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好日子就一天 习近平北交所黄了?震惊!陆不孕育龄夫妇5000多万;

怂了!中共一年来首次为澳煤清关;地方债失控创新高,近半新债还旧债;陆8成铁矿石靠进口;中美脱钩 华尔街投行再迎噩耗

中澳关系紧张,中国此前全面喊停进口澳洲煤炭。然而,为了弥补境内煤炭供应缺口,中国近期首次为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办理了清关。

中共推出“开放三胎”政策后,出生率和结婚率仍双双持续下跌。近日中共又陆续在多个省份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分析认为仍是治标不治本,效果堪忧。

北交所上市后,除了首日外,成交量持续下跌。上周五成交量一度跌破首日的五分之一。

中共官方新发布的地方债数据显示,地方债已经失控,近半新发行的债券用于偿还旧债。

中国经济滞涨风险加大,市场估计,未来几个月内中共会通过降准来刺激经济。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Mario Draghi)今年上任以来,曾三度否决中资收购意大利企业。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近日发布报告,除严禁科技关键技术外流中国外,也管制中国强迫劳动商品进入美国,未来将把资本管制列入范围。

不禁了...中国为澳洲煤炭清关近一年来首次

据联合早报报导,中国海关资料显示,10月份中国进口了279万吨澳洲煤炭。

彭博报导指出,这些煤炭可能是之前未获清关而滞留中国港口的货物;随著中澳关系恶化,中国从去年底就没有放行澳洲煤炭进口。报导提到,这些煤炭中大部分是用于取暖的动力煤,但也包括钢铁厂使用的77.8万吨焦煤。

海关资料上次记录自澳洲进口煤炭是在去年11月。上个月美国分析机构Wood Mackenzie估计,中国港口有大约500万吨澳洲焦煤和300万吨动力煤正在等待清关。

大陆不孕夫妇高达5000多万,中共开始力推“人工受孕”

在实施了40年的“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后,中国大陆的人口危机与日俱增。虽然当局今年5月推出“开放三胎”政策,大力鼓励生育,但是大陆的出生率和结婚率双双持续下跌。

中共近日陆续在多个省份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2021-2025年)”,计划增加辅助生殖机构的数量。其中,四川省增建的辅助生殖机构数量最多,可达到20家;而安徽、陕西、江苏等省将增建不超过10家。

大陆媒体称,辅助生殖机构的主要功能是,帮助不孕不育的夫妻用人工手段受孕,而试管婴儿是其主营业务。

澎湃新闻引述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在1995年仅有3%,但最新调查显示,从2007年至2020年,该比率已升至18%,不孕不育者已超过5,000万人。分析指,中国近年来的环境和食品污染问题严重,是造成不孕不育的主因。

从今年9月起,央视等中共党媒开始高调宣传辅助生殖机构和试管婴儿。而此前中共媒体对“试管婴儿”的报导一般都持负面态度。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业内人士的话说,中共想解决人口问题,应在就业、住房、医疗及养老等公共服务领域提供支援。而中共当局试图通过试管婴儿这样的“捷径”提高出生率,无法改变出生率下跌的趋势。

中国滞胀风险升温!中共开始担心经济进一步下滑,势放水催谷

中国经济“类滞胀”风险升温!时近年尾,因内需恢复乏力,供需结构仍不平衡,区域和产业板块复苏分化明显。市场估计,大陆未来几个月内有需要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降准)来催谷经济。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有份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发表最新报告,今年第四季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料按年增3.9%,在前高后低的态势之下,全年经济增长将达8.1%。换言之,大陆全年将实现6%以上增长目标。

该报告负责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今年第二季度以来经济逐季回落,难以用基数效应、疫情反复、天气变化等外生因素来解释,反而是大陆宏观经济政策的过快常态化、各种结构性政策的非预期性叠加等原因才是深层次核心原因所在。

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日前出席CMF时,就坦言担心大陆出现“类滞胀”,主因需求低迷,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涨幅又居高不下,企业利润将受挤压,经济风险“释放过快”等因素所

日资券商野村证券指,近期一系列政府会议和政策报告显示大陆开始担心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并采取行动调整政策立场,以抵御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其中,人行在第三季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删除“管好货币总闸门”、“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等字句。在信贷政策部分强调金融对于中小微企业和“双碳”政策的支持。

该券商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认为,传统货币及财政宽松措施或不能提振总需求,主因房地产调控、新一波疫情与“清零”政策角力、人民币汇率强势、原材料价格上升、地方政府融资受限制等。该行料大陆明年首季GDP疲弱,按年增幅或只得2.9%,届时大陆政府才会解除部分房地产调控或限制。

就过了一天好日子,习近平的北交所降温?

北交所上周一(11月15日)开出首日的庆祝行情。总计挂牌的81档股票创下单日95亿人民币的交易量,在首日没有涨跌幅的限制下,部分个股股价还暴涨高达5倍,让蜂拥至交易所的投资人感受到钱潮的热络。

不过,这波庆祝行情只有短短一天,北交所上周二(11月16日)的交易量快速腰斩至45亿人民币,后三日更跌破30亿人民币,到上周五(11月19日)只剩五分之一,也就是20亿人民币的交易量,直至本周二(11月23日),交易量才又回升到30亿人民币上下的水位。

对此,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以“新瓶装旧酒”来形容北交所,因为现行81档上市的股票中,只有10档是新股,其他都是之前死气沉沉的“新三板”平移过来的,了无新意。

一位因议题敏感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则持更悲观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交所根本是“旧瓶装旧酒”,他质疑,“在新三版死了多少年的股票”现在还来北交所交易“怎么盘活得起来?”。至于中国在深圳和上海的两大交易所早就陆续对标美国的“纳斯达克”,推出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旧三板、新三板,都做得不怎么起色,到了北交所还是拔高不出什么新特色,当然是旧瓶。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4/1675609.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