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铁流:成都二师“小匈牙利事件”的真相

作者:

提要﹕全校一千多名学生划了一百多名右派,平均年龄不足二十岁,全是黄毛未蜕,乳气未干的娃娃。这些定性为“右派敌人”的娃娃,绝大部分开除学藉送到西昌大凉山去“劳动教养”,这一去就二十多年。

那些“需要被劳教”的人

突然发生的事件

时光倒回去五十年的1957年4月的一天,在成都第二师范学校(简称成都二师,现名成都市盐道街中学)阅报栏前,围着很多十六七岁的学生娃娃,在争看上海《文汇报》上的一条消息,说的是安徽省某乡干部克扣小学教师工资,还殴打一位叫常金白的教师。

对于这些明天就要去作教师的学子们,这消息无异是在他们心中投下了一个炸弹。整个上午阅报栏围满了学生,读报的、议论的,沸沸扬扬,人头攒动,有人在报上批字,有人响应,一时群情激愤像锅开了的水。

很快,出现一张要求政府严惩殴打教师凶手的大字报。这天上午学生们不归教室,教导主任和各年级班主任前来劝说,说这些事与四川无关,大家回去上课。

这个“与四川无关”的说法,立即引起广大学生们的反驳,他们举出所见所闻的一些四川的例子,比《文汇报》上说的还要严重。学生们有了新的想法,要求校方和成都市政府允许学生声援常金白,并希望把声援信刊登在报刊上,当然遭到校方的拒绝。于是一些学生联络全川师范生,准备调查此类事件,要求政府采取行动制止乡村基层干部的违法行为。

无独有偶,恰在此时,省里来通知:从今年起对师范生的全年伙食费只供9个月,寒暑假伙食自行解决,这个改变建校以来传统作法,被一些学生和常金白事件搅在一起,一时群情沸腾,反抗之声不断,有人提出上街游行,一个叫徐航的高斑学生,当即写了《告全市人民书》。

晚餐后学生们陆续涌向学校大门,发现大门被许多不名身份的“市民”堵住了,其中几个高大强壮的人在大声喝斥:“不许外出!不许闹事!”一些自称是工人、农民的代表和学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一些辩不过学生的工人、农民代表,竟然骂学生“忘恩负义,白吃人民饭,白拿人民钱”,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坏苗苗”,不配做人民教师。

忽然,有个学生发现不少“市民代表”衣服下藏有短棍,便大声惊叫:“他们要打学生,快跑!”几个胆大的学生上前去夺,带棍的人扬手就打,场面开始混乱。这时不知谁按响了学校的紧急电铃,有人打开广播高喊:“二师同学,暴徒冲进学校打学生了,快去增援啊!”于是,更多的学生奔向大门。

“市民代表”见势退却,挨了打受了委曲的学生紧追不舍,还拾起遗弃在地上的木棍,一路追到派出所。派出所空无一人,“市民代表”也突然无影无踪。被激怒的学生们已有六七百人,便手挽手一路雀跃欢呼,沿着几条小街狂呼口号返回学校。这本来就是不成熟的娃娃行为,当局却不这样看,认为是件不得了的“反革命爆乱”,很快上报省市委和中央……

民主空气的由来

成都二师是座专为全省各县市培养小学教师的师范学校。二十世纪初,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为挽救濒于灭亡的大清国,下诏废科举办新学,用八国联军之役清廷对各国的赔款返还的银子,在全国十几个重要省会兴办的高等师范学堂,它位居榜首。

自清廷、民国乃至四九之后一段时间,一直实行向全省公招优秀学生,不仅吃饭不要钱,还发给生活费。作家巴金、艾芜、沙订等一代文化名人都是从这所学堂走出去的。

师范生是命定由国家分配,毕业后要去作小学教师和中学教师的。他们喜欢阅读书报,思考问题,关心国家和社会大事,乐于集会、结社、自办刊物和壁报,组织文学小团体。徐航本名徐荣忠,是58级学生,他想学梁启超办《少年中国》,就也办了张《蓉城少年报》,引来许多同学投稿,还刊登过作家石天河等人讨论文艺的书信。

但他们不知道现在早已不是自由自在的年代,一切都需在党的领导进行。当然更不知道这一闹,已惹下包天大祸。接着,在一次全校的集会上,学校张校长给大家介绍了一位新调来的徐副校长,后来学生们渐渐知道这位徐副校长曾是东城区公安局的副局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往亊微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3/1671178.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