说的是一口地道的中国湖南话。

可是好景不长,一提到中苏条约,斯大林马上就和毛泽东翻脸了。

([1])引自文博编著《中共往事钩沉(卷二)》之《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在接下来的第一次正式会谈中,毛泽东说他这次来莫斯科,是想搞一个“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回去。

稍事寒暄,毛又说:“斯大林同志,我来之前,中共中央作了一个决定。我们一致认为,应当废除贵国1945年与蒋介石反动政权签订的那个中苏同盟条约,和我们重新签订一个新条约。”

开门见山,单刀直入,这也是毛泽东的一种谈判手段。因为从米高扬到西柏坡,刘少奇去苏联,他这次赴莫斯科之前发给斯大林的三封电报,老是在试探,可斯大林就是不亮底牌,所以他始终搞不明白斯大林究竟是什么态度。这次干脆一上来就把最重要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让斯大林无法回避。

可斯大林更加厉害,没等毛泽东把话说完,大手猛地一挥,沉下脸说道:“毛同志,我明确地告诉你,苏共中央主席团也刚刚开了一次会议,也作了一个决定。政治局委员们一致认为,我们和中华民国政府签订的中苏同盟条约,必须维持!”

从谈话记录上看,毛泽东和斯大林的第一次谈话还不到10分钟,就陷入了僵局。

在米高扬密访西柏坡之前,中共对莫斯科在外蒙问题上的态度显然存有某种幻想。中共领导人没有天真到以为乔巴山等外蒙领导人会自愿放弃独立。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中共一直主张外蒙加入革命的中华联邦,这也是毛泽东在同米高扬谈话时希望得到莫斯科支持的目标。

然而,斯大林的态度使中共失去了恢复中国“大一统”的机会。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博讯螺杆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3/1671177.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