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国观察:六中全会历史决议回避哪些关键问题?

中共喉舌新华社于11月16日发布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决议中对“文革”、“六四”等的表述,没有脱离中共过去的文件的叙述,对毛泽东的错误的表述也没有大的变化。观察家们指出,决议避开了一些关键问题,如法轮功问题。

有专家指出,当局在新的决议中避开了关键争议,其实是“虚晃一枪”,另外还有其它敏感细节。图为2020年5月21日中共两会开幕。

中共喉舌新华社于11月16日发布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决议中对“文革”、“六四”等的表述,没有脱离中共过去的文件的叙述,对毛泽东的错误的表述也没有大的变化。观察家们指出,决议避开了一些关键问题,如法轮功问题。

胡平:关键争议习“虚晃一枪”

在长达6600多字的习近平对决议的说明中,习近平表示,中共历史上的重大是非问题,前两份历史决议“基本都解决了”,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中共前两份历史决议,分别是1945年六届七中全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45年由毛泽东主导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毛泽东对“王明路线”的否定。

1981年邓小平主导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则是在“文革”之后,全盘否定毛泽东文革路线。这份决议将文革称为“内乱”,强调“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的罪过被开脱。但提及造成“文革”的是“党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

旅美学者、《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11月17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关于反右、文革这些历史问题的写法,应该就是遵循前例,并没有给出新的说法。

但胡平认为,对邓小平时期的第二份历史决议中提及的“毛泽东的错误”,第三份历史决议的表述实际上是虚晃一枪。

“第二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吸取毛泽东的错误的教训,那就是要反对个人崇拜。反对权力过分的集中于个人手中,反对破坏集体领导原则等等。

“那么这些话,现在看起来就是针锋相对。但是他(当局)又不敢公开否定这些话,所以他就虚晃一枪,避开提及个人崇拜等。”

官方有关中共六中全会的历史决议“说明”中说,前两个历史决议“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胡平说,这是用一句空话带过去了,“不敢具体说是什么结论”。

横河:中共决议避开一件大事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在视频节目中则提到,中共决议避开一件大事。

横河说,这个决议中的第三阶段所谓“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中共最重大的两个政治事件,只提到六四“严重政治风波”,而另一个迫害法轮功,一字未提。

横河说,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认为那件事不重要,不值得在决议中提出,但这完全不可能,因为作为时任党魁江泽民亲自拍板的重大决策,亲自发动的政治运动,还专门成立了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领导小组来领导,被作为反腐重大成就宣传的周永康就是该领导小组的组长,今年倒台的两个公安部副部长都分别担任过该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主任,对中共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另一个可能性就是中共高层大多数都认为这不是一件见得了人的事情。”

横河说,中共高层一直到2013年,即镇压14年后才第一次公开了这个领导小组及其610办公室的存在,现在不写进去和当年不公开的理由对某些人,如江派人马可能是一样的,而另一部分人,很可能就是觉得没有必要替他人背黑锅。

据同时发表的还有全会上就决议习近平所做的说明,习近平说明他自己担任该决议小组组长,王沪宁赵乐际担任副组长。在政治局常委领导下,在征求意见后对决议做了547处修改,征求意见的包括所谓“党内部分老同志”,在提交全会前常委开了3次会议,政治局2次会议进行审议。

王沪宁和赵乐际被不少观察家认为是江泽民派系人马。

横河表示,前述所谓“党内部分老同志”,无疑就是退休的原常委级别的,也就是各大利益集团的后台老板,表面上几句话,反映的是各派后台激烈较量的结果。

郭育仁:六中全会决议粉饰太平

六中全会决议全文超过3.6万字,其中大部分篇幅描述习近平上台之后的所谓“功绩”。和今年出的新版党史一样,最大的篇幅是讲十八大之后。

台湾国策研究院执行长郭育仁16日晚间对大纪元分析说,纵观整个决议文是在粉饰太平,为了巩固中共统治的合理的正当性。

“全文看完之后,简单地说,它就是在帮习近平做化妆师。他(习)执政出现了很多问题,包括台湾的问题处理得乱七八糟,可是它写习近平解决台湾问题是有总体的战略,依照这个总体战略观来取得一定的成果。”

郭育民认为,中共的决议在讲到其党的理论时,特别提到所谓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提到主义的高度了,“我觉得这句话非常重要”。

他认为,这个决议一切都为了维护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以及对内实行高压统治的合理性。

李林一:中共对历史问题的定性是政治文字游戏

有关1989年“六四”事件的表述,中共六中全会出炉的历史决议写道:“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导致1989年春夏之交我国发生严重政治风波。”

此前,1989年六四事件过后,中共一度在较长时间改以“政治风波”取代“反革命暴乱”。但北京当局在2018年改革开放40年大事记、2020年前中共总理李鹏的讣告,以及今年的中共“100年大事记”中,对六四事件交替使用了“政治风波”、“动乱”、“反革命暴乱”等形容词,逐渐回到以往的强硬定性。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对大纪元表示,“六四”用了“严重政治风波”一词,这个没有必要过度解读。这个词以前中共也经常用,但是并不代表习会改变“六四”的官方定性。你从习一味捧江、胡等文字表述就可以看得出来。虽然江与习处于对立的派系,但习仍然以保中共为主,不愿动江。目前的习没有迹象想去触动六四这些问题。

李林一强调,中共官方对文革和六四的表述,这些年所有的演变,都是政治需要支配下的文字游戏,人们其实不必随着起舞,对中共本身抱有任何幻想。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7/1672877.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